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信息港网络直播]春城会客厅会客金飞豹和费宣
文章来源:昆明信息港网络直播  作者:昆明信息港网络直播  点击:2419  更新时间:2009-3-25

 

链接到昆明信息港春城会客厅>>>>>>>>>

 

金飞豹、费宣出发前谈撒哈拉征程,直播现在开始

 

主持人:近日著名探险家金飞豹和地产经济管理专家,费宣将前往非洲进行主题为“关注全球沙漠化·穿越非洲撒哈拉”的沙漠考察活动,出发前,昆明信息港有幸请到两位探险勇士与网友聊撒哈拉之行的危险、挑战以及和网友共同分享户外探险活动的欢乐、痛苦、兴奋与惊险。


金飞豹: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金飞豹。


费宣:大家好我是费宣。


主持人:如果你有什么样的问题,也可以通过昆明信息港向两位嘉宾提问,提问的网友就有机会获得嘉宾带来的穿越非洲撒哈拉的纪念品。

主持人:金老师,大家可能对费总不是太熟悉,我们先了解一下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他是怎么和你一起步入户外探险的行列中?

金飞豹:我和费宣是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2008年初,我们俩一见如故,而且是非常投缘,因为我们两的兴趣爱好差不多,费宣读书的范围和我差不多,两个人有共同的梦想和兴趣,两个人的兴趣都是想去北极、南极。

金飞豹:对于我来说已经去过北极、南极、去过七大洲的最高峰,我们两个的第一个合作是2008年6月份,我们俩作为中国人首次穿越了在北极圈的格林兰岛。我们两的认识非常有缘,而且完成了首次的中国人穿越格林兰岛的活动,好像是命中铸锭我们两个要一次合作。

费宣:刚才金飞豹说得非常好,金飞豹的业绩我通过一些朋友有所了解,但是一直无缘和金飞豹见面,所以我非常感谢我的领导,在07年的时候使我有了更多的时间、空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更多的时候我是想到南极,07年当时找了国家地矿部、国家海洋局,由于种种原因赶上雪龙号考察船,但是通过朋友介绍在于一个细雨纷纷的夜晚,我们两认识了。

费宣:我见了金飞豹我说,好像见过,我们共同追求的东西、向往的东西,给我们的友谊打下了基础,我们见面不到十分钟就敲定了到格林兰岛的活动,金飞豹多年来已经是一个人,后来从去年开始我们两个走到了一块儿,到现在为止我们成立了一个组合,我们在一起非常开心。

主持人:今天有网友说,你们现在这样的关系算不算知音?

金飞豹:我们两是兄弟关系、师长关系,因为费宣是我的老大哥,比我年长十多岁,这个月底我们出发的时候是他60岁的生日,对于费宣来说是比较特殊的一次活动,把撒哈拉活动作为向自己60岁生日献礼。

金飞豹:在我心目当中,费宣是一个专业的地质专家,他在整个活动当中像我的老师一样,教我各方面的知识,特别是地质知识,在他身上看到了做人的道理,还有学习的精神,都在这位老大哥身上体现出来,所以非常愉快,可以说是难得的知音。

费宣:金飞豹刚好说的我是出生在1949年3月30号,5天后是我的60岁生日,到60岁你的职业生涯结束了,但是生活还要继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和金飞豹在一起我们可以以探险的形式来对社会作出贡献。

费宣:我们离开了岗位,只是说明上半场结束了,但是下半场应该是刚刚开始,所以和金飞豹在一块,我觉得他身上充满了激情。一个年轻人确定了目标后,那种矢志不移的追求,克服困难、克服风险这样的精神应该发扬,他身上刻苦的精神、追求精神,对我是很大的鼓励,所以我们两在一块儿,越来越密不可分。

主持人:最后的结果就是实现了去格林兰岛的穿越,能跟我们回顾一下当时的一些片断吗?有没有今天带一些格林兰岛的记忆给我们?

金飞豹:在穿越格林兰岛的时候,我们的经历是其他人没有经历过的,在世界上最冷的北极圈,明天零下二三十度,非常冷。我们想:我们完成了这次活动,还要去穿越最热的撒哈拉沙漠,一冷一热,有极限,世界上最热的地方就是在撒哈拉沙漠,最近我们查询资料看到,地表温度最高的记录达到70度,肯定是我们要经历的,现实当中最热的一个地方,所以回想起来,撒哈拉的这个活动,其实是我们俩在世界上最冷的地方,萌发出来的一个目标,一个梦想。

费宣:今天,我们带来了在格林兰岛、我和金飞豹一起设计的旗子,这个陪伴我们,穿越了格林兰岛,我们政协的领导、还有很多朋友在上面签字,他们希望我们把这个旗子不仅带到北极,还要带到撒哈拉。


主持人:在格林兰岛上有没有一些有意义的东西?

金飞豹:费宣是一个地质专家,到哪里他都进行考察,对我来说是一个学习,请费宣给我们展示下从格林兰岛带回来的地球上最古老的岩石。

费宣:(展示岩石)这个是我和金飞豹在北极采集到的岩石,我们完成了我们的创业任务,在回国当中,在冰盖上我采到的,他是叫“花冈金岩”,他说明了格林兰岛,他的历史、基地都非常解释,他在地质学上,有很多过去的认识,比如说格林兰岛存在沉积岩。它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准备适当的时候,送给地质博物馆。

主持人:应该说很珍贵。

费宣:昆明人从北极带回来了北极的东西,另外我们在北极在冰上走20多公里,这个是我们在北极吃的食品,看到它有亲切感,也有厌恶感觉


金飞豹:朱古力、巧克力,我们越吃这个越想小锅米线。小孩子听说我们每天可以吃巧克力太高兴了,但是对我们来说是痛苦,每天都吃。


主持人:回到昆明肯定都不吃了。


金飞豹:回到昆明人家问我们想吃什么,我们说想吃小锅米线。(笑)

费宣:决定到撒哈拉是我们在北极做出的决定,快到终点的前4天,也就是6月3号晚上,那天是暴风雪,在帐篷里,虽然非常饿、非常劳累,但我们仍无话不谈,我们下一个目标,这次我们代表中国人实现了第一次,我们也应该完成中国人的另外一次,这次我们去的是地球上最冷的地方,下次我们去最热的地方,体现我们中国人的精神,所以我们就说撒哈拉。撒哈拉活动的是在北极穿越途经的一个暴风雪的夜晚确定的。

主持人:刚才网友说你们天天吃朱古力会不会上火?


金飞豹:内心的火焰已经被外部的低温浇灭了,如果在昆明吃肯定是起泡的。但是在那个地方必须吃高热量的东西,我们每天要滑雪30公里还拖着我们的装备,必须要吃高热量的东西。


主持人:有网友说,两位都是喜欢户外的,为什么皮肤那么白,保养得那么好,是不是有什么防晒的绝招?

金飞豹:我想十年以后我有资格代言世界上最好的护肤品,因为我总结了一整套如何护理皮肤的绝招,首先是防晒、其次是补水,南极洲的干燥和我们要去的撒哈拉其实是一样的,水分很少,每天对我来说一个是防晒霜一定要擦50+的,我们现在在商店买是30+的,一定要用高强度的防晒霜。

金飞豹:第二是每天睡觉之前的护理,像针对皮肤的精华液、补水的这些,都是在我探险当中一大包,我在登珠峰的时候我都不好意思,但是一想到自己还是要脸的,就不管了,所以就认真的护理,但是每次还是会受到损坏,特别是登珠峰的时候下来是脸部是严重的冻伤,其实晒伤不怕,回到昆明来坚持用刚才说的那些护肤品,当然护肤品性能要好,但是为了自己的脸面买好的品质是值得的。

金飞豹:所以不论是跟我的同伴,或者是跟有的女士我推荐她们,我说你们的皮肤应该补水,所以在户外如何护理皮肤我已经总结一套经验,我分享给大家,就是热爱户外还要热爱自己。


主持人:这个应该出本书。


金飞豹:有可能。

主持人:刚才说是在格林兰定下了去撒哈拉的梦想,之前有没有对撒哈拉有一些格外的情节,两位能分别说一下吗?


费宣:对撒哈拉,说实在我最初的印象,是来自三毛的小说,我非常佩服一个中国的女性到哪里,但是多年以后我发现她没有到撒哈拉腹地,更不用说穿越。

费宣:撒哈拉在我们地球上是非常神秘的,生存条件非常严酷的地方,如果研究地球的这一条线看,这一条全部是沙漠,这个沙漠到底怎么样?现在人怎么生存的?沙漠是怎么变成绿洲的?

费宣:这个问题我多少年来都有强烈的兴趣,我本人在93—94年,曾经在西澳大利亚的沙漠里考察很长时间,当时我讲,有朝一日我到非洲的沙漠去看,看看那个沙漠的状况更加严酷。

费宣:后来结识了金飞豹,我们在格林兰定了去撒哈拉探险,当时对撒哈拉了解不是太多,后来我回去查了一些资料,越来越觉得,我们应该去,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们中国人组织的有计划、有组织的对撒哈拉进行考察、探险还没有,有过参与都是英国人、美国人的。

费宣:现在已经进入20世纪中国人已经走遍了世界,甚至上了太空,在地球上几块没有开发过的地方,应该留下我们中国人的印记,云南人代表我们中国人去完成这件事情还是很值得的。

金飞豹:我跟费总有很多相似之处理,我上中学的时候,最喜欢的书其中就有三毛的《撒哈拉故事》,当我们制订要去撒哈拉的时候,我们专门去买了三毛的全集,其中就包括了《撒哈拉的故事》,现在再来读跟我年轻时候读书德国感觉不同了,刻意去寻找他里边的一些地理信息,风土人情,书里描写的真是非常传奇,而且我也非常喜欢读三毛的小说。

金飞豹:这次我还想把这本书带上,在撒哈拉沙漠里重新读三毛的小说,年轻的时候是三毛的作品开启了我的梦想,今天是我们真正的走进撒哈拉了。

金飞豹:今天我们是在一个全新的角度,有了新的主题,去关注全球沙漠化,用我们自己探险的方式来穿越他,对我来说,他本身能够全程穿越撒哈拉,对一个我这样的喜爱探险的人来说,他是我的一个目标,一个历程、一个经历,让我去完成、让我去体验,今天我们的探险,除了我可以跟随费宣来学习地质方面的知识,用地质学家的眼光来解读撒哈拉的变迁对我是最大的学习。

金飞豹:其次就是自我的挑战,我们俩,穿越了格林兰岛,第二次挑战是世界大沙漠,他的面积有中国的面积那么大,几乎我们是要从哈尔滨到新疆的喀什,就近六七千公里这个历程对我们来说是充满诱惑,充满传奇色彩。

金飞豹:对于喜欢户外运动的人都是梦想、向往的目标,我们两个之所以能够去,首先是源自于我们的合作,我们寻找到了一个方法,如何去实现我们自己的目标,如何实现自己的梦想,当然,我们俩还要感谢支持我们完成这一次活动的赞助商、支持我们的企业、支持我们的昭通市人民政府、红塔集团,还有许许多多关注我们的网友,关注我们的读者,其实这些都构成了我们的动力,我们身后的力量是他们在鼓舞我们,我们觉得特别的开心。

金飞豹:有那么多人在鼓舞我们,我们可以把我们的东西分享给所有关注我们的朋友。所以这一次的穿越,还不是一个单纯的游山玩水的旅行的方式,他首先是一种带有主体性的带有科考性质的、带有挑战性质的探险行为,这是我的个人认为。

主持人:刚才谈到了三毛,网友说您的谈话让他想起三毛《哭泣的骆驼》。有网友说,你有没有打算在沙漠里自己买一头骆驼?

金飞豹:我和费宣在商量,首次我们这次的穿越并不是两个人从头到尾的走,现在是七个国家了,七个国家的后勤保障为我们提供服务,有大多数的路段都是骑骆驼,骆驼不能过边境线,这个国家的骆驼到了边境线就终止了。另外那个国家的骆驼来接应我们,骆驼的租赁费非常贵,租的费用够买一头骆驼了,我们说我们买了算了。

金飞豹:我们到一个国家买了到另外一个国家再买掉,走完了贩卖到中国卖掉。肯定撒哈拉的骆驼比重要的便宜因为拉力的骆驼很多。


费宣:我们到了最后一站,可能会碰到我们的一些中国联盟,看看通过我们的中国商人能不能帮我们买骆驼。

主持人:刚才费老师向我们介绍,会经过哪些国家?

金飞豹:原来是从塞内加尔到马里,现在塞内加尔,前天塞内加尔驻中国的大使馆不可能办我们的签证,目前中国的旅游签证,都不可能办到塞内加尔,没有办法,我们俩只有更改线路,当然和非洲的一些国家商量,到底那里能进得去撒哈拉,必须要找突破口。

金飞豹:找到一个可以办签证的国家叫加纳,第一站就从加纳开始,加纳是非常容易办护照的,现在大使馆已经受理我们的签证了,星期五正式可以把护照给我们,签证可以办好。所以第二站就增加了一个国家,叫布基纳法所,这个国家对我们很陌生,加纳跟我们国家的关系是非常友好的,我们现在走的这几个国家,跟我们国家的关系都非常友好,所以我们才走得通,就是这条线。

金飞豹:另外这条线是由西到东,几乎是横穿了撒哈拉的七个国家,撒哈拉他是涵盖了12个国家,几乎我们走的是最有代表的撒哈拉的国家,所以更改是前边的两个国家。

主持人:加纳、布基纳法索这条线路,这样线路更改是不是会增加一些公里数?


金飞豹:最早的是6700公里,现在是7500公里了。

 

节目中场休息两分钟,别走开,请大家稍候继续关注。

 

现在继续直播:金飞豹、费宣出发前谈撒哈拉征程。

 

 

主持人:金老师,刚才我们聊到,你们的路线会延长,时间过去是80天。现在是?


金飞豹:88天。


主持人:这是不是你们最长期德国一次探险活动?


金飞豹:作为我个人来说,他是属于我探险活动当中最长的一次,前年我在南极的时候,我在南极待来47天,我一个中国人跟随一些国外的国际队,那是我一个人在国外参加的最长的一次活动,这一次我和费宣穿越撒哈拉,要在非洲撒哈拉待88天,我想他是突破了时间的长度,突破了温度。我们现在得到的资料有的地方超过50度,是非常热的,地表温度可能在某一天的中午,有的地方超过70度,是非常难受的。

金飞豹:对于我们来说,费宣可能在澳洲的时候荒漠里经历过几十度的高温,但是我还没有经历过超过40度的高温,我想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个是这次活动想得到的一些困难,一些挑战。

主持人:我们也知道,非洲的那些国家,有些国家政局也不是太稳定,安全是我们网友关心的,你们之前有没有做一些思想准备,或者是有一些什么样的应对措施?


金飞豹:其实我和费宣其实每天上网,包括我们办公室的人,都在查询现在我们要穿越的这些国家的新闻,还有世界各地针对撒哈拉地区的新闻,让我们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月的13号,在塞内加尔有一个袭击,可以说是暴力事件,害有一位华人在当地被害了。

金飞豹:这个对我们俩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隐患。当然我们俩已经谈到,我们俩才不怕被绑架,现在出去我们俩是云南省政协委员,我们俩是有组织的,能代表我们云南的省政协委员走出去,如果哪一个组织绑架我们,惹了我们就是惹了我们中国人,云南人。我们说这个身份是非常光荣的。

金飞豹:我们俩也做好心理准备了,我们携带了这么多贵重的物品,还有我们身上的零花钱虽然不多,当然我们现在不能透露带多少现金,要不然这个消息走漏,非洲的那些绑匪就盯住我们了,如果被抢了到连裤衩都没有了,只要接应的人们带了裤衩来我们就可以回来了。我们不怕。(笑)

主持人:费老师是不是还带了一面棋?


费宣:我们两不仅是探险,因为我们是政协委员,所以我们的领导和同仁给我们支持,政协副主席会见了金飞豹,(展示旗帜)这个是我们的政协主席在上来题词,战胜千万危险,胜利属于你们,我们政协的主席、副主席、还有各大企业的领导都在上面签字。

金飞豹:我们还有一个旗子就是五星红旗,我们向国庆60周年献礼!

费宣:我们的安全活动,也首先得到了新华社的重视,他派一位主任记者,大概前三分之一跟我们一块进行报道,同时也可以调动媒体,在非洲的媒体来关注我们、支持我们,有这些后盾我们心里很踏实。

费宣:还有我们驻这几个国家的大使都知道我们的活动,到了首都以后,我们中国的大使还要会见我们,虽然远在万里之遥心理还是非常踏实,因为有整个国家做我们的后盾。


主持人:你们的这次的活动定下来了吗?

金飞豹:定下来了,4月2号我们从昆明到北京,然后出境的机票是4月6号从北京到开罗,由开罗转飞到加纳,4月6号是我们离开中国的日子。


主持人:我们有网友说希望能多拍一点图来给网友,跟你们分享旅途。


金飞豹:我们每天都会通过海事卫星设备把我们的图片、文字发回来,第一时间跟我们的昆明信息港、都市时报。这个是我今天带来世界上最先进的海事卫星最先进的图文传播设备,在地球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能见到天空,就可以通过这个和卫星连接,把图片、文字发回到想发的任何一个地方,他叫“比干”。

金飞豹:我们还携带一个卫星电话,这也是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无障碍通话,这个卫星电话,几乎每天我都会把我们两个的活动状态,发会消息,就是发稿靠这个也可以。平时我们俩,每个人都带了照相机,一般我们都带两台。

金飞豹:平时我们俩,每个人都带了照相机,一般我们都带两台,这部相机性能比较好,它比较适合在户外抓拍。这台大的相机跟我去了世界七大洲,很多图片都是它拍的,可以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金飞豹:另外一个DV,它也跟我去了七大洲的最高峰,南极、北极,很多时间都用他记录历史的瞬间,现在大家有时候看到我的节目,很多片断都是这个机器拍下来的。

主持人:这一次金老师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新华社的特约摄影记者。


金飞豹:这一次获得了新华社的邀请,成为新华社的特约摄影师。这台手机是这一次我们卫星定位的手机,它也是可以由信号的时候我把GPS的坐标发到网站上,这个是GPS的定位手机他的优点就是:只要我开机,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昆明信息港看到我们头顶上一百米,的一个静止的画面,我现在开机可能卫星就检测到新闻中心的大楼,它是非常先进的,这次我们专门用这个设备作为我们两的跟踪定位,把我们的位置及时传输到国内。

主持人:我们昆明信息港的网友,直接上网站就可以看到你们的行踪,包括你们在那儿停了,或者是开始走了都可以看到,是这样吗?


金飞豹:这个卫星是通过谷歌的卫星地图来实现,我们的定位反映在谷歌的地图上,我们网站有一个窗口可以连接谷歌的卫星,大概误差不超过100米。


主持人:我们这边有上海的网友想问题,刚才记录那么多瞬间的物品,有没有想过,从撒哈拉回来以后写一本书?

金飞豹:我和费宣每天都写,回来之后肯定是一本书了,网友要出书可以帮我们出。我们肯定没有时间。

费宣:我们把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写下来,我们出发前会我做一些准备,我们每天都写日记,回来之后,整理出来就是一本书。我们打算要做这个事。


金飞豹:我们碰到城市我们都设计好了信封了,我们设计了邮戳,88封信,每天我们就贴上我们经过的城镇的、国家的邮票,盖上他们的戳投递回来,我们俩希望每天个写一封信寄回来,我们信封我们做得很多,寄回来给我们的朋友,寄给我们的主持人,和关心我们、支持我们的网友,我们两个会签名、盖戳,今天我们在这里,我们带了几个来,我们今天现场送给关心、支持我们,参与这次活动的网友,待会儿我们两个签上字做一个小礼物。

金飞豹:在我们出发之前,有一个小礼物,等我们回来以后,它就是记录了整个穿越的过程,回来以后我们也会有一批,纪念信奉、帽子、T血。


主持人:能帮我们签一下吗?


金飞豹:这是货真价实的。

费宣:这次我们两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我们两个被荣幸的被授予为“昭通荣誉市民”。


主持人:看来我们这一次的网友是非常有幸的可以拿到金老师,给我们签名的礼品,希望网友多多的关注我们的节目,然后争取大家都能拿到奖品。

主持人:希望大到时候金老师和费总回来的时候还给我们带一些有异国风情的东西送给我们的网友。


主持人:虽然说不是骆驼,一点点沙子也行。


金飞豹:沙子对我们来说太好了,又不用出钱。装一大瓶来分成小瓶子,装一大瓶来分成小瓶子给大家,很有意义。


主持人:但是对两位来说恐怕太重了。


金飞豹:超重我们也愿意带,我们很关心我们的网友。


主持人:除了写信和每天打电话的时候,是不是会更多的和家里联系?

金飞豹:费宣会每天打电话给他的夫人,我会打给我老婆。


费宣:还要打给我们的政协办公室。


金飞豹:还要打给我们的昆明信息港、都市时报,这些都是我们的后盾,我们要时时保持沟通。


费宣:还有红塔集团、昭通市。


主持人:88天那么长的时间,你们会带一些什么东西过去呢?在很枯燥的时候用什么消磨时间?

金飞豹:这一次消磨时间,首先这个手机有8G的内存,我现在拷了一千首英语,还有英语学习的MP3,还有我和费宣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读书,我们两个分别会带大概十本书,塞在行李里边,有机会的时候阅读,对我们来说是精神食粮也是享受。


费宣:我带了一本《沙漠地质学》,可以一边学习一边考察,而且带了英语学习的书本,《新概念英语》第二册。


金飞豹:我们两个的英语都在学习,虽然水平不高,但是要translate那是没有问题的。(笑)

主持人:我们论坛有很多网友是户外运动爱好者,两位有没有什么时候打算一下,召集我们的这些驴友去爬云南的这十座山峰?


金飞豹:十峰我是经过参与的,是我们昆明市登山协会发起的活动,好几次我在昆明的时候,我都作为领队,去爬过十峰,我觉得作为户外爱好者,攀登昆明的十峰,了解昆明周边的山峰是非常好的户外活动,爱这个城市,爱我们的山峰。

金飞豹:在十峰里边,进行体能训练,我觉得是非常好的,我之所以能够攀登上世界最高峰,完成七大洲高峰的攀登,其实最早的启蒙就是我们昆明的十峰,十峰开启了我的探险梦想,昆明的十峰是探险家的摇篮,任何一个攀登完十峰的人都有可能、有机会提高自己的等级,我觉得十峰是一项非常好的运动。

主持人:我们知道撒哈拉结束之后,金老师和费总有什么打算?


金飞豹:我和费宣的三部曲,第一个是穿越格林兰岛,第二是撒哈拉,第三个,很多人都会非常感兴趣,穿越亚马逊,世界上最长的河流,最大的热带雨林,亚马逊,会在明年穿越。主题和地位,“关注地球、绿色植物、穿越亚马逊”,三个主题,一个是关注地球变暖穿越格林兰岛,这一次是关注沙漠化,穿越撒哈拉,第三是关注植物,穿越亚马逊,他是要穿越6000多公里,80多天,中国人完整的穿越从来没有人去过。

主持人:我们的时间快到了,我们想跟金老师、费总有一个约定,3个月之后,我们能再次相聚春城会客厅。


金飞豹:我们会再作客春城会客厅,跟网友见面,带来我们的礼物,我和费宣也会在撒哈拉跟所有关心我们的网友带来非好的祝福,我们会在撒哈拉的沙漠上大大的写几个字“祝网友万事如意”。

主持人:我们的时间快到了,我们想跟金老师、费总有一个约定,3个月之后,我们能再次相距春城会客厅。


金飞豹:我们再作客春城会客厅,跟网友见面,带来我们的礼物,我和费宣也会在撒哈拉跟所有关心我们的网友带来非好的祝福,我们会在撒哈拉的沙漠上大大的写几个字“祝网友万事如意”。谢谢!


费宣:谢谢!


主持人:今天的会客厅就到这里,大家想了解更多的关于金老师的探险,我们就在三个月后的春城会客厅再见,谢谢!

 

直播到此结束,谢谢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