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我们能留给后人什么_6月24日_D80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3733  更新时间:2009-6-25

 

 

624  开罗 

      今天一大早,向导就来叫我们了,今天的目的地是埃及博物馆。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埃及文明遗物的宝库。因这座博物馆以收藏法老时期的文物为主,埃及人都很习惯地称之为“法老博物馆”。怪不得在帝王谷参观的时候就觉得陵墓中出奇的空荡,什么东西都没有,原来是被藏到这里来了。

 

开罗博物馆外的斯芬克司

 

      埃及博物馆是一座古老而豪华的双层石头建筑物,是由被埃及人称为“埃及博物馆之父”的法国著名考古学家马里埃特于 1858 年在开罗北部的布拉克设计建筑的。当时建造这座博物馆的目的是为了阻止发掘出来的埃及国宝流往国外。1902年的时候,博物馆迁到了开罗的新馆。新馆内收藏了古埃及从史前时期至希腊、罗马时期的雕像、绘画、金银器皿、珠宝、工艺品、棺木、石碑、纸草文书等共30余万件,其中大多数展品年代超过3000年。博物馆分为二层,展品按年代顺序分别陈列在几十间展室中。1层陈列公元前27~前22世纪古埃及时代到56世纪罗马统治时代的历史文物;2层设木乃伊、珠宝、棺木、绘画、随葬品、纸草文书等专题陈列室。可惜的是,我们在博物馆中看得到的文物只占了整个馆藏的20%左右,其余的全部藏了起来,一般人是看不到的,而且博物馆内很多地方是禁止拍照的。

 

埃及博物馆入口大厅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流连忘返于博物馆中的每个展厅,上下两层加起来差不多有100多个房间,我真的很想一间一间的细细观赏与品味,无奈时间所剩不多,只好放弃这一奢望,走马观花般挑选着感兴趣的展厅看了看,这匆匆一看竟花去了好几个小时。

 

hspace=0   hspace=0

                                          图塔卡门的金面具                                 阿肯那顿的塑像

 

      傍晚十分,看着酒店窗外西下的太阳,心中一激动,转身就冲出了房间,叫上了费宣,又跑去找向导,请他带我们去个能拍下金字塔全景的地方。开着车绕了大半个开罗,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算不错的地方,就着日落的余晖,镜头对准了远处的金字塔就是咔嚓一下,照完之后才发现,落日下的金字塔变得灰蒙蒙的看不清全貌,好似蒙上了一层细细的面纱。

 

余晖中的金字塔

 

      在尼罗河上的游艇中观看埃及传统舞蹈是每个来埃及的人必做的事。坐在船上喝着小酒看着身材婀娜多姿的舞者跳舞真是一件幸福至极的事情。一共有三种舞蹈:肚皮舞、旋转舞(又名大袍舞)和胸铃舞(这名字是我自己取的,舞蹈的真实名字我也不知道)。肚皮舞是大家熟了又熟的舞蹈了,时下很多健身中心都开设了肚皮舞的培训班。跳舞的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埃及女郎,她不仅跳了肚皮舞,还跳了后来的胸铃舞,就是胸部挂满了小铃铛,铃铛会随着身体的舞动而发出悦耳的铃铃声。费宣眼睛都看直了,嘴里不住的发着感叹,说“真是大开眼界了,以前只知道肚皮可以跳舞,原来胸部也可以跳舞啊”,不知道是肚皮女郎听到了他的感叹,还是看中了他的大胡子,等舞蹈一完就热情的下来邀约费宣和她一起上台共舞,这下好了,只见原本还笑嘻嘻的费宣立马就脸色发白连连摆手,一副死都不上台的表情。是呀,他要上台了,那台下的人还不全跑光了。看着发慌的费宣,我在一旁早已笑趴下了。事实再次证明,嘲笑费宣是要倒大霉的。埃及有一种舞蹈是由男人来跳的,那就是旋转舞。这次台上的变成了一个穿着色彩斑斓舞衣的英俊男子,随着音乐节奏翩然旋转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像个巨大的陀螺在转动,速度由慢到快,速度加快时,连舞者套在腰间的彩裙也跟着飞扬起来,像一把张开了的大花伞。舞蹈到达高潮的时候,舞者的整个裙子都上下大幅度地翻飞旋转,人连头都被裙子遮住了,映入眼中的只有彩色的花伞在高速旋转。这次轮到我眼睛都看直了,这舞蹈,太厉害了。音乐结束,舞者也停止了转动,他像刚才那女郎一样下台来找游客,我被选中了。大着胆子跟他上了台,套上他的衣服,学着他刚才的样子转了起来,才转了几圈我的脚步就开始踉跄了起来,感觉整个船都是在转的,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一下子就把我弄趴下了,差点就吐了。旋转舞是个技术活,没点真功夫千万别去跳,心中对男舞者的崇敬如滔滔江水般油然而生。等缓过神来后,我张口对费宣说“我以后再也不笑你了”。

 

  

                       肚皮舞舞者迷人的舞姿                                                               费宣被邀请上台

 

旋转舞

 

      回到酒店,躺床上的时候,感觉床都还是在转着的,这后遗症还真够厉害的。明天去了亚历山大后就要回北京了,我们的80天穿越撒哈拉即将落下帷幕。这一路上,土地的荒漠化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绿色随着水土的流失、沙漠化的推进变得越来越少,一路走来,满眼的都是黄色,漫漫黄沙延绵数十公里乃至更甚,迎风一张嘴就是一口的沙子。不知道一百年后、一千年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是否还看得到绿色,我们还能为他们留下一片绿水蓝天吗?

 

杰内清真寺

 

      我们留给后代的不仅要有良好生存环境,还不能忘了要将人类几千年来的璀璨文明一并留给他们。

 

杰米拉古罗马露天剧场

 

      作家邹静之在他的《五月槐花香》里面有这么一句话:“金銮殿上要是什么都没有了那还有什么精气神吗?没件压得住的东西,那气就显得飘,沉不住了......咱五千年古国指什么说事啊!你哪儿还有什么根呢!”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我们有着数不清宝贝,那些都是我们的先人留给我们的,一代代的传到了现在,我们有责任将这些价值连城的宝贝留传下去,让后世子孙有机会来解读历史,品味先人的伟大智慧与真情实感。

 

      秦昭王后期李冰任蜀郡守期间(约公元前276~前251),在深入调查研究、总结前人治水经验的基础上,精心选择在成都平原顶点的岷江上游干流出山口处作为工程地点,团结和组织西蜀各族人民,经过艰苦奋斗,终于在公元前256年前后建成都江堰。同样是水利工程,这座全世界迄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却历经千年而不倒,至今仍在发挥着作用。汶川5·12大地震虽然造成了都江堰所在地部分山体垮塌或是下陷,建筑出现了倾斜或是毁坏,但总的来说,都江堰水利工程除了有细小的裂缝外,没有受到严重的损坏,几乎可以算是安然无恙。这座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水库经受住了8级大地震的考验。

 

      水从碧玉环中过,人在苍龙背上行。说的就是坐落在河北省南部的洨河上的赵州桥。赵州桥建于隋代大业年间,由著名匠师李春设计和建造,距今已有1400年的历史,是当今世界上现存最早、保存最完善的古代敞肩石拱桥。据记载,赵州桥自建成至今共修缮9次。它经历了10次水灾,8次战乱和多次地震,特别是1966年邢台发生的7.6级地震,赵州桥都没有被破坏,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说,先不管桥的内部结构,仅就它能够存在1300多年就说明了一切。1991年,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将安济桥选定为第12个“国际历史土木工程的里程碑”,并在桥北端东侧建造了“国际历史土木工程古迹”铜牌纪念碑。

 

      赵州桥处处都体现着中国古代工匠们的聪明才智。在世界上相当长的时间里它是独一无二的。在欧洲,公元14世纪时,法国泰克河上才出现类似的敝肩形的赛雷桥,比赵州桥晚了700多年,而且早在1809年这座桥就毁坏了。又一个历经千年而不倒的古建筑,又一个见证古人智慧的活“化石”,又一个让后代子孙为之震撼的宝贝。

 

      这些都是先人留给我们以及后世子孙的的珍贵遗物,我们在感到骄傲的同时是不是应该好好想一下,我们又有什么东西值得后人骄傲呢?

 

卡夫拉金字塔和斯芬克司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新中国刚刚建立不久,领导层意气风发,要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儿。“圣人出,黄河清”,就是那时要干的一件大事儿,三门峡水库由此而生。它是黄河上第一个大型水利枢纽工程,一座曾经引起成千上万人狂欢呼的水库。1954年,国家计委正式成立黄河规划委员会。1月,以苏联电站部列宁格勒水电设计院副总工程师柯洛略夫为组长的苏联专家组来华。2月至6月,中苏专家120余人,行程12000余公里,进行黄河现场大查勘。苏联专家在查勘中肯定了三门峡坝址。柯洛略夫说:“任何其它坝址都不能代替三门峡为下游获得那样大的效益,都不能像三门峡那样能综合地解决防洪、灌溉、发电等各方面的问题。”19581125日,三门峡工程开始黄河截流。19606月高坝筑至340米,开始拦洪。19609月,三门峡大坝建成,大坝下闸蓄水。工程总投资预算为13亿元,而工程总结算时实际耗资达40亿元。对当时的中国来说,这相当于四十座武汉长江大桥的造价。是年,潼关以上渭河大淤,淹毁良田80万亩,一个小城被迫撤离。库内的水位在涨,库区的农民一批批挥泪踏上离乡背井之路。建水库的初衷本是为人类造福,没想到结果却祸害了一方百姓。三门峡从建成到现在不过短短数十年时间,它的成败去留问题一直是人们争论的焦点,废三门峡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歇过。一座耗资40个亿的水利工程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值得我们深思。

 

      2005115日,遵义市务川至彭水公路珍珠大桥,在施工过程中悬拼拱架突然发生垮塌、2006516日甘肃省省道306线岷县县城以北500米处的北门洮河大桥突然垮塌、2007615日,广东九江大桥遭运沙船撞击垮塌、2007813日,湖南湘西自治州凤凰县境内凤大公路(湖南凤凰至贵州铜仁大兴机场)堤溪段大桥突然垮塌……这些大桥垮塌事故都是在网上搜索来的,输个大桥垮塌就会跳出很多相关的新闻,这些只是其中之一。为什么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还会有那么多的事故发生?古人的一座桥可以历经千年风霜而不倒,为什么21世纪的桥却频频垮塌呢?是天灾?还是人祸?

 

      “图特卡蒙陵墓已遭到地层断裂的危险与1994年洪水造成的毁坏,巴基斯坦的莫亨朱达曼遭到了侵害与盐碱腐蚀;而位于西班牙塞哥维亚省的古罗马时代的高架木渠受到了汽车废气的污染,恶劣气候的影响和甚至快速空降的不良作用;北京的明十三陵永乐大帝的陵碑,碑楼里的墙壁上,刻满了‘某某到此一游’; 湖南省长沙市左学谦公馆被‘掏空’。

 

      人类社会的未来要靠我们的子孙后代来创造,人类璀璨的文明也要靠我们的子孙后代来传承。俗话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话一点不假。现代人靠着先人栽下的这许多棵大树乘凉,好不“凉快”。凉快完了是不是应该多为后代子孙种树呢?

 

      如今的世界,人们更多的是在想怎么获取物质与财富,别的事情似乎考虑得有点少了。竞争,成了人类世界的主导。资源的竞争、财富的竞争以及各种各样的竞争逼得人类逐步走向冷漠。自然的荒漠化我们还有办法应对,人心的荒漠化那就一点办法都没有,那是无法救赎的。

 

      我们,能留给后人什么?    

 

雪花石清真寺

 

      是蓝天,绿地,白云,清新的空气?湿润的土地?还是干涸的河床,龟裂的大地?是璀璨的古代文明还是满目疮痍的历史遗迹?是我们的豆腐渣工程还是被我们贪婪榨取干了自然资源?还是冷漠的人心?

 

灯火辉煌的雪花石清真寺

 

      撒哈拉的活动马上就要结束了,很多的感触围绕在我的心头。非洲之行虽然遭遇了很多意外和波折,行程一变再变,但仿佛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注定好了我和费宣一定得经历够80天的磨练才能为我们的活动画上句点。27号就能回到北京了,那时候,我们的整个行程也将画上圆满的句点。

 

      不过常言说: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我和费宣走了吃了亏、受了难,自然不能让后来人再吃同样的亏,我会把此次非洲之行的经验系统的整理出来,希望能够为有志闯荡非洲的朋友们提供一些经验和帮助。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豹走天涯之非洲攻略》。

 

开罗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