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魅影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097  更新时间:2009-12-30
      位于南溪河河谷地带的腊哈地站在整个滇越铁路上的地位并不像它的名字一样不起眼,相反,这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大型中转站,住站员工达到120人左右。因为附近有黄磷厂,所以南来(开远)北上(河口)的机车都要在这里调头、重新编组,而机组人员也要在这里换班休整,所以相比于沿途许多站点而言,这里的环境、设施和条件好多了,有大型员工食堂、员工卫生所和漂亮的铁路公寓。

老宅魅影

腊哈地铁路公寓

      才听说我们要来,腊哈地车站的邹庭忠书记就早早守候在铁道边,一看到我们的身影,就热情地上来迎接我们,并把我们安排住进了铁路公寓。铁路公寓的条件确实不错,有卫生间,可以洗浴,虽然比不上星级酒店,不过一路上走来,我们这些人早已习惯把铁路公寓当成了家。晚上这里的杨站长特意来和我们聊天,他介绍说:腊哈地是一个重要的车站,当年法国人修建这个车站的时候,就在这里设置了3组铁道。这里海拔228m,加上是河谷地带,夏天的温度可以高达45度,没有一丝风能透进来,是滇越铁路上最热的站点之一。河口的海拔76m,不过有些时候河口的气温还没这里高。两个车站相距仅70公里,海拔高差却达到152m,如此大的坡度确实不多见。米轨机车的牵引力仅为1100马力左右,机车功率小,坡度有大,其运载力是很有限的,每个车皮仅能拉32吨,只是准轨机车车皮的一半(准轨为60吨)。一列机车从河口到这里只能拉270吨货物,从开远拉到这里虽然下坡,也能拉540吨,他半开玩笑的说,他们这里半个月的运量还没准轨大功率机车头一趟的运量,因为准轨的机车头可以挂几十个车厢,一次可以运将近10000吨!所以滇越铁路的运营成本确实很高。滇越铁路运行在崇山峻岭当中,坡度很大,不少都接近20‰,而现在国家修铁路时设计坡度的标准是每千米高度提升在15m以内,也就是说坡度小于15‰。我们国家机车头装有限速装置,一旦超过40km/h,机车自动熄火,不过这条路上本身也跑不快,影响不大。03年客运停止后,作为对邻邦的支援,国家把许多机车头无偿捐献给了缅甸,还有一些卖给了与滇越铁路一脉相承的越南。越南方面根据滇越铁路越段地势平直的特点,对机车头进行了改进,从新更换了部分装置和零件,这样,国产的机车头很容易就跑到80公里左右,在异国他乡继续牵引着历史的车轮向前迈进。

   

老宅魅影



老宅魅影



老宅魅影



老宅魅影

腊哈地站新老照片对比

      头大转盘,虽然在芷村就尝试搬动过,不过兴奋的我们还是忍不住再一次亲身体验了一把机车掉头的瘾。两个人配合,巨大的转盘很容易的就可以把百十吨的机车头轻巧的转动调头。仔细观察我们发现,这个庞大的装置仅仅是靠一个平衡轴承就达到了让整个机车调转车头的效果。当我们问站长,这个装置是否也是一百年前法国人安装的呢?站长很肯定地回答:是的,现在仍然可以正常使用。并且告诉我们,曾经国内的技术人员专门来这里想仿造这个平衡轴承装置,以便在其他地方使用,可是无论怎么仿制,都不能正常使用,问题的根源在于国内的热处理工艺不过关!这令我们十分感慨:我们国家现在在许多尖端技术上早已居于世界先进水平,我们可以把卫星送上天、把载人宇宙飞船送进太空,但是在热处理工艺上,法国人一百年前的技术,我们几十年后还无法企及……

 


老宅魅影

飞豹用分体式摄像机记录下火车调头全过程


老宅魅影

杨站长介绍转盘历史

      在搜索这里的法式老建筑时我们发现,原来的法式老房子早已不见踪影,唯一保留下来的一栋在车站上面的小山坡上,是一栋标准的两层法式老房子,看得出来墙体被粉饰过,刷上了米黄色,不过比法国人当年的米黄更靓丽,处在高地上显得尤为突出。这栋房子现在用作机车油料储备库房,油库值班的人员也住在这儿。当我们推开库房大门时,一阵寒风迎面袭来,在这里工作十多年的一位老师傅告诉我们,这里曾是当年修建滇越铁路的法方技师家属的住宅楼。上到阴暗的楼梯拐角处,老师傅冷不丁的告诉我们,这里曾经吊死过一个法国女人……,这让我们很惊讶,紧接着这位老师傅指了指我,告诉我们:就在你现在站的这个位置,顿时令我毛骨悚然,整个身体从头皮凉到了脚跟,联想到刚才进门那阵寒风……一百年过去了,这里的晚上是否会有女鬼出没?是否会有冤魂在这栋楼里飘荡。如果昨晚我们在这栋楼里住宿,这位百年前的冤魂会不会来“迎接”我们,或是向我们哭诉一百年前的不幸遭遇?……虽然害怕,不过等出了这栋“鬼屋”我还是好奇的向一位上了年纪的老铁道工询问这个法国女人的死因,老官儿笑笑说:版本可多了,有的说是这个法国女人为情所困,殉情自杀;有的说是思乡心切,忧郁过多,郁郁而终,还有什么谋财害命之说,可谓千奇百怪的。不过想想也是,当初修建滇越铁路的法国技师在这里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天天和铁路为伴,而他们的家乡又都在远隔大海万里之外的法国。身处异国他乡的他们,以及随同他们一起来这里的家人,估计几年才有一次返回法国,享受葡萄酒的机会,回家变成了一种奢望,那种滋味儿现在的铁路工人最能体会。还好我们现在的铁道职工,上几天班以后就有一次轮休的机会,还可以回家,比起当年那些老技师来说,却是幸福了许多。


老宅魅影

老宅魅影

      接下来我们来到了大树塘站,这些地方的海拔已经不足200m了,由于海拔低,且一路南行,这里的气温已经很高了。北方蜷缩在洞里冬眠的蛇,在这里早已爬出洞和我们一样顺着铁路前行了,只不过我们在寻找的是滇越铁路的老故事,它们则四处觅食。沿途刷在墙面上的警示标语时刻提醒着我们行走在铁路上危险!可惜小动物们不识字,每年都有不少被飞驰而过的火车压过,身首异处。

   


老宅魅影


到达大树塘站
 

老宅魅影


没看信号灯乱穿铁路的“下场”
 
       进入河口地界,沿途铁路两侧的植被都全部变成了大面积种植的香蕉、甘蔗、木瓜、菠萝,这些东西也是当地主要的经济作物,当地人可以通过这些热带作物,获取不少收入。途中我们询问了一位种植香蕉的蕉农,据他们介绍,一个香蕉苗买来的时候是1.5元,当年就可以挂果,好的香蕉苗的产量可以到20公斤以上,目前这个季节的收购价大概是每公斤1.1元。香蕉砍下来以后靠人背马托,南溪河对面的香蕉则用溜索来运输,一次可以溜过十多串香蕉,这样可以大大节省劳力。我们在云南怒江州见过人用溜索过江,不过却没见过香蕉用溜索过江的,这一次真是大开眼界了!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云南的第十九怪?

 
老宅魅影
赶着小马收香蕉
 
老宅魅影
云南“十九怪”溜索运蕉真是快
 

      运输香蕉的都是二十吨以上的大货车,最远的来自中国北方辽宁、山东等地,富有经验的蕉农,把皮还是翠绿色接近成熟的香蕉砍下来装车,当运到我国北方诸省的时候,香蕉刚刚成熟,等到上市的时候,这些原来绿莹莹的香蕉就变成了黄澄澄、美味可口的餐后水果了,当顾客购买这些香蕉的时候,他们估计不知道这些香蕉来自哪儿,怎么来的。正可谓“谁知手中蕉,只只从何来”。

老宅魅影


滇越铁路旁的香蕉林

    当我们走进老范寨老的行车室内时,再一次看到了一百年前法国人带来的老风扇,打开电源开关,徐徐泛起的凉风,让我们不得不佩服当年法国人带来的这些东西的质量确实高出我们国内产品很多。无论大到机车调头轴承、钢枕,还是小到风扇、密码箱,“质量是可以经得住时间考验的”这句话在滇越铁路上已经体现得淋漓尽致了!我在思考,如果哪一天我们中国生产的产品可以用一百年的话,那么我们中国就真正成为世界大国、强国了!


 

老宅魅影
队员通过老范寨大桥
 
老宅魅影
火车进站(老范寨)
 
老宅魅影
老范寨行车室里的百年风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