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人字桥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3172  更新时间:2009-12-28
血泪人字桥
人字桥老照片
 
血泪人字桥
滇越铁路上的第135座桥——人字桥.
 

血泪人字桥
隧道
 

血泪人字桥
隧道老照片
 
 
抚今追昔,不禁让人诸多感慨:
历史的车轮在这条屈辱与欢乐的铁路上,
伴着几代人在这岁月的沧桑里拼搏。
翻着沉寂的一页一页,
百年前的今天,
数十万顽强的路工,
与大自然勇敢搏斗,
铸就了惊天的硕果。
从此——
一条长龙穿行于云岭群峰、险坡,
它既是云南对外开放的国际列车,
也是一根硕长的吸管,
一把无形的经济枷锁……
往事不堪回首,
功过岂能相抵,
毕竟——
百年列车,
越过了历史的道道漩涡,
满载云南人民的希望与重托。
 
 
    常听人说,滇越铁路的修建是以“一颗道钉一滴血,一根枕木一条命”的代价完成的。是啊!经历了这些天,真的看的出滇越铁路经过的地方多为人烟稀少的地区,其间高山河流不断,工程异常艰难,滇越铁路滇段465公里的路线上,有数百个隧道,数百座桥梁,其中,最艰巨的工程当属屏边段。在这段工程中,基本没有直线路段,过山要打隧道,过河要建桥梁,在短短的67公里内就建有78个隧道,47座桥梁。而这段工程中最难的莫过于我们今天参观这座著名的五家寨人字桥。
 

血泪人字桥


血泪人字桥
火车正在通过人字桥
 
      人字桥位于云南省屏边苗族自治县,横跨于两个90度的峭壁之间,长71.7米(包括与山体连接部分),宽4.2米,距谷底102米,由法国工程师鲍尔•波丁设计,因形似“人”字而得名,被称为滇越铁路第一桥。桥身全为钢铁结构,2万多件钢铁部件由螺丝钉和螺丝母铆合而成,没有任何焊接痕迹,一百多年来风吹雨打,却从未换过一颗螺丝钉,足见其工艺之精良。也因此人字桥在世界建筑史上被喻为和埃菲尔铁塔、巴拿马运河齐名的三大建筑奇迹。
 
    人字桥的桥梁学名是“肋式三铰拱钢梁桥”。据史料记载,为修建跨度仅67米的五家寨人字桥,中国筑路劳工死亡800多人,这是世界建筑史上一个骇人听闻的数字,它意味着,平均每修建一米桥身,就要牺牲12人。当年法国报纸也称:中国工人在人字桥上的施工是“死亡之上的舞蹈”。当初滇越铁路修筑到这里时,两边隧道已经打通,准备架桥连接。然而相距仅60多米的两个洞口,却距离谷底深达100多米,想要建造如此高的桥墩按当时的技术水平几乎是不可能的,各种施工方案一再失败。后来由承建商——法国巴底纽勒公司董事,工程师鲍尔•波丁(Paul Bodin)设计出用人字形钢梁做桥梁支撑的解决方案,并最终建成了这座举世闻名的钢桥。
 

血泪人字桥
队员们抵达人字桥
 

血泪人字桥
队员通过人字桥
 

血泪人字桥
费宣留下人字桥的影像资料
 

血泪人字桥
人字桥施工示意图
 

血泪人字桥
人字桥桥墩
 
    人字桥的声名远播,但其施工过程知道的人却比较少。据史书记载,人字桥的施工是从开凿河岸峭壁两端的隧道口的桥台开始,然后在两端洞口距轨顶面高19.17米的峭壁上,开挖出宽4.4米,高3.8米,深4.0米的施工山洞以安置铰车及滑车系等起重设备。之后又在隧道下方的设计高度,构筑钢筋混凝土的拱座承台,并在其上安置铸钢球型支座。前两项准备工作完成后,即开始吊装。第一步在球型铰上垂直吊装三角形钢拱支架,其拱肋的上弦、上风撑,临时用锚杆及缆绳稳定在岩壁上,自下而上拼装下弦杆、腹杆、下风撑,并将三角形拱架顶悬挂于与铰车相连的滑车上。第二步进行拱臂钢架合拢。利用两边铰车和拱臂顶部的滑车系等起重设备,随着铰车的徐徐放松,拱臂即随绕支座作半圆弧转动,两只拱臂向峡谷中心缓缓靠拢,待两架拱臂顶部的枢轴孔吻合后即穿入钢枢,并在拱脚底部安装锚固螺栓,两端实现对接。第三步在开凿好的拼装槽内拼装上部简支梁,又将拼装好的简支梁利用铰车、滑车、滑轮等牵引推送。由于场地的限制,每次拼接18米左右即须向前拖拉,经多次循环直至全部就位,最后铺设桥面及轨道。百年来,除桥面的钢轨、枕木更换过以外,其余的连一颗铆钉都没换过,仍是一百年前的原样,足可见其设计之精巧,施工质量之高
 
    如此复杂的工程说起来很简单,然而工程背后的真正的英雄——劳工们的艰辛却无人能知。除运输材料的艰险外,复杂的地质情况也威胁着劳工的生命。人字桥桥头分别衔接在两边悬崖的隧道口,隧道又在山体中转弯,这就给施工带来很大的困难。为了在悬崖上打眼儿,当时就考虑用绳子拴着劳工的腰悬在半空中,在那里用錾子打洞口。施工时劳工都不敢穿衣服工作,倒不是因为天气热,而是峭壁间的山风特别强劲,衣服勾挂在岩石上、树枝上或在烈风的吹拂下极易造成劳工跌落悬崖。在铆合桥梁部件时,更是惊险无比,拱臂悬挂于山谷半空中,劳工们从山顶用绳系于腰部凌空垂下,一锤一锤地将桥体部件铆合。如用力过猛,一锤砸空或绳索扭断,人便掉进深渊,绝无生还的可能性。一开始劳工都不愿冒死去干,法国人不得不给出“每打一锤给半块大洋”的最大刺激,鼓励劳工们拿生命做赌注,劳工们才开始施工。由于工作强度大,每次不能打很长时间,打上10几20锤就要拉上去休息,部分黑心工头,当下面的劳工叫拉上去的时候,不但不把劳工拉上来,反而用刀把绳子割断,在劳工摔死之后,找法国人要工钱,据为己有。在人字桥的修建历史上,还记录了几桩惨案:1907年,100名中国劳工前往人字桥工地。悬崖峭壁、岩陡苔滑,无安全设施,只好用绳子系人于半空中凿岩放炮。4月的一天,风雨交加,雷鸣电闪,法国工头不把正在作业的劳工拉上来,只顾自己逃避躲雨。待雨停后,16名劳工中3人因绳断跌入深谷,13人被大风吹了与岩石猛烈相撞,血肉模糊。1907年底,法国工头让劳工由便道到工地干活,并将这些劳工的发辫一个连一个地系在一起,让其顺岩边往下走。劳工走得慢,工头顺势一脚将最后一个劳工往岩下踢,其余劳工也一连串地摔死于河谷中。1908年的一天,靠南面的隧道即将开通,突然发生渗水,洞内200多劳工无一生还,所以人字桥可谓是用白骨堆成的桥。
 
      关于人字桥的设计灵感来源,有三个颇为有趣的说法,其一是当时修建屏边五家寨人字桥时,由于两边的悬崖实在太笔直而且太高了,施工方案一再失败,法国工程师就将人字桥施工段情况拍照后,在国内报纸上刊登了寻求解决方案的启事,一位法国女工程师为此绞尽脑汁。有一天,在做衣服的时候,她的剪刀无意间掉到地上,剪刀的两个角正好张开插在地板上,构成了一个汉字的“人”,人字桥的设计方案也由此孕育而生;第二个说法是一位参与人字桥设计的女工程师与父亲在谷底苦苦研究建桥方案,冥思苦想都不得其解,父亲累得叉开腿、张开双臂伸懒腰、打哈欠,以便让自己放松一下。在一旁那个聪明的女儿立刻从中领悟出建桥方案,人形建桥的方案随之产生。第三个说法还是关于一位女工程师的,说是这位女工程师一直冥思苦想建桥方案,一天她在谷底洗衣服时,脚踩在两块石头上,当她抬起头看到两座山峰时,忽然眼前一亮,设计了两个等腰三角形的拱臂插入山间,就如双脚站立在石头上一样,结果方案很快获得了通过。
 
    当年,人字桥的修建,是整个工程中最艰苦卓绝的部分,也是整个滇越铁路桥梁建筑的精华所在。据当地的村民讲,参与人字桥设计的一位法国女工程师,竣工后因人字桥这座巧夺天工的完美之作而不忍离去,后来结庐桥下,伴着溪水流淌,感受徐徐山风,以青山蓝天、月夜星空为背景,日夜守望着她心仪的桥,聆听火车经过时那越过天际的重金属般的音乐节奏,终老于此,用余生完成了对人字桥的最高致敬。这事感动了所有知情的人,人们把她的遗物安放在人字桥隧道口上面的施工洞里,以满足她的心愿,让她能永久的守望着人字桥。有人说为纪念这位女工程师,山洞里还曾筑有她的塑像。当人行走在人字桥旁的漆黑隧道里感到莫名恐惧时,就会听到一个轻柔、坚定的外国女性的声音:“别怕,有我在”,顿时使人心里坦然。因此法国人也把人字桥称为女儿桥。我们在考察中也没有找到当年安放工程师遗物的洞。
 

血泪人字桥
人字桥下的田舍(当年女工程师可能也是在这里看着人字桥直到病死)
 
血泪人字桥
人字桥两边都是陡峭的山崖
 

血泪人字桥
人字桥老照片
 

血泪人字桥
埃菲尔铁塔
 
 
      人字桥和埃菲尔铁塔虽同属于人字形的钢铁架建筑,而埃菲尔铁塔闻名世界,每天不知有多少来自全球各地的人瞻仰它,而人字桥却默默地屹立在这山水之中……
 
      人字桥自诞生之日起,近百年来一直有军队、民兵或警察驻守。过去人字桥不许人看,即便火车经过人字桥的时候,乘客也必须用窗帘蒙起窗户。到现在,参观者还要出示证件才可以近距离感受这座传世名桥的魅力。开远市铁路公安处保安分队是专门来保护人字桥的部门,桥的两头都有人把守。我们在过人字桥要拍照时,公安都不允许。终于经过和他们的相关领导沟通后,才被允许拍照。可见他们对人字桥的保护还是相当负责、相当仔细。
 

血泪人字桥
开远铁路公安处人字桥保安分队的工作目标
 
      经过了人字桥,好像人还沉浸在人字桥的传奇中,眼前又出现了个不一般的洞—三连洞(S123、S124、S125),这三连洞的中洞是滇越铁路上的最短的洞了,全长仅有5.5米。
 

血泪人字桥


血泪人字桥
三连洞(S123 S124 S125
 
 
    在波渡箐站后面,我们发现了当年法国人修建的防空洞,据当地人讲,法国人在遇到危险时,就躲到这个洞里。波渡箐站风扇,百年前的风扇。我们打开它,依旧还可以正常的运转,风速还很平稳,没有任何的噪音,想想我们好像吹着一百年前的风!
 

血泪人字桥
队员们抵达波渡箐站
 

血泪人字桥
队员们抵达波渡箐不久从河口方向驶来一列机车
 

血泪人字桥
队员们发现法国人修建的防空洞(波渡箐站)
 

血泪人字桥
一百年前的电风扇(波渡箐站)
 
   今天经过了好几站,从倮姑站出发,依次经过了亭塘站—老街子站—波渡箐站—冲庄站—湾塘站,这一路海拔一直在降低,从人字桥的海拔1300米降到了900米,这样也越来越热了,大冬天我们都是穿着短袖,对于北方的朋友来说是很不可思议吧!
 

血泪人字桥
湾塘站大瀑布
 

血泪人字桥
铁路边的苗族少女正在享受阳光
 

血泪人字桥
法式建筑(湾塘站)
 

血泪人字桥
法式建筑的地板(湾塘站)
 

血泪人字桥
铁路边的柚子树
 
血泪人字桥
捡了些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