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北非谍影_6月10日_D66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451  更新时间:2009-6-11

610  阿尔及尔 

 

      今天早上11点左右,我和费宣再一次来到了埃及驻阿尔及利亚的使馆门口,这已经是我们第八次来这里了,来的路上我和费宣说“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来这里”。

 

      来到使馆门口,我看时间还早,就想说让费宣帮我拍张照片留个念,怎么也得纪念一下这个来了8次的大使馆,于是就站在大使馆门外的一堵围墙下叫费宣照相。费宣拿出相机,刚刚“咔嚓”了两张,一个高大魁梧的使馆警卫就奇迹般出现在了我和费宣面前,看那架势貌似是要请我俩去警卫室喝咖啡。进了警卫室,那大哥就开始了激光枪般的盘问,我们一听脑袋就大了,我和费宣怎么就成了“间谍”了呢?间谍这么极具技术含量的工作我和费宣做得了么?警卫大哥激动,我们也激动,又加上语言上多多少少存在点障碍,任凭我们怎么解释都没用,他根本不听,感觉就是鸡同鸭讲。我们还没解释完就看到那警卫在拨电话了。不过5分钟时间,一票荷枪实弹的警察就杀进了警卫室,看来我们又得换地方喝咖啡了。

 

      几分钟后我和费宣被带到了使馆附近的警察局,双双被关进了一间房子里,警察是一波接一波的轮着进来盘问我们,那警衔是一次比一次高,看得我不禁全身一抖,脑中响起一个声音“事情很严重,后果很可怕……

 

      警察一开口就是一大堆阿拉伯语,我和费宣完全听不懂,基本上就是一问三不知,我们只能不停的说着“It’s a misunderstanding(这是一个误会)”,警察一看傻眼了,搞半天原来我俩不懂阿拉伯语啊,于是只好折返身出去找了一个懂英语的人进来做翻译。找到翻译以后他们就开始了打破砂锅问到底式的盘问,短短数十分钟里就把我和费宣的祖宗三代给查得是一清二楚的,一轮又一轮的盘问弄得我俩筋疲力尽,整个盘问过程里我脑中始终不断闪现着燕小六手舞大刀嘴中喊着“有没有人证、物证、暂住证。姓嘛,叫嘛,从哪来,到哪去,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说说说说说!”的场景。

 

      好在这次的警察大哥不像那个警卫那般激动了,给了我俩足够的时间解释。我们告诉他说我们并不是在搞什么间谍活动,我们只是普通人,来这里是进行穿越撒哈拉的探险活动的。我们之所以在这里照相只是想留个纪念,不是搞什么破坏活动,而且我们并不知道这里是不能拍照的,也没看到哪里有禁止拍照的标识。以前在别的使馆门口拍照时也没有什么人来制止,所以我们就以为这里也是一样的,如果知道这里不能拍我们肯定是不会照相的。

 

      我们解释完了,但看那些警察的表情貌似不相信,我心里有点担心,生怕他们把我和费宣当做间谍给办了,于是趁那些警察不注意的时候赶紧发了一个短信给国内的朋友,让他马上打电话给中国驻阿尔及利亚大使馆向使馆工作人员寻求帮助。事后据朋友说,他打电话给使馆的时候,使馆工作人员非常的关心这件事,立马就答应和当地警方联络看怎么解决这件事情。我和费宣被关在小屋子里差不多2个多小时候后就看到当地警方拿着一大摞的文件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就让我们签,我一看那些文件,全都是阿拉伯语的,密密麻麻一排,什么都看不懂,我们哪敢签啊。警察看我们有点犹豫,就说“签了就放你们走!”,正好这时又收到国内朋友的短信说使馆已经和相关部门沟通了,让我们放心,看完短信心里稍微的放松了一点。于是和费宣商量说签了吧,我就不信了一个国家会无耻到骗我俩签什么卖身契?大着胆子把字签了,没想到真的就把我俩放了出来,只不过把我们的护照给扣押了下来,要我们第二天的早上再去警察局去领护照。

 

      走出警察局,我和费宣不约而同的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互看了一眼,无奈的笑了。

 

      我看费宣在打电话向家人保平安,突然想到应该给中国驻阿尔及利亚大使馆打一个电话,谢谢他们的帮助,要是没有他们,估计我和费宣还在警局里待着呢。拨通了使馆的电话,告诉他们说我们已经出来了,非常的感谢他们及时的帮助我们。

 

      回想一下这些天来的事,真的是哭笑不得,签证一拖再拖,好不容易熬到可以去使馆看结果的时候却被人当做间谍给抓了起来,哎,我们这是倒了几辈子的血霉啊,回去可以去买彩票了。九九八十一难,不知道我和费宣经历到第几难了,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