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2009非洲缺席审判_6月14日_D70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317  更新时间:2009-6-15
 

 

612  北京 晴

 

      12日中午12点半,我们乘坐的的飞机降落在了北京机场。一进机场大厅,我和费宣就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没想到有那么多的朋友都从四面八方赶来接我们,心里不仅高兴,还觉得异常的温暖,其中最让我俩激动的就是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的老总还特地派专人来机场接我们,用车直接把我俩拉到了酒店去。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是我们云南城投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城投的董事长许雷在知道了我俩的整个遭遇之后,算好了我们到达的时间,立马派人来接我们,到了酒店,许董事长特地为我们安排了一桌正宗的云南菜为我们接风,还交代我们安心的住在这里,什么都不用操心。在这里真的要说声谢谢,还是家里人好啊!

 

 北京好友田同生教授到首都机场迎接金飞豹和费宣

 

      终于踏上了中国的土地,从离开阿尔及尔到坐上飞机再到现在,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回想起2天前在阿尔及尔的那一幕幕,跟噩梦没什么两样,那些天,我和费宣不知死了多少脑细胞,时刻都处在心惊胆战的状态下,真怕一不小心就被当成间谍给就地办了。

 

      吃了一顿正宗的云南小锅米线,心里舒坦了不少,回到房间躺着休息,心里想着在阿尔及尔的遭遇,越想越觉得憋屈,心里的怒火蹭蹭蹭的就往上冒,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还在阿尔及尔的时候,因为一张照片,我和费宣就进了局子,我们也认错了,拍到的图片也删了,最后也被放出来了,答应第二天回去拿护照,以为事情就这样完了,唉,我和费宣还真是“很傻很天真”,殊不知后面还有更加可怕的东西在等着我们。

 

      现场还原:

 

      那天一大早,我和费宣就去了警察局,在等待领取护照的时候,一个神秘男出现了,上来就要我们跟他走,我们以为他是办理这件事的警官,没多想,就跟着他去了。进到一间房子里,他开口就是:“你们这个事情很严重啊,后果很可怕的,不是现在拿了护照就可以走了”,我一听,心中大叫了一声糟糕,出问题了,望了费宣一眼,只见他一脸的凝重,那男的也没管我俩的反应,自顾自的又说上了:“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担心,如果你们肯出钱的话,我还是有办法从中疏通的”,我和费宣互望了一眼,问道:“你要多少钱?”,“10万!美元!”。我和费宣立马就傻眼了,心中的怒火顷刻间爆燃起来,这就是个土匪嘛,这和明抢有什么区别,别说10万美元了,我们连10万第纳尔都不会给你。我马上开口道“我们没钱”,那人一听,冷笑了一声说“你们不给钱的话就等着去法院吧”,话一完就转身离开了。就在我和费宣错愕之际,又是一票警察杀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我俩给押上了囚车,直接给拉去了法院。

 

 

      在法院里,就像平时电视上演的那样,我和费宣被弄到了“被告”那站着,然后把自己的祖宗三代详细交代了一遍,之后就是审理过程,法官发话说我们这个“案子”要好好的审理,于是开了张传票,上面写说7月1日正式开庭审理,71日之前我和费宣要被拘留起来,哪里都去不了。法官说我们在使馆门前拍照违反了他们国家的法律,我们的辩解基本上没起到什么作用,就在审理即将结束、我们即将被抓去关着的危机时刻,咱们大使馆的人来了,聂主任和马先生马上就过去和法官说了起来,向法官详细的说了我和费宣是来撒哈拉考察的,我们的这个活动在国内是比较有影响力的,中国很多人都在关注着活动的进程,希望不要把事情闹大等等,法官考虑了一会儿,就宣布把我和费宣当庭释放了。

 

 

 

      从法院出来,聂主任和马先生告诉我们说“事情由我们处理,你们先离开这个国家吧”,在道谢声中我和费宣马不停蹄的冲回了酒店,拿上行李就向机场赶去,我们要赶最快的那一班飞机回国。

 

      我俩一脸紧张的坐上了飞机,但我的心始终是悬着的,一日不到中国,这心一日放不下来。想想都后怕,在警局的时候,那些人翻看我们拍的照片,发现费宣的相机里全是些石头啊,岩层剖面啊之类的,就断定我俩是来他们国家搞间谍活动刺探他们国家情报的。任凭我们再怎么解释费宣是个地质专家都没用,他们就是一口咬定我们是间谍,真的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后来又在审我们的过程中知道了我们穿越了好几个国家,护照上都盖了很多国家的章,由此断定我和费宣是两只流油的肥羊,从我俩身上一定能捞到不少的好处,所以才有了后来的10万美元的“疏通费”,可是没想到我俩死都不给钱,他们那伙人一怒之下就把我俩送法院了。

 

      以前再危险的事情我都经历过,说实话我从来没怕过,大自然再怎么可怕我们都有办法避开或是想别的办法,但面对险恶人心的时候,我是真的没折了。突然想到那两个被朝鲜抓了的美国记者被判了12年,一个字,惨!其实这次我和费宣要是没有得到使馆的救援,那里的法官要判我们多少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他们国家是有他们的法律,但那法律是掌握在什么人手里,那些人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我们真的不好说,真要办我们了还不是他们一句话说了算。那张法院的传票我们还留着,这是证据,是我们在非洲遭遇磨难的证据,我要将它展示出来,等在云南省博物馆办展览的时候,我要将它和那些路上拍到的照片一并展示出来,让大家在欣赏美丽的非洲的同时也能对某些东西有所警觉。

 

      这些话当时是不敢说的,只怕我们话才出口就被直接投进大牢了,自己的博客里也不敢写什么,就怕对方有懂中文的人,要是凑巧看到我们也是死路一条。见到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也不敢告诉他们我们遭到了敲诈,那时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现在好了,终于回到中国了,我可以说真话了!

 

      这几天一直待在北京等待埃及签证的办理,朋友们都闻讯赶了过来请我和费宣吃饭,为我们洗尘,每天都能见到很多朋友,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我们这次能回来,多亏了民航云南客货代理公司的钟雪梅在第一时间里帮我和费宣找机票,很快就帮我们配好了最合适的机票,我们才能那么快的回到国内。朋友们或多或少的从报纸和网络上知道了我们这次的遭遇,一看到我们就大呼你们真的太走运了,能这么快就回来。我笑笑说,不怕不怕,朋友一听就激动了起来说:“还不怕?你这胆子还真够大的,难道你不怕他们来个‘非洲躲猫猫’?”,朋友一说完,一股寒气立马从脚底升到了头顶,天啊,要是真来个“躲猫猫”我和费宣可怎么办,现在一想起还真是后怕啊。

 

      除了等签证,我们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昨天一早起来就约上了费宣去书店买书,我俩一头扎进书堆就不愿出来,翻这本也想要,翻那本也想要,最后好不容易挑了一堆出来,喜滋滋的就抱回酒店了。有雷.斯潘根贝格的《科学的旅程》、魏格纳的《海陆漂移学说》、佩雷菲特的《停滞的帝国——两个世界的撞击》、李贤的《亲近亚马逊》还有几十本彩色插图的的发现之旅丛书,这些书都是我们最喜欢的,看着这些书我和费宣心中都有说不出的激动,这次的活动可以说已经接近尾声了,但是我们的脚步是永远也不会停止的。明年我和费宣将走上南美的大地,我们要去穿越亚马逊,从源头到它的出海口,现在想想都觉得刺激。穿越亚马逊,队员除了我和费宣外,我们希望还能有更多的人参与到其中。一直关注着支持着我们的朋友,我诚心的邀请你和我们一同前往,唯一的条件就是你得是热带植物学领域的专家。你不需要担心费用,只要有足够的勇气与信念,不怕亚马逊的蚊虫叮咬,不怕食人鱼,哪怕是被食人族抓了把我们一锅炖了你都不怕,那就跟我们走吧!

 

      虽然我们现在回来了,但是路照样要走下去,我们不会因为这件事就放弃。现在只要签证一下来我们又能踏上撒哈拉的土地了。之前的磨难我会铭记心中,从中吸取经验与教训,以后的路我们将走得更有信心。

 

      这次一下飞机就被热情的朋友和媒体记者们给包围了,不但云南本土的媒体派出了记者,就连CCTV10百科探秘栏目和天津广播电台的记者都赶来了,我和费宣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就算我们在外面吃再多的苦,只要一想到“家”里的你们一直都在关注和支持着我们,我和费宣就不会轻言放弃,是你们的支持和关注让我和费宣有勇气有信心一直走下去。一路走来,真的要谢谢所有的朋友们!我和费宣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的。以前在路上的时候,我没有时间和大家交流,现在在这个短暂的休息期间,我有足够的时间来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

 

网友柠檬水留言说“豹哥,签证的事情有眉目了吗?辛苦您们了啊~~~

回答:目前正在重新申请埃及的签证,过几天就会有结果了,谢谢你一直以来都支持着我

 

网友十年前很帅说“有机会鼓励楼主把中国农村走一走,特别是国家级贫困县,最好来山西看看”

回答:这是个不错的提议,等时间允许了我想我会去的。

 

网友秋水如烟说“今天是13号了,不知博主是否已经脱离困境?”

回答:目前我们已经回到北京了,正在等待签证办理,谢谢你的关心。

 

网友№若&玛∮说“本来就对非洲充满着好奇与向往,后来看到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更是爱上那片神奇的土地,还有撒哈拉威人的可爱,现在亦是加剧……请问你们是探险团对吗?我能加入吗?从小梦想成为探险家的人。”

回答:我们之后的穿越亚马逊活动欢迎你来参加。希望你带着梦想走下去。

 

网友苦禅说“豹走天涯,你好,你是记者?是探险家?我转了你的一张图,我好感动的一张------最后一张,希望你不要见怪;再有爱心再咋样,也要注意安全呀!保重!!!”

回答:欢迎转载,不过要注明出处哦!

 

网友bear230409说“飞豹老师,别着急。人在异乡,只要安全就会好的。相信会有解决的办法。随后的行程照样会精彩。”

回答:谢谢你的关心,你说得对,安全最重要。另外,我们也相信一切问题都会有解决办法的。

 

网友曲终人散说“你好~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哦~那里那么热,为什么你们还有围一个围巾啊~?”

回答:围巾一能防止太阳的暴晒,二能阻挡风沙,三还能起到伪装的作用,防土匪~

 

网友摩珂迦耶说“这样的话这个活动不就是失败了么?利比亚也没去成。两位探险家出发前就应该把签证问题处理好啊!怎么老是出这样的问题,提前不作好准备就敢出去探险,真的是不怕死呢!媒体宣传中介绍的金飞豹感觉上是无所不能的啊?这次怎么吃瘪了?”

回答:之前确实已经把签证问题办妥了,中国人不是常说“计划没有变化快”么,国际风云变换万千,有些事情不是个人的能力就可以搞定的。另外,活动都还没有结束,哪来的失败一说?

 

     今天先回答部分网友的提问,其他的问题请允许我之后慢慢作答,有问题的网友现在也可以提,我会一一回复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