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越铁路的两个之最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1884  更新时间:2009-12-17
     从昆明出发后遇到的第一个隧道—长100米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们一路前进无畏脚痛和疲惫,就在铁路的枕木上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眼前一亮,我们看到了一个漂亮的法式建筑,走到跟前才知道是水塘车站,这个车站具有很高的考察价值。水塘车站海拔为2030m,是滇越铁路上海拔最高的站点,这个就是今天见到的第一最——滇越铁路上最高的车站。这里是一个典型的上装车站,平常只是上装货物,很少卸载货物。这里的货物都是分类上装的,有的是装有色金属、有的是矿石、有的却是蔬菜水果。列车每到这里都要停下来拉起制动,还需要用金属的装置把列车的轮子掩住,不然列车就会往下溜,很早以前这里就有发生过溜车皮事故。
 
                     
水塘站的接车员正准备接应开往王家营的火车
 

  水塘站的站长刘希明之前就接到铁路局有关我们要徒步考察滇越铁路的通知,他早早都在等待我们考察队伍的到达。刘站长见到我们十分热情,看到我们五个人饥肠辘辘又特别疲惫,就立马吩咐厨房为我们准备午餐,看到这样可口的午餐,我们真是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饭。我们问他站里的职工也能吃到这样美味的午餐吗?他说员工只要交3块钱就可以吃到这标准4.5块的午餐了。我们看到车站的空地都有精心栽种的蔬菜,经过我们的询问才知道,这菜地都是员工自己种的。吃完了美味的饭菜,我们才得知昆明火车北站的曾站长来这里开会。于是,我们去会见了曾站长,一行人也为这次的巧遇合影纪念。
 
 
       
队员们与昆明北站火车站的曾站长、水塘车站的刘站长合影
  
      因为水塘车站的海拔太高了,从那里一直往前走都是下坡路。我们到达阳宗海车站的路途当中,经过了滇越铁路的第三个之最,也就是今天所见的第二之最——坡度最陡的铁路,坡度的变化为千分之25.5,也就是说在一千米的距离当中,铁路的垂直高度变化了25.5米,如此大的坡度变化在整个滇越铁路线上都是不多见。到了阳宗海车站,我就想起了童年时跟随妈妈回老家也做过这段火车,那时候一到阳宗海车站都会看到有一前一后两个蒸汽机车头推动整列火车,小时也就觉得很好玩罢了!
 
            
 

  
 
阳宗海旁边的米轨(新与老照片的对比)
 
离开水塘站不久便是一个360米的大下坡,千分之24.9的坡度

 
一个240米的大下坡,千分之25.5的坡度
 
      走到了一个叫永丰营的路口,我们看到了一座面朝铁路的石狮子,我们都很好奇铁路边怎么会有这么一座龇牙咧嘴的石狮子呢?问了当地的村民才得知,由于铁路沿线地形复杂,解放前,行驶在滇越铁路上的列车时常发生事故。1944年5月9日的早上,一辆自昆明开往开远的客车,由于超速失控颠覆焚毁。当中列车有13节车厢载客,旅客死亡185人,伤57人,副司机及司炉遇难;最后一节车厢载货装有17箱“中国银行”钞票,共3500万元,除4箱外均失散。昆明总站接电后,派车经西庄站拉回越南乘车家属及西庄站长罗司爷等少数人,而至呼救乘客于不顾。更令人感到恐惧的是,10多天后,滇越铁路上的另一辆火车又全列坠桥,在铁路经过乡村和城镇的时候,常常会有漫不经心的牛羊和行人被撞。附近的百姓视铁路和火车为洪水猛兽,因而在铁路经过的阳宗镇永丰营村时,把驱邪镇鬼的石狮子搬到了铁路边,让它龇牙咧嘴的模样朝着铁路,震慑那轰轰作响的蒸汽机车“怪物”。
 

永丰营扎道口的石狮子来震慑那又会叫又会冒烟的“怪物”-蒸汽机车
 
     
      欣赏着美丽的阳宗海风景,好像一路的劳累也减半了。人说看美女养眼,我们这是看美景减累。不知不觉中我们到了可保村,一进村,就看到了三个老人。她们都是可保村火车站的铁路职工家属,年纪最大的都86岁了,她们一辈子都生活在这个村子里,见证了这条铁路的历史。如今他们的侄女也都在这条铁路上工作。因为平常除了装货的工人,这村子很少有外人来,看到我们这全副武装既像旅游者又像是记者,她们都很好奇的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就告诉他们是考察工作者。费宣问她们以前有没有看到过外国人,她们说:“哦!洋老咪,小时候,我们这里有很多法国的洋老咪。洋老咪都很有礼貌,对小孩子特别好。”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过来,原来昆明话里的“洋老咪”是出自滇越铁路,在滇越铁路修建时,村民们看到很多法国人,都称他们为“洋老咪”。如今大多数老人都很关心这条铁路都在问:“是不是这条铁路要拆除了。”我们笑笑说:“不会的,我们只是来考察,这铁路不仅不会拆,而且会成为世界遗产。”虽然他们不明白这世界遗产是什么意思,可是知道不会拆除铁路都很高兴,可以看得出他们对这条铁路有着特别的情怀。
 
三位住在可保村的老人见证了可保村站的繁荣景象
 
    据了解,当时滇越铁路修到阳宗海岸边时,设计的路线直接就上到七甸这个地方,然而这个坡度很陡,即便铁路铺起来,火车也上不去。所以法国人当时就发电报回国内,反应说要修建的铁路线路找不到了。隔了一段时间法国那边回了信,实际就是方苏雅当年答复的:你们找一个叫作火把村的地方去试一试。于是修建人员就在周围到处寻找,可就是找不到火把村。最后从译名中才发现,方苏雅可能说的是可保村。于是绕到可保村的后面,对这段线路进行勘察,发现这个坡度,火车正好可以攀爬上去,于是就确定了这段线路。铁路也因此多绕了3.8公里。而离可保村2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可保煤矿,这个煤矿的煤质非常好,叫做无烟煤,当地人称为乌金煤。可保煤矿建于1960年,露天开采,每年产量有数十万吨,有三分之一用于阳宗海火电厂发电之需。然而,真正让可保出名的却是云南第一家注册的矿办公司——云南煤矿公司。可保村东北方向的万寿山,以出产乌金煤而闻名。清光绪年间,私人开始集资开发,取名“煤庄”。滇越铁路开通后,云南人庚晋候、刘若愚、陈肇祺等人曾集资法币10万元,买下万寿山开采权,开办美利煤庄,后又成立云南第一家注册的矿办公司——云南煤矿公司,民国17年(1928年)改组为“明良煤矿公司”。可保村虽然也产煤,但比起可保煤矿产的柴煤来说,明良的乌金煤品质好得多,滇越铁路的老蒸汽机烧的就是明良乌金煤,这种煤烧过后都成灰了,而不会结成块状堵住火车炉膛。若是没有烧尽的煤,用水扑灭后还可以再用。但由于可保村设有火车站,煤商便将乌金煤运到可保村集中销售,“可保”的名气渐渐盖过“明良”,人们甚至以为驱动巨大蒸汽机的就是可保煤。


    到了可保村火车车站,我们也像往常一样拿出旗帜让站长给盖上站戳。当我们问到能否在他们这里住的时,他们很抱歉的说这个车站太小了,没有旅店能住的。当时我们又冷又饿,这里的车站又不能搭帐篷。最后我们想到这里离宜良挺近的,我和费宣都给我们各自的朋友打电话。我的好朋友顿云和费宣的朋友-宜良地矿部门的王有德都开车赶来接我们,他们安排我们住在宜良的大酒店里,他们还带着自己的朋友来看我们,特别是王有德,他带着地矿部门的同事都过来和我们见面,非常之热情。明天他们又要把我们送回可保村站,我们就可以继续前进。


    沿途走下来,脚踝比第一天痛的多,我们每天都机械式的在枕木上行走,远远听到火车的鸣叫,我们赶紧躲到一边。有时候,路基旁有一条窄窄的路刚好够一个行走,有这么一条步行路对我们来说也是幸运的了。沿途,看到很多路标“禁止在铁路上行走”,我们看了以后都在笑,我们可不是一般的行走,我们也不会号召所有人来行走,那将影响到铁路的正常运行,也会危及爱好者的生命安全。近两天,很多身边的朋友还有一些网友们纷纷都要求加入我们的徒步队伍,但是我们都婉言拒绝了。我们的很多朋友都表示会在恰当的时候开着车来追我们,他们可能会在红河州那段来陪我们走走。他们也想体验一下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旅行方式,而且是带有考察的旅行,不是一般的游山玩水,注重的是一种人文的考察。  

 

我在沿铁路线四处寻找100年前滇越铁路老照片的拍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