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重返非洲落入女法老的怀抱_6月20日_D76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450  更新时间:2009-6-21
 

 

620  卢克索(Luxor 

      告别了送行的朋友,登上飞往开罗的飞机,在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之后再次踏上旅程的感觉真的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兴奋、开心或是快乐都不足以表达此刻的心情,只好用句很俗的话,那就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放好随身的行李,舒服的坐在了位子上,想小憩一会儿,无奈整个人一直都处在亢奋的状态下,无法平静下来,想和费宣说说话,可又怕我们聊天会吵到附近的人,毕竟在这架夜班飞机上想睡觉休息的人还是占多数的。

 

      好在从北京飞开罗只要12个多小时,飞行时间不算长。机舱内很安静,我貌似受了这“安静”的感染,竟靠着椅背迷糊了起来,这一迷糊就迷去了很久,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费宣已经醒了,在一旁看书看得津津有味的。我起身去了趟卫生间,回到座位上时正打算找本书出来消磨下剩余的时间,没想到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问“你们是不是豹走天涯啊?”,声音一停,我和费宣齐刷刷的向那声音转了过去,只见一位陌生的乘客站在走道上好奇的看着我们,我和费宣开心的笑了起来,没想到坐个飞机也能遇到“粉丝”。我对他说你猜对了,我们就是豹走天涯,话一完就见他嗖的一下从包里摸出一个相机来说“合影!”,我们三个很开心的照了一张照片,我也很好奇,就问他说怎么会认识我们,他说他一直都在看我们的博客,博客里的,每一张照片都看了几遍,所以我俩长什么样他记得不是一般的清楚。他这次去埃及是去工作,大概在那要待1年,连他也没想到竟然会在飞机上遇到我们。

 

      12个多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机场和这位朋友道了别,我和费宣又马不停蹄的登上了去卢克索的飞机。坐在飞机上,费宣一脸的开心样,我开玩笑道“有粉丝的感觉很不错吧,哈哈”,费宣连连点头说“那是!那是!”

 

      卢克索(Luxor)位于埃及中部,距开罗670公里处,人送美名“百门之都”、 “宫殿之城”。 尼罗河穿城而过,将其一分为二。由于古埃及人认为人的生命同太阳一样,自东方升起,西方落下,因而在河的东岸是壮丽的神庙和充满活力的居民区,河的西岸则是法老、王后和贵族的陵墓。“生者之城”与“死者之城”隔河相望,形成两个世界的永恒循环的圆圈。埃及人常说:“没有到过卢克索,就不算到过埃及”。

 

 

      从舷窗往下看去,婉约与奔放并存的尼罗河散发出的迷人魅力,让人看上一眼便无法忘却。一条孕育了无数生命的长河蜿蜒流淌在黄色的大地上,只有河两岸宽度不到5公里的范围内有葱葱绿意,那是沿河的绿洲,人们赖以生存的场所,在往外便是望不到头的荒漠。早在6000多年以前,埃及人的祖先就在尼罗河两岸繁衍生息。埃及流传着“埃及就是尼罗河,尼罗河就是埃及的母亲”等谚语。尼罗河确实是埃及人民的生命源泉,她为沿岸人民积聚了大量的财富、缔造了古埃及文明。6700多公里的尼罗河创造了金字塔,创造了古埃及,创造了人类的奇迹。

 

      下了飞机走在卢克索热闹的大街上,再一次感受到了沙漠地区的炙热,热浪不住的扑面而来,连喘息的机会也不轻易给你。一看温度显示,40摄氏度,够呛,两边一比较才发现北京的天气是多么的凉爽。还来不及感叹天气,我和费宣就被热情的当地人给包围了,一个个热情的我们无法招架,这个要给你带路,那个要帮你拍照,再来一个要帮你叫出租……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了的。我们微笑着礼貌的回绝了他们热情的帮助,一是我们知道怎样去我们要去的地方,二是我们深知这热情的背后隐藏的是什么。初来乍到的朋友千万别被这热情的假象给迷惑住了,等你开心的接受了他们热情的帮助后,等待你的往往是他们要钱的手,伸出三根指头一搓,“Money!”也许活雷锋是真的存在,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遇到。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我和费宣提着行李站在街边,过往的车辆中最吸引眼球的就是他们的豪华马车。赶车的车夫都是头裹围巾,不过与之前图阿雷格人的围巾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他们的头巾短了很多,也轻便了很多。我看的心痒痒,但是由于行程的关系,我们没时间坐马车,只能光看看过过眼瘾。

 

      赶到住的地方,稍作休整后我们就出发去卢克索的神庙了。神庙是探访埃及古文明不可不到的地方。卢克索(Luxor)古迹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尼罗河东岸的卡纳克神庙(karnak temple)和卢克索神庙(luxor temple) 。卡纳克神庙又称阿蒙·赖神庙,是法老(古埃及国王)们献给太阳神、自然神和月亮神的庙宇建筑群,规模宏大,全部用巨石修建。庙门巍峨高达38米,蔚为壮观;主殿雄伟凝重,面积约5000平方米,有16行共134根巨石圆柱,其中最高的12根,每根高在20米以上,柱顶可站百人,柱上残留有描述太阳神故事的彩绘,庙内尖顶石碑如林,巨石雕像随处可见。在神庙的石壁上,可见到古埃及人用象形文字刻写的他们的光辉史迹。卡纳克神庙是世界上最壮观的古建筑物之一,也是埃及最大的神庙,目前仅保存完好的部分占地面积就达30多公顷。卢克索神庙距卡纳克神庙不到一公里,是公元前14世纪修建的。神庙包括庭院、大厅和侧厅。庭院三面有双排纸草捆扎状的石柱,柱顶呈伞形花序状,十分优美。神庙围墙外是第十九王朝法老拉美西斯二世时期修建的另一庭院,在这里可看到高大的、有浮雕的塔门和当时流行的方尖碑。据当地向导说,建造这两座神庙所用的时间都极为长久,尤其是卡纳克神庙,它于公元前1991———1785年时开始建造,建造工程持续了几个世纪,这是何等浩大的工程啊。

 

      在神庙的入口处,一只大脚丫子吸引了费宣,他对着大脚掌上下一通乱摸,那爱不释手的程度都让我有点想笑“这老费,只要是石头做的他都感兴趣”,但可惜的是由于破坏的原因,本应该完好的高大石像如今只剩下一只脚掌,其余部分早已灰飞烟灭了。

 

 

      在向导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卡纳克神庙中最蔚为壮观最有名的中央百柱大厅(Hypostyle Hall)。134根大柱分16排如原始森林般密立而布,穿行在这些石柱下,我仿佛也能切身的感受到法老们的无尚权威。一边走一边讲解着神庙的渊源,或者是一些神话传说。走着走着,向导停住了,指着一个地方很得意的说“看,当年‘尼罗河上的惨案’就是在这拍的,不错吧!”,我和费宣不住“哦哦”的回答他,真的没想到啊,原来就是在这里拍的,那电影我都看好几遍了,我怎么就没发现呀。跟着向导继续走,我不停的抬头往上看,生怕什么时候一块大石从天而降把我们三一并砸了,我的这个奇怪动作惹得费宣不住的看,我猜他一定是一头的问号吧。

 

 

      进到神庙以后,我就有一种感觉,这里除了精美的壁画外就是铺天盖地的象形文字,墙壁上,石柱上,总之什么地方都有。古埃及人在这片炙热的土地上,生息繁衍、世代耕耘,为了将他们创造的璀璨文明与辉煌历史流传给后代子孙,他们发明了图形文字。约5000年前,古埃及人发明了一种图形文字,称为象形文字。这种字写起来既慢又很难看懂,因此大约在3400年前,埃及人又演化出了一种写得较快并且较易使用的字体。随着时光的流逝,最终连埃及人自己也忘记了如何释讳早期的那种象形文字了。若不是因为拿破仑大军入侵埃及时,随军的法国古文字学家们的发现,极有可能至今考古学家们仍无法辩认这种文字,我们对埃及的认识也会少很多。

 

hspace=0

 

      我想除金字塔、狮身人面像以外,直刺苍穹、撼人心魄的方尖碑可以算是古埃及文明最富有特色的象征了。方尖碑外形呈尖顶方柱状,由下而上逐渐缩小,顶端形似金字塔尖。方尖碑一般以整块的花岗岩雕成,重达几百吨,它的四面均刻有象形文字,说明这种石碑的三种不同目的:宗教性、纪念性和装饰性。同时,方尖碑也是埃及帝国权威的强有力的象征。 说道这个方尖碑,自然少不了卡纳克神庙中的这座。这座方尖碑是为世界上第一位女王、古埃及惟一的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女王所立的,碑身全高29米,重323吨,是当时最高的方尖碑,也是现在埃及境内最高的方尖碑。

 

 

      自古以来,人类历史总是不缺战争、动乱的出现,也不乏戏剧性的场面。哈特谢普苏特女皇的死对头图特莫斯三世在重新夺回王位后毁掉了女王所建造的或是关于女皇的任何一样东西,但是奇特的是,图特莫斯三世没有推倒女王建造的两座方尖碑,而是砌起高墙把它们遮挡了起来,只在最顶端留下了4米高的一段。随着时间的推移,高墙的遮挡更好地保护了女王的方尖碑,当后来高墙倒了以后,人们发现,女王的方尖碑没有风化,没有破坏,几乎完好无损,而且在顶端处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当时高墙遮挡的印记。但可惜的是另外一座方尖碑已经断裂,倒在了神庙的地上,也许每一个来到它身旁的人都能从这截断裂的石碑中感受到曾经那段充满了戏剧性的历史。

 

 

      雄伟的的建筑有可能会被历史的长河淹没,但人类的文明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的更加璀璨与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