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热情的非洲 热情的加纳_4月7日_D2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4588  更新时间:2009-4-7
 

4月7  阿克拉   

飞行、飞行,还是飞行。

      身体漂浮在万米之上的高空,睡眠总是断断续续的,每次睁开眼睛,也许是因为疲劳,头脑都有些昏昏然的感觉。无聊之下,我翻出护照,一看上面的签证日期,吓了我一跳。签证上清清楚楚的写着:签证有效期至2019年。以为自己看错了,我急忙让费宣拿出他的护照,费宣的签证有效期和我的一样,也是到2019年。弄清楚不是笔误以后,我心里不由得泛起万千感慨,想到在办理塞内加尔的签证时耗费的时间和精力,想尽办法最终仍然没有获准。而加纳的签证则在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欢迎来加纳,相比之下,加纳真是太热情了。

      又一次短暂的睡眠过后,我起身去了洗手间,在洗手间的门口,和一位中国同胞擦身而过,我友好的与他打了个招呼,在异国的旅程中能够看见同胞总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但当我推开洗手间的门,从不抽烟的我敏感的闻到了一阵烟味,心里惊了一下,一看马桶里还飘着一个烟头,九成九是刚才那位同胞做的“好事”。要知道,在国际航班上是不允许抽烟的,哪怕是在卫生间也不行,这可算是一条国际惯例了,起飞时空中小姐也专门告诫过乘客,不要在机上的任何地方吸烟,这位同胞显然是明知故犯。心中有些微微的不快,中国人在国际上的形象是需要所有在海外的中国人共同来维护的,刚才那位同胞显然没有把维护自己和中国的形象放在心上。还好随后进卫生间的是我,要是其他国家的乘客,还不知人家会怎么看中国人呢?

      从洗手间回到座位上,正在和费宣说起这个事情,声讨那些作出不文明行为的同胞时,居然听见飞机上的广播传出了一阵熟悉的中文。听着听着,我和费宣的脸就涨红了,广播的大意就是发现有乘客在洗手间内吸烟,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行为,请各位乘客检点自己的行为,如果再发现有人违反规定,就要予以重罚。不知道是乘务人员发现是中国乘客在卫生间吸烟还是因为违反规定的总是中国乘客,他们居然直接使用中文来告诫乘客,如果是后一种原因的话,真是足以让所有的中国人都感到汗颜。

      经过20多个小时的飞行,我和费宣终于抵达了我们的第一站,加纳首都阿克拉。走下飞机,一阵热浪扑面而来,炎热的空气不禁让我呼吸一窒。好热啊!长年活动在春城昆明和雪山之巅的我对这突如其来的高温天气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走出机场的大门,远远的看见一个胖胖的身影,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那是我亲爱的朋友,加拿大著名摄影师,美国飞虎队员的后裔—罗伯特·伯奇(Robert Burch)。此次的撒哈拉之行,罗伯特是我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他曾往返加拿大与非洲20多次,对非洲的情况非常熟悉,从最初的资料收集到后面的签证办理,罗伯特都给了我莫大的帮助。这次,他还专程从加拿大来到加纳,为我和费宣壮行,他在加纳的人脉非常广,为了让我们此次的活动进行得更加顺利,罗伯特特地来到加纳为我们充当临时向导。在他的安排下,也许我们还能有幸去拜访一下加纳有名的无冕之王——阿善提土王。

      刚见面,罗伯特就给了我们一个热情的拥抱,挺着啤酒肚的罗伯特笑眯眯的和费宣打了招呼,就忙不迭的向我们介绍起加纳的情况来。已经来过加纳26次的罗伯特,走在加纳的大街上就如同在自家的门前散步一般,听他如数家珍的介绍着加纳的历史、文化、风俗,看得出来,他深深的爱着这片土地和这里的人们。

      也许是见到我们使他的情绪很激动,罗伯特的语速越来越快,这可苦了我和费宣,只能是靠猜才能大概明白他的意思。正在努力的分辨罗伯特嘴里蹦出的单词,突然他拿出2盒药递给我和费宣,嘴里念着“malaria”、 “malaria” (疟疾),我一看,居然是我们广西桂林生产的中药:青蒿琥酯钠。罗伯特告诉我们,这是一种治疗疟疾的药物,对已经感染疟疾的患者非常有效。在非洲大部分的地方,疟疾都是一个实在的威胁,随身携带治疗疟疾的药物是很必要的,但大部分治疗疟疾的药物都有很强的副作用,但中药是副作用最小,最好用的。拿着罗伯特口中治疗疟疾的灵药——青蒿琥酯钠,我和费宣相视一笑,心中自豪得不得了。

青蒿琥酯片

 

      在撒哈拉探险,蚊帐是一个最必要的装备,在晚上睡眠时可以保护你不受蚊虫的侵害。非洲的蚊虫在太阳落山开始直到第二天太阳出来以前非常活跃。在白天一般不会造成威胁,但在夜间,长袖衬衣和长筒裤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些蚊虫非常小,你就是被叮了一口也未必能注意到。但被叮咬之后,就很有可能患上致命的疟疾。

      所以,远离蚊虫就是远离疟疾的威胁。

      罗伯特笑言:在非洲,最可怕的就是蚊虫。我问他,那第二可怕的是什么?罗伯特做了个鬼脸:Woman(女人)!我们都大笑起来。

罗伯特与“两只老虎”

 

      也许是全世界的交通都出了问题,阿克拉的堵车情况也非常严重,不过也好,极慢的车速正好可以让我和费宣悠闲的欣赏阿克拉的风情。加纳俗称“黄金海岸”,作为加纳首都的阿克拉则可以被成为“黄金之心”。穿行于阿克拉的街头,看着满街都是两三层的房屋,彷佛来到了中国的湖南小镇。但是这里的房子比较整齐,方方正正的围墙围起来的院子里,坐落着类似在中国旅游景区的别墅房子,使我想起的就是《机器猫》里那种日本式的平民建筑房。

 

      乍眼看去,阿克拉的景色和我们的目标可有不小的差别。阿克拉的大街上满眼都是密密匝匝的绿色,身着鲜艳服色的当地人穿行在车流之中,浓烈的色彩和强烈的视觉对比冲击着每一个来这里的人,当地人用他们独特的风情迎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今天我们将在宾馆休息,调整时差,偷瞄了一眼气温表,已经超过35,恐怕今晚将是一个不眠之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