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4521  更新时间:2010-1-5

      原本打算到越南后偷偷走一段越南段的滇越铁路,可是从老街坐车到安沛的一路上,才发现我们的想法真的有些异想天开。越南的铁路不像国内,道旁有碎石路基小路供人行走,而且越南的铁路繁忙,正如老街站的丁副站长所说,比较危险,看来只能在火车上完成这段考察了。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开往安沛的列车
 
    与滇段相比,越段滇越铁路确实平直许多,快进安沛的时候就再也没有隧道。一路上铁路沿着山区前行,古老的红河随时陪伴着这条百年铁路,若隐若现,一直到越南首都河内。从老街到安沛的路上,138km的路程走了6个多小时,除去路上停车的时间,大概也就30km/h吧,速度并不算快。中午时分,列车上开始送饭,一般乘客只吃一个简单的饭盒,甚至有的乘客自带长条形的面包解决午餐问题。列车长知道我们是考察滇越铁路的考察团,专门邀请我们到餐车上吃了一顿VIP级别的中餐。越南主要吃的是米粉,同云南的饮食习惯类似,所以我们也都比较适应。餐车比较简陋,据列车长介绍,这些车厢连同机车头一起,都是60年代援越抗美时期中国捐赠的。列车长虽然对中国的铁路现状并不了解,但很感兴趣,他好奇的问我们:两国的火车是否一样?面对这样一位热情好客的列车长,出于礼貌,我们谦逊的说:差不多。因为经过改革开放的中国,经济迅猛发展,国内早已不使用这样的机车、车厢了,取而代之的是电气化的列车。如中国正在修建的京沪高速铁路,采用动车组,速度目标值高达350km/h,这与当年中国铁路时速48km/h的年代不可同日而语。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从老街到安沛的母女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VIP级别的车餐

 
      我们的考察活动是经过越南方面严格审批的,加之此前越南驻昆领事阮洪海先生做了大量细致周到的协调工作,所以我们这次考察得到了越南铁道部的高度重视,并专门下了文件,因此每到一站都有相关人员来接待我们,同时介绍当地铁路情况。从中越边境线上的迎接开始,再到老街乘火车出发,我们一路都在感受着越南方面对这次活动的重视和对我们的热情。
 
      不出所料,到了安沛站,盛大的欢迎场面正等着我们。越南的政治体制与中国几乎一致,因而在蒙蒙细雨中迎接我们的有安沛站站长、副站长、站上政协的领导、计生委员会的主任、工会主席等十余位五套班子的领导。一路上他们非常认真、细致的为我们介绍越南滇越铁路的历史、现状:由于相比较汽车而言,火车票价相对便宜,所以目前越南人民的主要的出行交通工具还是铁路,全越南的铁路有3000多km,南北纵向就占1600多km。现在从老街至河内、从河内到胡志明市都已经开通了高规格的软卧快车,这些列车50%以上的乘客都是国外游客,并且非常受游客的喜爱。随着越南的革新开放(与中国的改革开放相同)的深入,如今越南的旅游业也在蓬勃的发展,旅游业同时带动了当地餐饮业等第三产业的发展。原来没有的宾馆饭店也如雨后春笋般的拔地而起,现在所有越南人都希望世界各地的游客都到越南旅游、度假、消费,所以对外国人很友善。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越南铁路局在安沛领导冒雨迎接我们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新兴的酒店也是考察队员下榻的地方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考察队员与越南铁路局的领导在安沛会谈
 
    安沛站是滇越铁路越南段一个重要的枢纽车站,同时也是公路铁路中转枢纽车站,每天都有800~1000趟列车通过,十分繁忙。安沛车站是在1902年建成的,比中国滇越铁路建成的早,照越南铁路部门工作人员的说法:有了越南的滇越铁路,才有了中国的滇越铁路,因为当初很多物资是通过海防经河内、安沛、老街转运到国内的。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安沛站新老对比
 
    六十年代越美战争期间,美军占领了越南南部大片国土,对未占领的越南北部则采取使用B52重型轰炸机轮番狂轰乱炸的军事手段,安沛作为当时重要铁路交通枢纽首当其冲,这里许多设施都是炸毁后重新修建的。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中国的援越物资也都是通过滇越铁路运送到安沛中转,之后输送到越南各地的。越美战中以越南的胜利告终,许多越南人说起滇越铁路的历史时,都不忘讲讲这段历史,看得出这段历史在他们心目中是段光荣的历史,占有重要地位。
 
    中越两国的铁路管理老师都是法国人,也都沿袭了法国人的这套管理模式,也正因如此,从服装上到运营模式上,越南的铁路管理模式几乎和中国一样。在安沛站,我们看到大多数越南的铁路设施还在使用中国六七十年代制造的,还有那久违的路签,让我们感到一丝特殊的情切,毕竟古老的路签在铁路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虽然仅靠人工作业,不过路签这种类似于电路钥匙的装置,却是非常完善的铁路安全工具。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大多数铁路都不在使用路签,路签这种东西已经慢慢退出了中国铁路发展史的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更先进,更现代化的电脑控制设备。穿过铁路时,我们发现,越南人的智慧不仅仅体现在管理好这条百年铁路上,而且他们发明了把米轨与现代准轨完美结合的方法:这里的铁道采用了套轨!既米轨(1000mm)外面再加一条轨道,使得最外面的两条铁轨的宽度刚好等于一条准轨宽度(1435mm)。这样既节省了材料,又能米轨、准轨同时使用。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越南乘姐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安沛站站长阮青松为我们介绍路签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中国设备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套轨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阮站长为本次活动签字盖章
 
    队伍在安沛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6:45我们又将踏上赶往河内的YB2号列车。离开安沛前,越南铁路局的相关领导把我们送上了火车,并依依惜别,一位如电影明星般美丽的车站女工作人员身着盛装,为我们献花,并用越南的方式祝福我们这次活动圆满成功,这让所有队员内心都十分感动。整个越段考察,我们选择乘坐的都是慢车,沿途小站基本都会停三两分钟,以便我们可以更好的搜寻当年的法式老建筑,不过一路行来,已经很难再寻觅到当年法国人修建的房屋,虽然众多的越南火车站依旧披着法国黄的外套,但早已失去了当年那些法式建筑的风韵,只有那些米黄色墙体上的与拉丁字母类似的越南拼音文字,还留有一丝当年法国人痕迹。也许,滇越铁路沿线的法式老建筑,只有不经意间,才能在云南的荒山野岭中发现他们孤独的身影。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安沛送别

 
    中午12:00左右,我们到达了红河岸边的嘉琳站,嘉琳站是安沛站和河内站之间一个重要的车站。嘉琳站离河内大概也就是5km的样子,类似于北京东站和北京站的关系。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从南宁开来的祖国的列车,车身上的国徽让我们倍感自豪,因为在我们这群考察队员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和13亿人民在无时无刻的支持着我们!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嘉琳站今夕对比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南宁开往河内的列车

 
    不一会儿越南铁路局方面的领导驱车把我们接到了河内。河内车站是越南首都车站,1902年建成的,据说现在在河内,很多新建的铁路都是准轨,这样就能更好的与国际接轨,而且国际标准的机车头、车厢都不需要改动就能使用,运力也大大加强了!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河内站列车组

 
    河内车站在原来的位置加盖了相关配套的车站设施,整个建筑高大气派,但怎么看都与原来的法式建筑格格不入,难以融入当年的法式建筑群。这让我们不得不佩服,一百年前的法国设计师的审美水准都还高于现在中国和越南设计师的水准一筹!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河内站新老照片对比

 
    当我们进入河内车站时,让我们颇感吃惊的是,这里的乘客寥寥无几、屈指可数。在国内就算是像昆明这样级别的车站每天也都是人头攒动,人山人海。过节前更是集聚上万乘客,挤攘不开。也许越南国内户籍管理制度严格,流动人口不像中国那样多,加之正在过节的缘故吧,铁路客运并不繁忙。屋顶上的老式吊扇在国内我们已经看到过,原来以为快100年了,后来经河内站上的工作人员介绍,这是29年生产的,用了80年!听说河内站也有机车调头转盘,我们立刻迫不及待的让工作人员带我们去看,也让我们这些人再试试身手,可这个在国内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到了越南却有些不同,国内的机车调头装置只用两个人就可以轻松转动近一百吨的机车头,而在越南,虽然还是沿用过去法国人的机车转盘,但是在转盘下面加了一个电动转动滑轮组,这样一按电门,就可以自动完成机车转头工作。不过一旦停电,那么调头就成了一个难题,相比而言,我觉得还是国内的机车掉头转盘保存的更好,更能体现一百年前的情况。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中国机车调头转盘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越南机车调头转盘
 
      原想河内可能有我们沿途一直打听的老式蒸汽机车车头的下落,不过越南方面的工作人员给我们的回答让我们颇感遗憾,自从他们工作以来就没见过,看来现在到了一个缅怀蒸汽机车车头的时代了,当年在中国大江南北蒸汽机车奔驰的年代,我们向往内燃机车,并很厌恶的、无情的淘汰了蒸汽机车,现在当我们只能在博物馆看到这些蒸汽机车时,我们才觉得它的重要,让人难以忘怀,也许一件东西只有当这些东西消失的时候,我们才会怀念它,这正如我们众多的古建筑群一样,当我们生活在一个古城的时候,我们不会珍惜它,只有到高楼林立、仅存一两栋老建筑时,我们才会呼吁保护古建筑。
 
      晚上在河内安顿好以后,越南铁路局的领导便以一顿丰盛的酒宴为我们接风,五套班子的领导轮番上阵劝酒,甘醇的越南米酒、越南人的热情好客,令我们所有队员沉醉其中、“乐不思蜀”,愿中越友谊也如滇越铁路般,缠绵不绝。

越南百年米轨铁路
河内站站长为活动签字盖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