撒哈拉沙漠最大的金脉

尼日尔河(Niger River)
   西非主要河流,全长4,200公里(2,600哩),是仅次于尼罗河和刚果河的非洲第三长河。据信是由希腊人起的名。沿著其河道它有几个名字:上游叫作焦利巴(Joliba,马林克语意为「大河」),中游叫作马约巴里奥和伊萨埃伊纶,下游称作夸拉、阔拉。 尼日尔河位于西非,它在非洲是次于尼罗河和刚果河的第三大河,西非最大河流。
   “尼日尔”是法语“nigerR.”的音译,但它并非出自法语本身。远古时代,尼日尔河的名称很多。河源地区的居民称之为迪奥利巴,意为“大量的血液”。上游一带的居民曼德人称之为“baba”(巴巴),意即“河流之王”之意。中游的哲尔马人则称之为“lssaberi”(伊萨•贝里),意为“伟大的河流”。   

 

 

   在撒哈拉沙漠的苍凉与死寂中,最大的金脉,是足以与亚欧间“丝路”匹敌的“盐路”。截至20世纪初,纵横撒哈拉沙漠的盐商,每年仍带着两万头骆驼的队伍横越非洲,堪称前所未有的壮观景象。

   如今,这些商队依然行走于撒哈拉沙漠,但面临现代化货车的挑战,数目已然锐减。

   中世纪及后来的阿拉伯旅者,都会谈起非洲的金矿,使得非洲产金成为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直到1826年,法国探险家荷内·凯耶终于进到“廷巴克图 ”(Timbuktu,现今中非马里共和国的城市),却发现廷巴克图根本不是什么传说中的大城市,只不过是个小村。凯耶20岁前已两度航海到西非塞内加尔内地,他同时也是造访廷巴克图后第一位生还的欧洲人,对于当地的凄凉景象,他惊讶非常。

黄金城的真实面貌 监控镜头

   揭开了神秘面纱的廷巴克图仅仅是一个死气沉沉、感觉些许凄凉的小城镇,红土建造的房屋中储存的是盐块而非黄金。他写道:“这里除了一堆破破烂烂的房子,别无他物。”
   非洲撒哈拉沙漠地区最受重视的矿藏是“铁”和“铜”。“铁”被制成日常用品,“铜”则被当作交易货币及用于宗教仪式或艺术品创作。而撒哈拉沙漠最大的“金脉”,其实是运盐商队行走的“盐路”,重要性足与连接中亚与欧洲的“丝路”媲美。

万物不可或缺的盐

   钠(盐)是所有生物不可或缺的元素。虽然演化过程使生物具备各种多样性而能生存,但动植物的生命组织每天仍不免流失许多钠元素,致使它们都须靠摄取盐分维系生命。
   盐不仅对人重要,对牲畜也很重要,对单峰骆驼来说,更是维系健康的命脉,因此形成一年一度专为骆驼与其他畜养牲畜而设的“盐节”。每年,当商队完成一趟旅行时,正是9月初的雨季,所有人带着牲畜集中在尼日尔的英格尔地区,让它们休息、食用该地区草地富饶的盐分。雨水会将地下丰富的盐分溶解至地表。这个活动是盐路最关键的一站,事关骆驼的健康,以及商队行走的顺利与否。

盐路让各地“互通有无”

   沙漠民族以骆驼代步,是公元前525年波斯人进入非洲后的事。北非的沙漠化使得原来极度依赖水源的牛、马不再有生存能力。直到公元5世纪拜占庭帝国时期,骆驼才成为重要的运输工具,不仅扮演政治、经济上的重要角色,也彻底改变了北非人类社群的分布。骆驼的出现,使得人类得以在自然环境改变后,继续在北非组成骆驼商队,进行跨地区的物品交易。撒哈拉地区大多数绿洲,也都与骆驼商队行走路线有关。
   盐可能是非洲在发现石油前最重要的经济资源,并为这个地区带来极为可观的商机。
   非洲较大的盐产地都在人烟稀少之处,如撒哈拉北部的咸水湖。盐业是人类存在于这些恶劣自然环境下的基础,这也让盐路得以维系至今。撒哈拉咸水湖盐产较沿岸盐产更受到内地顾客的喜爱。依照烹调特性或医疗效果,盐被分作好几个等级。盐饼仅是碳酸钠,供牲畜食用,维系它们的健康,并增加牛奶的产量;晶盐则主要供人类食用。盐路的重要性在于串连各地区的互补关系,并透过盐路进行商品交换。商品的定期交易,塑造了非洲这一地区的生活节奏,并且在北非进入西方殖民时期前,架构出该地区稳定的社会结构。
   商队的盐路之行一年进行一次。它们从沙漠的边缘地带出发,为犹如孤岛的绿洲带来杂类作物,以及足供绿洲居民一整年所需的食物。由此可知商队旅行的重要性。

骆驼攸关商队成败

   图阿雷格人16世纪在尼日尔的艾尔高原建立根据地,并进而控制比尔马与法奇的盐田,从事盐产开发。比尔马的盐商队由2.5万头骆驼组成,直至1913年以前,他们的生意都还十分兴隆。
   盐路商队必须穿过许多根本没有自然资源的地区,因此不但要带着换取盐产的商品,也必须带着牲畜的饲料、生火用的木材及水。回程时,他们则带回盐产与枣子。

盐商队的交易

   盐商队于每年9月初开拔,骆驼已在“盐节”摄取了足够的养分并恢复体能,此时的气候也较适合长途旅行。商队里的数千只骆驼,被分成100头、200头一群的小队,由专业领队导引行进。从阿加德兹至比尔马来回要花上40天,全长约1200公里。
   在盐产地,盐农先在靠近地面的含水层挖出洼地。渗出的水因为含盐量极高,会迅速在洼地的表面结晶、形成白色薄膜。经过蒸发,盐农便使用模具将盐制成饼状或锥状,供人类食用。
   盐商队一般都不进入绿洲,只在外围的驻扎地进行交易。他们带来杂物和棉织品,交换盐农的盐及枣子。商品化的盐被制成25公斤或较小的3公斤盐饼。一头骆驼可以载运八块大盐饼及等量的小盐饼。
   回到艾尔高原,盐商队先到阿加德兹的盐市出脱部分货物,并往南行走到盐价极高的地区,交换黍类及花生。目前,有能力找齐大量骆驼的团体才能继续从事传统盐业。此一地区20年来的旱灾,造成骆驼大量死亡,并危及盐商队的生存。


   
   
   
 

 

Copyright(c) 2008 asadal.com All right reserved版权所有:『 昆明金飞豹策划有限公司 』如需要建立连接或提供相关素材请联系我们

信息产业部互联网站ICP信息许可证滇ICP备070011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