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215  更新时间:2009-12-20

      沿着滇越铁路,伴着南盘江行进,海拔变化之大出乎了我们的预料,从昆明的1890m,再到滇越铁路最高海拔的2030m开始,我们一路“直线下降”,并且海拔每天以100m的速度下降,在禄丰村我们测了一下海拔:1300m!!!

      随着海拔降低,整个自然景观呈现出了一幅亚热带河谷气候下的旖旎风光,芭蕉、甘蔗等亚热带、热带的植物也渐渐多了起来。当年方苏雅第一次到云南来考察时,也正是沿着南盘江北上昆明,探寻滇越铁路线路的,当时方苏雅具有多重使命,其中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刺探、勘测将要修建的滇越铁路线路。不过方苏雅不仅是个出色的间谍,更是一个称职的铁路线路勘探高手,因为建成后的滇越铁路,基本是按照当时他所给出的建议线路修建的。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1906年南盘江边的小村子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现在南盘江的小村子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禄丰村出来沿滇越铁路没走一两公里,一个熟悉的山间小村寨令我思绪万千。奔腾不息的南盘江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小回湾,整个村子背靠铁路、面向南盘江,正是这个虽然美丽却不怎么起眼的雨则村,养育了一位享誉中国烟草界大名鼎鼎的企业家——褚时健。他出生时这条铁路早已车水马龙,奔腾的火车每天都从他家门口经过,他的童年是在这条铁路上度过的,也是这条铁路带他走出了山村,构建了亚洲第一大的烟草帝国!

      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已经卸甲归田、处于闲云野鹤状态下的褚老的。并带着王石大哥去褚老家“蹭早饭”,当时早已对褚老英雄相惜的王石大哥一听说有这样的安排,早已按捺不住,天还没亮就催着我从昆明驱车100多公里去吃这顿早饭,当我们三人八点左右到达褚家时,面前只摆了三碗家常面。才知道褚老和老伴住在离家一百多公里的哀牢山上。于是,匆匆吃完这顿早饭,再次驱车寻找褚老。待我们一行人来到哀牢山,看到满山的果树以整齐的姿态、庞大的规模出现在眼前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山顶上的农庄朴素、安静,所有人都在午休。褚老的妻子马老师招呼我们吃了一顿便饭,并同时告诉我们褚时健午觉过后就接待我们。真正会面的时刻,倒是那么淡然平和的午后时光。褚老穿着圆领汗衫出来,看上去就是一个健康的老农民形象。简单介绍以后,就坐下来喝着茶,轻描淡写地聊将起来。说到房地产时,褚老谦虚直言:“房地产我不懂,但无论做什么,质量都是最重要的。”在褚老的热情带动下,话题很快转向了甜橙的生产经营之道,培育优秀甜橙需要怎样的光照、温度、湿度,所有数据褚老都能脱口而出,俨然转换为了一位农科所的专家。言谈间,已有人从果园摘来几只新鲜的橙子。褚老可惜地说,要晚来一个月就好了,那时橙子最好了。现在吃,略微还有些酸。

      驱车回家的途中,王石大哥才与我一起慢慢体悟这次会面的微波细浪。王石大哥说,这次会面,对他的后半生意义深远,并说出了心里话:“你想象一下,一个75岁的老人,戴一个大墨镜,穿着破圆领衫,兴致勃勃的跟我谈论橙子挂果是什么情景。2000亩橙园和当地的村寨结合起来,带有扶贫的性质,而且是环保生态。虽然他境况不佳,但他作为企业家的胸怀呼之欲出。我当时就想,如果我遇到他那样的挫折、到了他那个年纪,我会想什么?我知道,我一定不会像他那样勇敢。”
思绪又回到了眼前一座气势恢弘的跨江大桥。这座大桥是褚老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用募集的资金盖的。虽然这座宏伟的跨江大桥和整个贫穷的村子显得那么的不协调匹配,不过可以看出褚老对家乡深厚的情结。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诞生了中国烟王的雨则村

 

中国最具人情味儿的铁路

      滇越铁路,各个车站的设立都是依托附近村镇和当地的交通要道来确立的。一般小站的编制是10多个人,从现在少量留存的红瓦黄墙、石砌的窗框门框的法式车站不难发现那种浪漫温情的风格。不过车站实在太袖珍了,所以很多站点都没有家属,当我们有没有想过把家属带来?他们笑笑说:家属来了别说站上了,周围也没有住处啊,只有轮休的时候才能回家看看。我们又问,你们回家的交通工具是什么?他们说只有火车了,而且只能搭成货运火车。这条铁路从2003年6月停止了客运,给沿途老百姓带来了很大影响,首先是出行不方便了,其次农副产品的销售贩运,也受到了限制。有的车站已经不办理临时货运,让附近的农民不得不绕行数十里山路,再通过公路来运输货物。当他们知道我们是来考察滇越铁路时,都希望我们能帮他们呼吁一下,尽快恢复这条铁路的客运和货运。看着这些期盼的目光,我们在深思,滇越铁路的复兴,不仅仅是简单恢复客货运的问题,它将重新成为带动当地旅游发展、推动地方经济的大动脉。      


      从大沙田车站出来以后,我们看到从货运火车上下来的一家三口,女儿面色蜡黄,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看得出来病的不轻,打听之后才从小女孩的父亲口中得知,他们刚从盘溪镇打针回来,还好站上的同志都是乡里乡亲的,默许搭成货运火车去看病,因为这里不通公路,想要坐汽车去镇上,就得走几个小时的山路,怕耽误事情。而且村子里的人坐火车都快一百年了,现在不准坐了,村里人要看个病有个急事儿,都习惯来到站上,得到默许,便爬上货运火车去办事。他们爬车的技术,就如同城里人上下公交车一样自如,不过我们还是替他们捏一把汗,也许这样攀爬火车还可以不用买票、不用进出站的检票、和应对繁琐的查票。不过交通不便确实不争的事实。虽然这种行为不符合铁路规定,不过规定是人定的,默许他们搭成货运火车也是另一种人文关怀。可以说滇越铁路是中国最温情的一条铁路了。它体现的不仅仅是一种法式的浪漫情怀,更大的是体现了今天的一种人文关怀、一种人文精神和百年滇越铁路的人文色彩。虽然这种精神有悖于铁路管理制度。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从前攀爬火车的乘客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攀爬火车看病回来的小女孩和她父亲 费宣摄
 
被“大侠”跟踪
    中午我们到了糯租站,丁站长提前为我们准备好了热腾腾的午饭,早已饥肠辘辘的我们,
卷起袖子,抄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之后有幸看到了响墩演习的全过程。响墩是当天气不好,指示灯无法辨识或看见,就使用一种通过响声提醒火车前方人员有危险的用具。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糯租站的法式洋房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大快朵颐的队员 彭新民摄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糯租站丁站长在布置响墩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响墩系列之火车触及响墩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丁站长在取回响墩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爆炸后的响墩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响墩的演变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巡道工为队员讲解测轨仪的使用方法

 

不能耽误,接下来我们立刻启程,不过在路上我们发现了一个蓬头垢面、衣着邋遢、脚穿解放鞋、手里拿着一个空矿泉水瓶的人一直跟在我们后面,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当我们询问他的时候,才从他的口音里判断出,他不是云南人。他说:由于眼睛不好使,特别是在隧道里,看不清,所以跟在我们后面,借助我们头灯微弱的光线,穿过黑暗的隧道。这让我们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了。到了车站和站里的工作人员聊起来才知道,像这样的人,车站上的工作人员都管他们叫“大侠”,原因是经常都可以看到,这些人什么都不带,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沿铁路线到处流浪。所以前些年出现过许多“大侠”由于饥饿劳累、或者精神方面的问题,毙命于铁路的事故的,有些“大侠”死了以后甚至连身份都无法确认。这让我忽然想到最近网络上很红的一个帖子:《大侠是怎么死的?》


西洱故事
    下午时分我们在赶往西洱站的路上,据说西洱村有丰富的地热资源,以地下温泉著称,这里的温泉还分为热泉冷泉,被开发商称为鸳鸯泉。开发这里温泉的开发商也是云南鸿翔药业集团的董事长阮鸿献先生。目前阮先生在川、滇、黔、晋、桂、渝等省、市拥有近2000家一心堂直营连锁药店。鸿翔一心堂现为云南省最大的药品零售连锁企业,连续3年分别进入了中国医药商业协会评选的中国医药零售连锁10强企业和中国优秀民营科技企业,成为国内外知名药品生产厂家在西南最大的中、西成药经销商。阮先生本人就出身在滇越铁路西洱站附近一个叫小河口的村子里,在一起聚会说起滇越铁路时,他说:对滇越铁路感慨万千,并且说没有滇越铁路就没有他的今天,当年他十四、五岁时,一个人提着一袋几十公斤的草药踏上了米轨火车,来到昆明卖了200块钱,为自己捞起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别小看这200块钱,20多年前这笔钱几乎是当时一个城里人一年的工资。从此便与药业结下了不解之缘,并通过滇越铁路开创了自己的事业。原本阮先生曾表示愿意资助我们完成这次活动,并一起徒步一段,但是最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未能成行。


    云南人就是说不得,刚想到这,得知我们正走在赶往西洱站路上的阮鸿献先生,便让他温泉公司的经理,开着昌河微型面包车,赶了几公里颠簸的山路,把我们接到他的温泉山庄泡温泉。


    洗去一身疲乏的我们,步伐轻快了许多,我们晚上到达西洱车站,骆站长非常热情的把我们安排到了附近小河口村的一个小旅社里,店主叫蚂蚱,四十出头,他说他以前在铁路上干了十多年保安,前年才结束了保安的工作。在铁路上摸爬滚打十多年,给他带来了丰富的经验,是个老道的铁路通,在听说我们徒步考察滇越铁路后,他教了我们一些如何避让火车的经验和技巧:在隧道里,大弯道的外侧一般比较窄,而内测则比较宽一点儿,他提醒我们,如果在隧道里碰上往来的火车,尽量靠近内侧弯道来避让,而且身体蹲下会更安全,这样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他也聊到当地的老百姓对滇越铁路的依赖性很大,也想通过我们来呼吁有关部门尽快恢复客车。对于我们来说,现在能给到他的仅仅是句安慰的话,毕竟恢复客车通行不是我们呼吁就能办得到的,这涉及到铁路运营、安全等诸多因素,有关部门做出停运并不是一个草率的决定。不过我们会尽力做好调研工作,为这条百年铁路的华丽转身,做出努力。最后我们问他为什么不做保安了?他说是因为,两年前,他与同村另一个做保安的同伴一起攀爬货车回家途中,失手摔了下来,当场被碾断了右腿,火车司机并不知道压到了人而继续行驶,第二趟通过的火车也未能发现这名保安的求助,直到第三趟火车开过时,司机才发现了早已浑身是血的保安,随即将其送到医院。这个保安最终还是因为失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家属要求铁路局赔偿,作为铁路局,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多少责任,不过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还是给了家属十五万的抚恤金。目睹同伴顷刻离去的蚂蚱,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了这份相对稳定的保安工作。


    回想这一天的经历,滇越铁路在华宁段短短二三十公里就出了两个著名的企业家,真不得了!

米轨铁路边出了个烟草大王
真希望滇越铁路能华丽转身,继续造福沿途群众(昆石高速与滇越铁路在空间上的交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