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在哭泣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1705  更新时间:2009-12-19

      昨天下午我们路过了从昆明出发以来的第一座钢桥——狗街大桥。狗街大桥,当地人也称大花桥,是一座将滇越铁路从南盘江北岸引往南岸的铁路桥。当初建桥的钢材,是滇越铁路下段建成后第一批运抵的外来物资。1949年12月23日国民党驻滇26军李弥部队从昆明南撤时,炸毁了狗街大桥。如今,桥墩依旧,桥身则按照原样样式重建了。据说附近还有一棵近300年的老板栗树,需要4个人才能环抱,如今每年还能结50公斤左右的板栗,可惜为了赶进度,无缘一见。

 

珠江在哭泣
狗街大桥修建前
 
 
珠江在哭泣
狗街大桥修建好以后情况
 
珠江在哭泣
现在的狗街大桥
 
珠江在哭泣
巧遇火车通过狗街大桥
 
      从这一段开始,滇越铁路与珠江上游(南盘江段)交汇并行。一路下来有些多地方,由于建坝截流抬高水位,形成了很长一段河道干枯,大坝阻拦的地方则滋生了凤眼莲(水葫芦),不少地段凤眼莲满布江面,说明珠江上游(南盘江段)早已严重污染了,因为凤眼莲所生长的环境,水体严重富营养化。而污染的原因无外乎乱排乱倒,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南盘江上游一段,建设了10个水电站!本来修建水电站可以利国利民,每个地方政府建水电站投资额度很大,动辄5、6个亿,能带动当地的GDP产值,增加税收。可是生态环境自身有个承载力,一旦超越了,就会受到自然母亲的惩罚。过多的修建水电站,在蓄水后,会导致水流静态化,污染物不能及时下泻而蓄积在水库中,因此造成了水质恶化和垃圾漂浮,而这样的环境正好是最适合凤眼莲的生存环境,加之大坝的修建使河流的鱼类和水生生物的栖息地及洄路线受到干扰,水体自身的调节能力也因此丧失殆尽,从而导致整条河流的生态系统恶化。
 
珠江在哭泣
沿途疯长的凤眼莲
 
珠江在哭泣
有坝的地方由于水流缓慢,凤眼莲封锁了整个水面
 
   
      千百年来,美丽的南盘江奔腾不息,但如今却被人为的拦腰截断成数段,这些电站确实获取了电能,但却断送了一条江河的未来……
      不一会儿我们到了徐家渡车站,徐家渡躲在南盘江的一个回湾里面,房屋依山而建,远远望去,颇有沈从文笔下的湖南凤凰镇的感觉,以前徐家渡的主要是靠在南盘江上摆渡的船只作为交通工具,现在则用简易的铁索桥供人畜通过,虽然我们看到江面上还有船只,不过早已没有了摆渡的船夫。来到徐家渡走近一看,许多房屋早已破败、毫无美感可言的建筑。在狭窄的巷道内行走,弥漫着一股猪粪的腥臭味儿,地上的沟渠里不是流出猪的排泄物,些东西最终也只能是由南盘江来埋单,据说这个因滇越铁路而繁华、也随着滇越铁路客运的停运而没落的小村庄,家家户户都养猪,并且这里的香肠远近闻名。在每个赶集日都会有大量优质可口的香肠出售,有的人甚至会点名要徐家渡的香肠,可是又有谁能在吃香肠的时候想到猪的排泄物会污染到整条江的环境呢?投资水电站的投资商,当水轮机转动的时候,流淌出的是哗哗的白银,毁灭的是江河的生态,更不会想到原来那条宋祖英在《珠江颂》里赞美的珠江已经成为传说,起码我们和我们的子孙用50年是不可能恢复这条江河的生态环境了。
 

珠江在哭泣
 
没有船夫的渡船
 

珠江在哭泣
进入徐家渡村 彭新民摄

    深夜我们到达了竹山乡休息,并为来日的行程做着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