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溪,我怀念的家乡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208  更新时间:2009-12-21
时代的烙印
 
队员们抵达小河口站
 

      今天阴雨寒冷,铁路枕木湿滑,我们冒着冷雨艰难的行走了二十公里,下午抵达盘溪车站。一大早,我们就从西洱站出发,天很冷,我们还是得继续前进。不过今天我还是有些小兴奋,因为我可以徒步到达我魂牵梦绕的家乡——盘溪。

      这铁路不仅是我们在走,还有当地的很多村民在走,他们有的在放羊、有的在放猪。而这铁路上最多的不是猪羊,而是狗,随处都可以看到狗,它们有的是流浪狗,有的已经是常住狗了。这里的狗对火车是司空见惯,听到远处火车的鸣叫,它们都不会惊慌失措,只有当火车快到跟前时,它们才会懒洋洋的从铁道上起身挪到边上继续睡觉。一路上我们会和一些当地的村民聊聊,从他们的话语中,可以体会到他们对铁路的期盼。
 


我和费宣为喜羊羊拍写真


在铁路上散步的喜羊羊

猪仔过铁路

 

铁道边的狗狗


      下面是费宣和当地村民的一段对话,从这简单的几句话里,真的可以看出村民们还是很希望铁路能继续恢复运营。

      村民:这里叫污水塘,以前有部队在这儿。
      费宣:过去,铁路还通着的时候很热闹吧?
      村民:以前盘溪车站这里每天都要十二趟列车,旅游车、客车开两趟或三趟。
      费宣:哦!以前热闹得很啊!
      村民:可是现在一趟车都没有了。我们当地人,虽然一年去昆明
      也没有几回,但是这火车一停,我们去昆明就很不方便了。
      费宣:是啊是啊。那在铁路停的时候,当地的老百姓没有提意见吗?
      村民:老百姓抗议了,但是抗议没有用啊!铁路运营的成本太高了。

 

 

队员们向当地老百姓了解情况

 

      远远地,眼前出现了一抹绿,我这盘溪的儿子当然知道那是百年香樟树了。我很激动的加快步伐,往香樟树的方向走去,我围着香樟树转了几圈,抚摸着它们,感觉真的好亲切。人老说:世间万物皆有自己的季节。是啊!这里的香樟树也有它们自己的季节,虽是隆冬季节,但还是依旧那么绿意盎然。在香樟树下,我想起了俊发地产—香樟俊园的一句广告语“比起香樟树,你迟到了五十年”,而我又迟到了多少年。在这里香樟树已经有100年的历史了,100年来它们温暖了一代人的记忆,牢记了一段铁路的过往。这里的36棵香樟树100年前落地盘溪,吸取着南盘江的水,滋润它们的树干,经过岁月沧桑现在已经成了参天大树。当年的修路者已经不在了,但是百年的香樟树仍然在茁壮成长,它们见证了百年的历史。如今,它们从一个法国的树种早已变成了庇护盘溪的一片森林,当然也是一道靓丽的人文风景线。

 

 

 

百年香樟树(盘溪站)

      盘溪是一块美丽富饶的地方,位于滇中南,东连红河州弥勒县,南接建水县形成了两州三县的集合部。交通运输便利,滇越铁路穿境而过,北通省城昆明,南达河口,是玉溪市及华宁县连接滇南州、县和东南亚国家的重要通道。1995年,盘溪镇被列为“全国小城镇建设试点”之一。盘溪海拔最高点2491.5米,海拔最低点1110米,距县城55公里。盘溪坝由南盘江、华溪河冲积而成,面积13平方公里,海拔1150米,属暖热河谷坝区,年平均气温20.2℃,年平均降雨量853.8毫米,无霜期345天,素称天然温室。这就造就了盘溪丰富的物产,常年都适合瓜果蔬菜生长,不过这主要还是产柑橘、甘蔗和甜橙,盘溪的白糖和红糖也都是比较有名。


      “美不美,山中水,亲不亲,故乡人”。这句昔时增广贤文,常常撩起我美好的回忆。每每想起故乡,一幅朦胧而清晰的画图就展现在我的眼前,一种格外亲切、格外温馨的感觉溢满心怀,催生我对故乡永恒而诚挚的情愫。我的家乡在盘溪的一座山里名叫山羊母,那里山清水秀,柳绿花红,鸟语花香。虽然没有城市热闹的气息,但有其独特的朴素的自然风光。也就是这平凡而深厚的土地,滋养着我故乡的亲人。由于自然条件的影响,虽然祖辈们常常嗟叹于无法摆脱贫困的纠缠,但是,每个人的心里总是无时无刻的热恋着这美好的山水。虽然我没有出生在盘溪,但是小时候经常和母亲回到家乡,对家乡的记忆也是非常深刻。

 

 

盘溪古老木桥

      长大之后才知道,60多年前,我妈妈就是沿着这条铁路徒步到昆明找工作,她谋得了纺织厂的工作。可以说我妈妈是因为这条铁路才从一个山里姑娘变成了一个城里的纺织女工。现在想想若没有这条铁路,就没有我妈妈当年坚强的走出来看世界,也就没有现在的我在昆明努力奋斗,努力完成我的梦想。

 

 

 

盘溪古廊桥的石像


盘溪古廊桥的桥墩遗址
      妈妈来昆明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们家里条件好转了一些,妈妈就把寨子里的人接到昆明工作,现在好大一批人都在昆明安家落户了。以前回老家时,妈妈看到寨子里比较贫困的孩子,她都会把他们接到我们家住。他们在我们家一呆就是几年,长大一点,再介绍他们找工作。在我的印象中,家里时常都有村子的亲戚来住。

      童年时候跟随母亲回家乡,下车后还需要走一整天才能到达寨子,有时天晚了,还要住宿在山腰的寨子里。每当我走不动的时候,妈妈都会背着我爬山坡。长大以后,我时常驾车陪妈妈回老家。现在寨子里通车了,我们开车就可以一直到达寨子里。

      那个时候,我们回老家都乘坐的是老式的蒸汽机车头列车,机车全都得靠烧煤来产生动力,机车头里有正副两个司机和司炉工。最为辛苦的要数工作室里的司炉工,他们要不停的向炉膛送煤,一整天的工作下来,他们整个人都被黑煤掩盖了,好似他们是从炉膛里钻出来的。每当列车过隧道时都会有呛鼻的烟雾灌进车厢,乘客们不得不掩着自己的口鼻。从昆明到盘溪只有160公里,但那个时候,列车要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才能到达。因为一路上弯多坡大,列车的行驶速度只能达到30公里,而且一路上的大小车站都要上下乘客。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来到盘溪,我真的有不一样的感觉。昔日的熙攘没有了,沉寂了许多。古老的法式建筑也没有几座了,现在我们就仅能看到三座黄色的法式房子。
   

 

 


法式老建筑(盘溪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