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中国外交官阿法院“刀下”救人实录_6月11日_D67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230  更新时间:2009-6-12
 

611 

      昨晚一直没睡好,被怀疑为间谍可不是个小事,护照也被收走了,今天还不知道警方会怎么处理我们。真是让人感到郁闷啊!我们并不知道使馆门口不能拍照,拍照时向导也没有提醒我们,其实在我们的照片中也没有拍到使馆的大门,只是摄入了一段围墙罢了。昨天在警局我们也主动删除了在使馆门外拍摄的照片,希望我们这种积极配合的态度能够让警方对我们从轻处理。

 

      早上8点半,我们准时来到警局,让人没想到的是警方已经向当地法院起诉了我们,今天早上将会由法院对我们做出正式的判决,由法官来决定我们将会受到的处罚。容不得我们解释和反抗,我和费宣被押上警车带到了法院,向导拉明被认为是相关责任人,也被警方扣住带到了法院。

 

      看到警方的这个阵势,我感觉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我马上向警方要求要联系中国大使馆。我告诉警方我们不能在没有中国大使馆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接受他们的审判,作为中国公民,中国大使馆有权知道详细的情况。警方允许我们和中国大使馆进行联系,我把现在的情况向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做了详细的汇报,大使馆方面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表示会马上派出工作人员到我们所在的法院进行处理。

 

      我把法院的名称告诉了大使馆的联系人,他们表示会尽快赶到法院,让我们不要着急,随时和他们保持联系。得到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会马上赶来的消息后,我的心里安定了不少,静静的坐着等待亲人的到来。拉明有些紧张,他告诉我们如果罪名成立的话,我们有可能会被勒令离境,严重的话还可能被罚款和拘留。这到让我没有想到,拍张照片会引来这么大的麻烦,这里的法律也太严厉了吧!

 

      过了一会,法警询问我们使馆的工作人员什么时候能赶来,开庭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如果到了开庭时间他们还没有赶到的话,就只能直接开庭进行判决。听了法警的话,我马上又给大使馆打了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使馆已经派出聂主任和马先生前往法院处理我们的问题,估计马上就到了,让我们安心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门处却始终不见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的身影。我的心里不禁有些发慌,要是真的被勒令出境或者被拘留,那麻烦可就大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身上,希望他们能向法官进行解释,争取更宽大的处理。

 

      又等了一会儿,开庭时间到了,法警要求我们关闭手机进入法庭。我向法警提出关闭手机后中国使馆工作人员可能无法找到我们,要求保持手机畅通。法官拒绝了我的要求,要求我必须保证手机在判决过程中处于关闭状态,我看了一眼法院大门,无可奈何的关闭了手机。

 

      在法庭上,法官宣布我们在使馆前拍照的行为违反了阿尔及利亚的相关法律,根据规定,我们将被当庭拘留,直到71日对我们提出正式起诉后再进行正式判决。听明白法官的话以后,我和费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拘留到71日再进行正式判决?我和费宣都激动起来,一再向法官要求对自己进行辩护,但是由于语言的问题,法官并不能清楚的明白我们想要表达的意思,一时间场面甚至有些混乱,法官要求法警立即对我们进行拘留。

 

      就在我几乎已经绝望的时候,两个男人冲进了法庭。熟悉的黑眼睛和黑头发——是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赶到了,看到他们的身影,我突然间觉得有了依靠,慢慢冷静下来。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礼貌的向法官解释了我和费宣的身份以及我们来阿尔及尔的目的,冷静下来的我和费宣也向法官保证在埃及使馆门前拍照的的事情完全是不知情的情况下无意为之,违反了阿国的法律我们感到万分的抱歉,请法官重新考虑对我们的处罚。在使馆工作人员的翻译下,法官终于明白了我们的意思,他对我们穿越撒哈拉的活动很感兴趣,我趁机向他描述了我们此次沙漠探险活动的内容、主题及目的。

 

      鉴于使馆工作人员详细的解释和我们良好的态度,法官最后更改了之前的判决,由拘留改判为勒令我们在24小时内立即离境。虽然还是被勒令出境,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在等待法院判决书的时间里,我和费宣拉着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在关键时刻赶到法院解救我们的是中国驻阿尔及利亚大使馆的聂主任和马先生,面对我们的感激,聂主任一再的告诫我们在以后的行程中一定要特别的小心,各国政策和忌讳各不相同,稍不留神就可能惹祸上身。心有余悸的我们自然连连点头,这次的教训足以让我们铭记一生了。

 

      由于法院要求我们在24小时内离开阿尔及利亚,时间显得非常紧迫,埃及签证是无法再等了,我们必须先离开阿尔及利亚再重新进行申请。现在我们面前有两个选择:一、转道邻近国家继续等待埃及签证,但是由于中国护照在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不能免签,要入境必须先办理签证,时间紧迫。二、先回北京,向埃及驻北京大使馆重新申请签证,取得签证后再继续完成本次撒哈拉探险活动。我和费宣经过紧急的商议后决定先折返北京,向埃及驻北京的大使馆重新申请进入埃及的签证。不管怎样,我们都不会放弃我们的撒哈拉探险,我们一定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争取一个最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