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无处不在的黑导游_6月6日_D62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313  更新时间:2009-6-6

 

66  阿尔及尔(Algiers

 

      今天早上我们启程返回阿尔及尔,距离我们向埃及驻阿尔及尔大使馆递交签证申请已经过去了整整五个工作日,按照签证官的说法今天应该就会知道能否获得签证,我们已经耽搁了那么久,真恨不得马上就得到一个准确的消息。

 

      因为道路不好,车子很颠簸,我坐在车上心里老是不安稳,总觉得我们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但总是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想了半天,终归还是不放心,于是问费宣:“我们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费宣一脸茫然,翻找了一下随身的物品:“没有啊!”我告诉费宣我觉得我们有什么东西忘记了,但是我想不起来是什么?“是不是卫星电话?”“不是!”“相机镜头?”“不是!”看着我们到处翻找,拉明问我们在找什么?我告诉他我觉得掉了东西了,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我们在检查自己的东西。听了我的话,拉明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嘴一下张得老大,汗水刷一下就掉了下来……一看他的样子,我突然想起来自己要找的是什么了。

 

      昨天入住酒店时,酒店老板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压住我们的护照,在国外护照就是我们的身份证明,没有它基本寸步难行,还可能被认为是偷渡者,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我们自然是不同意,争论了半天之后,我们提出要换酒店,拉明不同意,他告诉我们附近没有其它的酒店,如果不住这里的话,我们只能露宿。最后拉明有些不耐烦了,让我们把护照交给酒店,保证不会有什么问题,明天早上他就会把护照完好无损的还给我们。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把护照交给拉明去办理入住手续,但是今天早上他并没有把护照还给我们。

 

      我看着拉明,他支吾了半天最后一摊手,无奈的告诉我们他今早忘记了要拿回我们的护照。这一惊非同小可,别的东西丢了还无所谓,护照要是掉了,别说是接下来的探险,就是在阿尔及利亚我们也寸步难行,搞不好还要被遣送回国。此时我们已经走出了一百多公里,但是也顾不得了,我马上要求司机转回去拿护照,拉明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一路上几乎没怎么说话。

 

      还好酒店老板爽快的就把护照还给了我们,拿到护照我和费宣才松了一口气,重新坐上车开始向阿尔及尔前进。看着拉明一直不说话,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刚听到他忘记拿护照的时候,我一着急埋怨了他几句,想来他也不是故意的,刚才的态度真是不应该。为了缓和气氛,我主动向拉明道了歉,解释自己因为签证问题一直滞留这里,心里很急躁所以才发了火。拉明好奇的问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去埃及也是旅游吗?反正在车上也没有别的事情,于是我详细的给他解释了我们此次的探险活动和我们的目的。

 

      拉明陪了我们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知道我们来非洲的目的,他所在的公司是此次为我们安排全部探险行程的英国探险公司在阿尔及利亚的合作伙伴,我们在阿尔及利亚的全部探险需要就是由他们负责提供和解决。说起来我们此次会滞留在阿尔及利亚,他们也有一定的责任。我们原定是要在国内申请全部途经国家的签证的,是他们告诉我们利比亚和埃及可以由他们帮我们代办落地签证:“那非常容易,而且更快捷!”我们只需要把签证的费用付给他们,由他们去为我们办理,剩下的就不用我们操心啦!出于对他们的信任,同时也想省一点事和时间,所以我们同意了他们的建议,没想到偷了这一点懒却让我们陷入了今天这个进退不得的局面。当我们被告知他们无法获得利比亚的签证时,我们没有更多的去责备他们,因为一个国家政策的变化也不是他们一个小小的探险公司可以改变的。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拉明听完我的介绍后却愤愤起来,他认为英国探险公司欺骗了他们,这么大的一个活动,他们应该得到更多的利润才对,英国公司一定把大部分的钱都装到自己的口袋里去了。看着拉明若有所思的神情和不时与司机交错的眼神,我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也许我不该跟他说那么多!

 

      中午我们赶到了埃及大使馆,大使馆告诉我们可以办理签证了,但是我们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却告诉我们明天再来。这下我们已经开始雀跃的心又忐忑起来,难道又出状况了?为了稳妥起见,我们又向工作人员确认,是否已经同意签证?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申请已经通过,明天带护照来办理签证。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以后,我和费宣开心得不得了,终于可以去埃及了,虽然埃及大使馆的工作效率低得吓人,明天递进护照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到签证,但这毕竟是一个好兆头,我们又可以继续进行我们的探险啦!

 

      离开大使馆,我和费宣看什么都觉得顺眼,连街头推销东西的小贩看上去都那么可爱。拉明说有事要回去一趟,我和费宣决定自己到海边去看看。拉明建议我们可以做公交车去,他把我们带到公交车站,告诉我们直接坐到终点就可以了,把我们送上车后,拉明和司机就离开了。

 

      第一次坐阿尔及尔的公交车,感觉很新奇,司机是个很老很老的老头,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大的年纪,但是估计应该有60以上了吧?这年纪还开公交,让人感觉有点玄啊!坐这个公交车让我想起我们小时候,当然不是说车子旧,而是说坐车的感觉。没座位的人可以坐在司机旁边的引擎盖上,我小时候可没少坐这个位子,难得今天可以重温一回,我让费宣给我拍一张照片作为留念。照片拍出来我很满意,坐在旁边的小朋友很配合,童真的笑脸为照片增色不少。

 

 

      海边很美,地中海的微风轻轻的抚摸着我们的头脸,带着些许的腥味但并不讨厌。海边有很多的房子,建房的人一定很爱这片海洋,所以要把自己嵌入这美丽的景色。在路边我们发现了一所修建于1889年的房子,真是不折不扣的百年老宅啊!为了更结实,很多房子修建了特别的支架来保持平衡,看上去很像湘西、贵州一带的吊脚楼。两个少年在海边的沙滩上晒太阳,可能是刚从海里游泳上来,潮湿的裤子上沾满了泥沙,看见我在给他们拍照,都对我友好的露出了笑脸。

 

 

      我和费宣正在逛着,突然街边一个穆斯林美女跟我们打起了招呼。这个女孩子很热情,英语说得也很好,她问我们是不是来阿尔及利亚旅游的?对阿尔及利亚感觉怎么样?有美女主动打招呼让我们觉得很高兴,当我们把穿越撒哈拉的探险告诉她以后,这个女子对我们表示了极度的钦佩,她表示她很喜欢中国,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去中国。我们自然是非常欢迎,对她说要是她到中国的话记得要来昆明,我们会带她体验最美的彩云之南。

 

 

 

      显然美女对费宣更感兴趣,不一会两人就热络得像老朋友一样了,插不上话的我只能在旁边无聊的东张西望。也许是阿拉伯女子对大胡子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在这里,费宣总是比我更受欢迎。看着和美女聊得兴致勃勃的费宣,我不禁有些愤愤:看把你美得,回去让嫂子和你算账!

 

 

      告别了美女,我看到街边有一个小小的理发室,突然想去剪头发,我要精神焕发的进入我们探险的最后一站。走进理发室,理发师傅是个热情的中年帅哥,我请他帮我把头发剪短一些,让我看起来精神点。理发师傅手艺不错,三两下就把我打理得清清爽爽,我问费宣要不要剪?费宣说要保持原生态,坚决不肯剪,我觉得他是舍不得他那讨人喜欢的大胡子,要保持形象继续做“沙漠万人迷”。

 

 

      剪完了头发我们就回了酒店,一进大堂就看到拉明和他们公司的经理菲萨尔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了。拉明告诉我们,从今天起一切费用都要由我们自己来支付。这怎么可能?我们大吃一惊,我问他们为什么?拉明手一摊:“因为英国的探险公司没有支付今天及以后的费用。”我一听就火了,但是不得不按捺着性子向他们解释,我们已经把所有的费用都支付给英国的探险公司了,这其中就包括我们在利比亚和埃及的签证费用和在阿尔及利亚境内的所有服务费用,如果英国的探险公司和你们之间有什么比例分割的问题,你们应该和英国的探险公司进行交涉,而不应该由我们另行支付。可不管我们怎么说,他们都不为所动,最后菲萨尔一耸肩:“没钱我们无法接待。”说完竟然自顾自的走了。只留下我和费宣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哪有这样把客人丢掉不管的?要是在国内,这样的行为一经查证足以让他们赔得倾家荡产,但是在这里,我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拉明一个人出现了,让我们另行支付一笔费用,然后就会帮我们办理入住手续。这完全是赤裸裸的敲诈,我们毫不犹豫的回答:“不可能!如果你们坚持不为我们办理入住手续的话,我们就要去投诉你们,到你们的旅游部去告你们!”拉明听了瘪瘪嘴,不屑的看看我们,冷笑着走了。看着他那张黑黑的胖脸,我的肺都要气炸了,枉我之前还把他当做一个热情诚实的好青年,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

 

      好不容易抑制住自己的愤怒,我们马上联系了英国的探险公司,把菲萨尔和拉明的要求告诉了他们,请他们和菲萨尔进行交涉,尽快解决这件事。英国探险公司表示会尽快为我们处理,让我们呆在酒店,尽量不要外出或者离开。我和费宣坐在酒店的大堂里相对无言,60天的探险过程中,我们始终真诚的对待我们遇见的每一个人,因此我们得到了很多的新朋友,有一些甚至像兄弟般的亲近。和拉明交往的过程中,我同样真诚的去对待他,却没有想到得来这样的结果。

 

      枯坐在大堂中焦急的等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没有心情去吃晚饭,我和费宣不时相对苦笑,就在今天下午,我还以为我们的坏运气已经过去了,谁知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其间打过几个电话询问,答复总是正在协调中,直到晚上9点多,总台终于通知我们可以入住了。看来探险公司已经和菲萨尔达成了协议,但是明天的情况会怎样呢?明天还要到大使馆办理签证,而我们的代理号在拉明的手中,没有这个是无法办理的,他会用这个来要挟我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