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回到古罗马_6月3日_D59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4050  更新时间:2009-6-3

 

63  杰米拉(Djemila&君士坦丁(Constantine

 

      天气依旧晴朗,临着海的阿尔及尔(Algiers)气温没了内陆那样的灼热,她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海风拂过的痕迹,空气中弥漫着大海特有的味道。早晨的太阳是温和的,令人格外舒心。拉明一早就来叫我们了,因为今天的行程排得很满,早上要赶到杰米拉(Djemila),下午要去君士坦丁(Constantine)。

 

      杰米拉(Djemila),1982年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是阿尔及利亚的宗教圣地,古代名城,座落在北非塞蒂夫省(Setif900多米高的山丘上,杰米拉遗址使阿尔及利亚成为拥有世界上最壮观的罗马遗址的国家之一。尽管这个遗址本身的占地面积并不是最大的,但它却保存得很完美。

 

凯旋门

 

      到了杰米拉,我们站在地势稍高的一个山坡上,整个古城尽收眼底。和今天的城市比起来,杰米拉算不上大,甚至可以说很小,但在3000年前,这个占地约有2平方公里的城市堪称大都会。在拉明的带领下我们漫步进了城,进城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是被震住了。起初在山坡上时,由于距离还有点远,感觉仅只是她很大,可等我们真的置身于城里时,我才明白什么叫做宏大。那些早已成为残垣断壁的建筑依然透着雄伟,时间只能侵蚀她的外表,却永远也毁不掉她的气势。

 

      杰米拉地处偏僻之处,交通不算便利,来这里的人很少,山坡上只有几个小孩子开心的玩闹着,除了他们和我们外,我再看不到还有什么人了。拉明在前面带路,我和费宣拿着相机走在后面一直拍个不停。拍着拍着不知道从哪蹿出来一个人,上来跟我们打招呼,叽里呱啦一阵后我总算弄明白了他是这里的管理员。他很开心的主动要求带我们四处参观,我猜他一定很激动,总算有人来了。

 

      杰米拉的城市布局很完善,城中各类公共设施也很齐全,想当年古罗马人在建造她时一定经过了精心的设计与规划。城内有巨大的广场、宽阔的街道、神庙、神殿、大教堂、集市、歌剧院、公共厕所、澡堂以及关押犯人的监狱。

 

古城遗址

 

      跟着管理员穿过两旁都是高大石柱的街道后来到了城北的神殿,殿中供奉着朱庇特,也就是希腊神话里的众神之王宙斯和他的老婆赫拉(朱诺)。可惜的是,殿中的神像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没有管理员的解说我们根本分不清楚这些神像是谁。伟大的宙斯如今也只剩下光光的躯干,头、手、脚早已不知了去向。看着这些不是没了头就是没了身子的石像,不知作为被供奉的神门有何感想。

 

宽阔的街道

 

      离开神殿,管理员领着我们来到了城中心,来的路上,一排熟悉的东西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一个长方形的石台子上整齐的布满了一个个近似圆形的孔洞,那形状和马桶没两样。石台子,上面是座便器,下面则是坑槽,内有不断流动的水把污物全部冲走。这种厕所在当时来说算是干净的了,坐与坐之间的的距离很近,人们一边方便还能一边和左邻右舍聊聊国家大事生活琐事,还真是又解决了人身一急,又拉近了人们之间的距离,这个厕所真是个好东西。管理员告诉我们说古城里有两个厕所,分别设置在古城的两端,很大程度上解决当时人们如厕的问题。想想杰米拉,一个只有2平方公里左右的城市里就有两个这样的厕所,在想想现在的我们,诺大的城市里公厕少的可怜,有时候为了找个厕所真能把人憋死。我们的城市规划有些地方还真不如杰米拉人性化。

 

公共厕所

 

      看完厕所怎能不看澡堂。公共澡堂在古罗马广受欢迎,因得到国家或私人资助,通常入场费很低廉,有些甚至免费。所以不分贫富,只要是罗马公民便相拥往澡堂去饱眼福,洗澡。整个罗马帝国时代,澡堂成了人人趋之若鹜的休息、娱乐及欢宴叙旧的场所,是社交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杰米拉是古罗马人建立的,城内自然少不了澡堂。管理员也很有兴趣带我们去澡堂遗址看看。但可惜的是遗址现在已经看不出澡堂的痕迹了,只在澡堂外墙的地上有一个四叶草形状的洞还保存的很完整,管理员说那是澡堂的下水道,从澡堂里出来的废水都经由这个下水道流出城外去。

 

废墟中的雕像

 

      离澡堂不远就是当时杰米拉的集市。市场内保存的还算完好,一个个的石台子仍然立在原处。管理员带我们来到一个奇特的台子面前,这个台子上有大小不一的几个槽子,他一边比划一边向我们解释着这些槽子的用途:当年还没有秤这种东西,为了称量谷物,聪明的人们发明了这种“公平秤”,用台子上这些不同大小的容器来称量东西。

 

交易市场上的谷物度量衡

 

      在杰拉米有一个可容纳3000人的露天歌剧院,只是因为这所城市占地面积狭小,古罗马人不得不把歌剧院建在城墙外面。这个歌剧院是以场内的一幅镶嵌画的名字来命名的。剧场中建有一个庭院,周围环绕着18个房间,房间内都装饰有一些立柱。可是现在看来看来,除了歌剧院的半圆形看台以及看台下的几处楼梯保存的很完整外。那庭院,立柱和房间早已被一地的乱石和丛生的杂草所替代了。我很难从这些杂乱的物体想象出当年歌剧院是怎样的热闹与辉煌,它透露出的只有淡淡的悲凉,人去楼空,大概就是这样。

 

露天剧场

 

      在这个城市的一角,有一个狭小且不起眼的房子,入口处长满了杂草和野花。费宣好奇的钻了进去,外面看着小,里面果然也很小,装不了几个人。管理员说这是城中唯一的监狱,我和费宣听后不禁有些惊讶,想不到这里的监狱会这么的小,看来这里的居民一定都非常遵纪守法,所以才弄了这么一个摆设似的监狱放着,不得不感叹,当年的杰米拉不是一般的和谐啊。

 

古罗马监狱

 

      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国家的发展程度取决于城市化的发展程度,一个城市的健康发展,公共设施的建设是至关重要的。站在这些建筑的颓垣断壁间,我仿佛看到了那个骄奢、繁华的帝国以及她统治下的每一个城市热闹的景象。

 

      距杰米拉100公里处就是君士坦丁(Constantine)的新城。君士坦丁,北非历史名城,四周砌有石墙。迦太基人称为卡尔塔(Carta),罗马人改称锡尔塔(Cirta),公元311年左右被毁损后,在君士坦丁大帝时修复,故名。此后曾多次被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占领。1826年宣告独立。1837年被法国人占领。

 

在山顶眺望君士坦丁的新城区

 

      现在的君士坦丁新城是一个漂亮的城市,整个城市依托山体而建,一条幽深的峡谷穿城而过,有三座跨越峡谷的大桥,空中也有缆车,交通非常的便利。我们入住的酒店是君士坦丁最古老的酒店,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由法国人建造。这是一间古老的酒店,酒店内的每一个房间都保持了一百年前的模样,楼梯处的电梯也是古老得吱吱作响,每次只能乘坐3个人,多一个都塞不进去。大堂内的装饰极具欧洲色彩,看着那些绚丽的彩色玻璃映出的阳光,有那么几秒我竟然觉得自己置身在了欧洲古典奢华的宫廷里。能在这样的酒店里住上一晚真的是种不错的享受。

 

 

100年前的老式电梯

      这次来撒哈拉是值得的,不仅经历了茫茫无际的大荒漠,还有幸感受了璀璨的古代文明的洗礼。听拉明说埃及也有很多类似于杰米拉的古遗迹,心里真的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