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1890  更新时间:2009-12-24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1906年的米轨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进入时光隧道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回家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费宣的身影
 
      今天一天下来还真累的不行,感觉我们的体力还真是大不如前了。呵呵!不过还是要加油前进。

      早上从打兔寨出发,经过了十里村站,我们到了当年滇越铁路上的一个大站——开远站。到了开远,开远市市长李存贵和开远市宣传部部长宋文一行为我们举行了一个欢迎仪式,很多媒体也都来了,开远的媒体朋友们热情的“迎接”了我们,她们都上前来采访,问了很多关于滇越铁路的事情,也问了很多关于我们一路徒步考察的故事。

      我们与市长和宣传部部长交流了很多开发滇越铁路的经验。市长告诉我们开远以前很小,可在历史的车轮下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它可以说是一个火车拉来的城市。他还说滇越铁路通车后,极大地刺激了开远的经济发展。开远人也很自然的接受了许多新事物:婚俗方面,在滇越铁路开通之前,开远人的婚礼都依旧俗,穿戴凤冠霞帔、跨马乘轿、行拜堂成亲礼等,但滇越铁路开通后,也开始穿西式婚纱,举办婚礼;建房方面,洋式建筑在设计上有更科学、合理之处,开远老百姓就仿照这些建筑,从自己房屋的采光、建材上开始改变建筑形式;穿戴方面,少数民族的鸡冠帽造价昂贵,不少人将其换成了外来的毛巾作为配饰;体育方面,法国、越南人在开远开展足球比赛,把足球运动传到了开远;精神文化生活方面,随滇越铁路而来的法国人在开远修建俱乐部,到周末开舞会,跳交谊舞,这些都影响着开远人的生活。最后,市长还要求我们为开远做一些旅游规划的项目。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队员们抵达开远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开远市市长李存贵为本次活动签名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队员们给开远市宣传部部长宋文展示100年前关于滇越铁路的图片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队员们与开远市宣传部部长宋文交流开发滇越铁路的经验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我接受开远当地媒体记者的采访
 
 

      正因为有了铁路,开远才会有今天的繁荣,这几乎是每一个开远人的共识。上了年纪的老人怀念着开远站曾经熙熙攘攘的繁荣岁月。

      由于位于滇越铁路的中段,开远曾经是修建滇越线时最大的补给和医疗中心。开远火车站附近的法式建筑群里,有几间正是当年的医务所和病房。当时在这条铁路上患伤病的外国人都是送到这里来医治的。毕竟由于条件和资源的限制,最终不治的比例相当高,因此在开远解放军化肥厂里留有一座2790平方米的墓地,被当地百姓称为“洋人坟”。据记载,墓地内剩下的唯一一块法国人墓碑长约1米、宽约40厘米,碑上刻着的法文是:玛丽·路易斯·若奈姆夫人,日期为1929年2月。这位女士从何而来,因何而来,已无从查考,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她将永远属于这里,而墓地则成了一个异乡孤魂的永恒归宿。墓地的草木下还有多个坟墓,这些坟墓属于修建滇越铁路的管理者。在修筑滇越铁路的过程中,除数万名劳工献身外,还死了80名“领导人员”,几乎都是法国人,死后主要葬在开远、芷村等地的铁路边上。

      近几年,洋人坟名声在外,一些远在法国的人都来这里寻根,寻找他们祖辈的安息之处。但是我们进去以后,真是令人大失所望,这里是一片破败的景象,墓地在一个不起眼的、杂草丛生的角落里,被破坏的都找不到痕迹了。要不是当地人带我们去,我们还真找不到。据解化厂的工作人员讲:在文革之前,这里还有200多座洋人坟,文革以后这里就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他们还说,洋人的坟不害怕,那个时候,这里环境优美,树木林立,小时候他们经常来这里玩耍。可想而知,文革对中国的影响让很多人对生命失去了尊重,泯灭了人善良的本性。本来作为坟地应该是不可侵犯的,但是文革宣传:凡是外国的都是不好的。当时毁坏了很多墓园,当地的许多工厂就在墓园上建厂建房,到现在已经辨认不出来了。

      埋葬在这里的不管是越南劳工,还是法国工程技术人员,他们都是对滇越铁路付出生命的一群人,他们永远值得我们缅怀、敬仰,因为他们是把先进的工业文明带到云南来。过了100年,滇越铁路已经变成了文明的进步。如果说100前滇越铁路与巴拿马运河与苏伊士运河并称“世界伟大的工程奇迹”,那么那个时候中国就已经萌发了工业文明走向世界,换句话来说,这条铁路在历史上来说应该算是文明的进程。这条铁路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遗产,我们希望和越南共同联合申报世界遗产,当然也包括这些墓园。不论是死去的中国劳工,还是外国工程人员,其实都是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了这条铁路。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开远洋人坟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开远解放军化肥厂的职工正在清理开远洋人坟
      在滇越铁路上的桥梁,有的是用钢架、有的用石块,石桥都是用当地的岩石砌起来。刚架桥都是为了达到桥面通过的要求而用钢架的。100年了,这些桥还稳固的屹立在那里,每天还有十几趟列车通过。眼前看到的七孔桥位于开远市南昆河铁路线249公里处。由法国工程师设计,1910上竣工,全长98.9米,宽4.4米,高距河底21.1米,有拱七孔。七孔桥桥势南高北低,坡度21‰,地质构造复杂,建造技术严格,具中西建桥艺术特色,为滇越铁路重要桥梁,1983年公布为开远市文物保护单位。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开远七孔桥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七孔桥老照片
 
      离开开远大约4公里处,我们看到了一座钢架结构的桥梁——大花桥,这是滇越铁路上的一座废弃的大桥,现在已从新改造过了。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大花桥(105号桥,246.666公里处)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队员们度过大花桥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左侧为主线,右侧为避险车道(功能就像高速公路上的避险减速车道一样)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老人与老屋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逍遥狗(玉林山站)
滇越铁路逝去的生命—开远洋人坟
村民在回家的路上(大塔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