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133  更新时间:2009-12-27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穿越途中(芷村站至倮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337公里处的老房子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队员们已穿越了100个隧道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戈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芷村站
   
      芷村的香樟树叶浅浅的铺了一地。踩上去沙沙作响,自得其乐。在芷村我们还真是开了眼界!原来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我们还亲身实践了一回!
 
      像昨天说的,芷村这里以前设立过滇越铁路的机务段、工务段,曾是滇越铁路上的一等车站,今早我们算是开了眼界。这里是当年蒸汽机车掉头的地方,一条铁路线是用来调转昆明方向的机车头,一条是调转河口方向。在这里掉头的机车都是通过一个圆形的换向转盘,由两个人分别推动转把来实现掉头的。这里还是机车维修的地方,三条铁路线,中间一条被称作震线是机车开进或是开出修理区的线路,两边的线是修理线,换向后的机车可沿着这两条线路分别进入不同的修理区,到了修理线上,技术人员就可以对机车头进行检修。
 
掉转火车头(芷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机车换向后缓缓开出转向转盘(芷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换向转盘的旋转装置(芷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换向转盘的锁紧装置(芷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换向转盘(芷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换向转盘的运行轨道装置(芷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换向后的机车可沿着这三条线路分别进入不同的修理区(芷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机车检修槽(芷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费宣体验换向转盘(芷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废旧的钢枕木(芷村站)
 
 
      芷村车站的地下室,这里有两间房子,一间小的是当时法国人存放调度设备的地方,这里的设备都是应急用的,当地面设备被轰炸或是遇有特殊情况的时候,技术人员就可以在地下室进行操作。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地下室(芷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地下室的通风口(芷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铁靴(芷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铁靴的作用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隧道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隧道老照片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庄寨水库_南溪河的源头(芷村站)
 
 
    在芷村,我们还去了当年的有越南街之称的芷村南溪街。当年这条街越南人很多,越南人开的商铺林立,有很多咖啡馆、面包厂、照相馆、歌舞厅等。 20世纪30~40年代,越南国家主席胡志明曾2次居住于芷村镇,领导越南人民进行革命斗争,并起得了决定性胜利。至今胡志明曾居住的房屋还保留于芷村镇南溪路,占地约400平方米。1932年,胡志明坐上火车来到了芷村镇,由于芷村镇越南人多,这为胡志明的工作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为了掩饰身份,胡志明选择了南溪街当时最大的赌场阁楼作为自己的办事处及住所。胡志明过着非常平民化的生活,平时穿着卡基布料的衣服,脚着木鞋,时常混在民众中和大家一起打牌聊天以了解情况。为了了解国内的情况,胡志明还有一段时间在餐车上做服务员,用这种特殊的身份去组织开展自己的各项工作。胡志明在芷村期间,平时不爱多说话,闲时就到街上走一走,当时芷村南溪街很热闹,越南人也多,因而也就不会太引人注意。就这样,胡志明在芷村断断续续大约住了两年时间,为越南的革命斗争而工作。后来,抗日战争爆发,国民政府炸断铁路,之后胡志明就一直没来过芷村。而现在的蓝溪街已经变成了一条中国式集镇的街道,已经找不到当年的越南人居住的痕迹。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芷村站南溪街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胡志明位于芷村站南溪街38号的故居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芷村站至倮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芷村站至倮姑站老照片
 
    大概下午4点钟左右,我们到达乡村集市倮姑,恰巧碰到了这里每周六的赶集日。据当地村民讲,火车开通的时候,这里的集市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可是客运停了后这里的人就很少了,这里的很多商人都去了其它地方谋生。我们来到了一个杂货店,看到里边物品非常齐全,从五金到农具,从日用品到食品是应有尽有,可称的上是农村中的小超市了。我们采访了杂货店的王老板,他说在火车开通的时候,他店的营业额一天可达4000块,可停运后,每天要达到200块都很难了。以前铁路开通的时候,集市上的人都排到铁路边上,然而现在就很凄凉了如果客运再次开通,来倮姑做生意的人会很多,这里也会像以前一样热闹。老板诉说了很多,也还在期盼铁路的重开。在倮姑,我们还遇到一个当地的老师,每周六赶集的时候,她都会做点凉粉米线来这里卖。她说以前客运还开着的时候,她的生意是相当好,来她摊子上吃凉粉的人都坐不下,人挨着人,那时每天营业额都能达到1000多块钱,可现在每天100块都不到了。当我们到那的时候,在她摊子上吃凉粉的就只有两个小孩。
 
    看来火车的停运,对倮姑各种商品的销售影响非常的大。据当地生意人说,以前他们每天都可以卖掉很多头猪,现在就是赶集的日子,一天也卖不掉两头猪。我们看到很多摊位、商铺都没有开了,想必这些老板都已经去了其它地方谋生。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南溪河旁的木料加工点(芷村站至倮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进入倮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集市的停车场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乡村超市的王老板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生活用品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马具及五金用品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倮姑小学的王老师赶集时也做点小生意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小摊唯一的顾客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只有赶集时时才有凉粉吃(倮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只有赶集时才有人来关顾(倮姑站)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修鞋匠
 

机车头不是开的,而是推的
队员费宣和冯云翔向到倮姑赶集后回家的老乡了解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