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大漠流浪记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3628  更新时间:2009-4-5

      “不要问我从那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甚流浪,流浪远方流浪。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流浪,还有还有,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 

      “撒哈拉沙漠,在我内心的深处,多年来是我梦里的情人啊!我举目望去,无际的黄沙上有寂寞的大风呜咽的吹过,天,是高的,地是沉厚雄壮而安静的。正是黄昏,落日将沙漠染成鲜血的红色,凄艳恐怖。近乎初冬的气候,在原本期待着炎热烈日的心情下,大地化转为一片诗意的苍凉。荷西静静的等着我,我看了他一眼。他说:你的沙漠,现在你在它怀抱里了。” 即将踏上梦中的那片沙漠了,脑海里始终闪动着那个长相平平、披着长发,有点从容、有点倔强,带着相机纸笔浪迹天涯至情至性的女子的身影。三毛一生“流浪”过54个国家,她“流浪”的故事不知道影响了多少人,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这次的撒哈拉之行,可以说是圆了萦绕我多年的一个梦。我特意带上了她的书,希望在穿越撒哈拉的途中重读她的故事,用我的脚步来真切的体验一次曾经震撼我心灵的撒哈拉大沙漠。

 

      “那天没有风沙,我们的电线上停了一串小鸟。我指着鸟叫哑奴看,又做出飞翔的样子,再指指他,做了一个手势:--不自由,做工做得半死,一毛钱也没有。 ...哑奴呆呆地望了一会儿天空,比比自己肤色,叹了口气。过一会,他又笑了,他对我们指指他的心,再指指小鸟,又做了飞翔的动作。我知道,他要说的是:我的身体虽是不自由的,但是我的心是自由的。 ”、“我再冲出去,看着哑奴,他的嘴唇在发抖,眼眶干干的。我冲回家去,拿了仅有的现钱,又四周看了一看,我看见自己那块铺在床上的大沙漠彩色毯子,我没有考虑地把它拉下来,抱着这床毯子再往哑奴的吉普车跑去。”每一次读到这里,我的心都会为之震颤,“奴隶”这种落后悲惨的生存形态让我觉得难受,悲凉的感觉一股股的从心底冒起,可是,更多的则是被文中透出的爱与对自由的向往所感动,被三毛这种跨越种族与等级的仁爱之心所折服。

 

      说三毛,就不得不说一下马中欣,虽然我极度不想提到他。我和他是认识的,多年前他来昆明的时候是我接待的。我把他接家里来,好吃好喝伺候着,他啥事也不干,就是写那引起过轩然大波《三毛真相》,我当时真是哭笑不得,明知道我是三毛的铁杆fans,你还当着我的面写,你让我怎么说你呀,得了,我也不说了,我也没权管你,你要写的话就请你老人家出去写吧,我不伺候了...明明是一个旅行家,却偏偏要干狗仔干的事,真的让我很无语。其中有些推论简直是毫无逻辑可言:比如说三毛说荷西帅,马中欣就去问三毛的朋友,朋友都说荷西根本就是个普通人,于是他就得出“三毛说荷西帅根本就是在撒谎,三毛很虚伪”的结论。这是什么狗屁结论?!没听过情人眼里出西施??

 

      我不明白为什么马中欣始终要揪住书中的三毛与现实中的三毛是不是一模一样这个问题不放,现实中的三毛也许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书里与书外的三毛有关系吗?三毛写的不是纪实文学,也不是史书,她只不过是在写自己的梦,她危害到谁了吗?倒是马中欣本人,你自称是三毛的朋友,你觉得三毛伪善了,那你为什么不像个爷们儿一样当着三毛的面指出来呢?你倒好,人家活着的时候你不说,等人家走了你就开始写书了,说三道四了,开始揭露真相批判了...那我可不可以说你是想踩着三毛出名?奇怪了,一个环游过世界的大老爷们儿,心里装得下世界,却容不下一个女子。

 

      三毛带给了我们太多的精神上美好的享受,我们迷恋的是她文字中透出的执着、坚决、乐观与自然,何必去计较书里书外的她是真是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