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大人国历险记_5月27日_D52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3070  更新时间:2009-5-27

  

      顶着烈日开车继续前行,车外的温度达到了50以上,车内就更加恐怖了,整个车子就是一个移动的烤炉。坐在火热车厢中的我却没怎么在意这吓人的热度,因为我的眼前仿佛还是刚才那一幅幅美丽的岩画,那生动的狩猎画面怎么也挥之不去。正当我深深的沉浸在回味中的时候,突然听到康尼在叫,糟糕,我们的车子又陷进沙子里去了,今天不知道陷了多少回了,撒哈拉的沙子果然不是开玩笑的。拉开车门迅速蹿了下去,只见康尼拿着铲子拼命的铲着车轮附近的沙,等铲得差不多了,司机大哥一声令下,康尼和费宣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开始推车,还好陷得不算太深,没怎么费力车轮就出来了。重新上车,走了没多远,康尼就提议休息算了,这种温度下开车,谁都受不了。正好这个地方的景观比起之前来说更加的奇美,停车休息顺便看下奇观。

 

      司机大哥把车停在了一块巨型岩石下的阴凉处,站在凉处,放眼四周,收进眼里的全是各式各样奇怪的石头,有怪石,找费宣。一看有那么多的石头,费宣立马来了精神,拿上他的小锤子就跑了出去,我和康尼也马上跟了过去。

 

      还没跑出多远,我就被眼前所见的一切给震住了。在费宣眼里,也许只有怪石的成因或是所含的物质,可是在我看来,这些石头,是上天鬼斧神工的成果。望着它们那奇异的造型,我怎么觉得我来到的不是撒哈拉,而是一个奇幻的乐园。

 

 

      站在这些神奇的石头下,我总觉得自己变成了格列佛,而我所在之处也不再是撒哈拉,而是大人国中的某个动物牧场,巨型的动植物随处可见,在这些高大威猛的动物面前,我们渺小得犹如掌上玩偶。

 

 

      牧场上一片温馨,近处有一对小猪旁若无人的亲吻着,远处一只小绵羊悠闲的散着步,身上长满了蜷曲的羊毛,也许它正等待着主人来为它剪毛。旁边是一丛早已成熟了的蘑菇,不知道味道可好,可惜站在它们面前的我太过渺小,要不一定要尝上一尝。

 

 

      正在神游大人国牧场的我被费宣一巴掌拍醒了,回过头来看到他笑嘻嘻的望着我,不知道是天气太热还是因为激动,费宣的脸色红得就像熟透了的苹果。我说这里的石头已经不能用神奇美丽来形容了,它们好像具有某种魔力一般,你只要看上一眼,整个人就会被拉进那个奇幻的世界中去。

 

      费宣说这里的石头属于砂岩,是沉积岩的一种,通常呈淡褐色或红色,主要含硅、钙、黏土和氧化铁。它们都是经过水冲蚀沉淀于河床上,经千百年的堆积而成。我们现在所在之地在很久很久之前属于古地中海海域,大约在距今2.8亿年前,地球上的海陆分布格局与今天完全不同。那时,在冈瓦纳古陆的北部与欧亚古陆的南部,是一片规模巨大的古海洋——古地中海,地质学家也称它为“特提斯海”。当时的古地中海面积非常大,它不仅覆盖了整个中东以及今天的印度次大陆,就连中国大陆和中亚地区,也几乎全被古地中海浸漫。起初这些奇怪的石头全都在海里,后来随着非洲大陆的不断抬升,古地中海面积的不断缩小,这些沉在水中的石头逐渐的露出了地面。石头的这些神奇造型在水里的时候就已形成了,它们的表面上附着了一些锰镍矿物,形成了一个坚硬的外壳,很好的保护了这些石头不被破坏。但当石头露出地面后,由于气候炎热,温度过高,风急沙多,这些砂岩的内部开始起了变化,不断地变疏松,外部也在风化的作用下一点点的剥离脱落。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奇特造型早已不是最初的原始形态,不过在我看来,它们的样子更加活泼与生动。

 

      这些砂岩最高的有10多米,普通的都有4左右,我们的车可以自如的穿行于其中。现在光站在一旁看看就觉得乐趣无穷,很难想象当年沉在海中的它们能带给那里的动物怎样的欢乐,它们也一定当这些石头是乐园吧。

 

      我们在这里走了几天,方圆几百公里内都是荒无人烟的茫茫沙漠,偶尔能看到几匹奔跑的瞪羚,或者是正在吃草的骆驼,出此之外再看不到别的东西了。离大人国不远的地方,我和费宣发现康尼蹲在沙地上,他面前放了堆东西,隔得有点远,看不太清,康尼向我们招了招手,等我跑到面前一看,原来是鸵鸟蛋呀,还有好多颗。问康尼说怎么不见鸵鸟呀,只见康尼哈哈笑了起来,说这个是西瓜,不是鸵鸟蛋,这些西瓜只是干了。康尼指着另一边说还没熟的在那,边说边走了过去,随手掰开了一个,一股西瓜的清香扑鼻而来,我激动的抓过来就想吃,康尼见状立马拉住了,说这个不能吃的,不过你可以用手蘸了尝尝。我一尝,是很清凉,不过却很苦,就像黄连。我立刻选了几个干了的打算带回去,直觉告诉我这个瓜的药用价值一定很高,口感又凉又苦,经过培育的话难说会成为做西瓜霜最好原料,也有可能会是不错的西瓜品种。

 

 

      回到车上,我们看到司机大哥已经等得睡着了,费宣也挨着司机大哥作起了好梦,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康尼看着我无聊的样子,悄悄问我要不要去洗澡?“什么?这里可以洗澡?”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洗澡的我自然对这个问题非常感兴趣,可这附近又实在不像有水可以洗澡啊?康尼嘿嘿一笑,一副山人自有妙计的样子,他可是这里的地头蛇,跟着去看看也好,难道这附近真的有水?

 

 

      我们蹑手蹑脚的下车,结果还是把司机给吵醒了,康尼看他醒了,就问说要不要跟我们去个好地方,司机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康尼带着我们七弯八折的走了半天,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丛比人还高的纸莎草,草的背后有一个石洞,我惊讶的发现石洞里竟然有一汪清水。看着康尼得意的神情,我是真的服了,这小子对这片沙漠熟悉得就像自己的家一样,谁曾想在撒哈拉沙漠的深处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天然的浴池。因为石洞很小,康尼和司机大方的把洗澡的机会让给了我,我也顾不上客气啦!脱掉衣服就泡了进去。天啊!没在沙漠中行走过的人是不会理解在炙热的沙漠中突然被清凉的水波拥抱是一件多么舒服和幸福的事情,我深深的吸了一口这里湿润的空气,连日来的疲惫仿佛一扫而光,我惬意的泡在这个天然澡盆里简直不想起来了。

 

      因为要赶路,我不得不离开这个舒服的浴池回到休息地,睡醒的费宣听说有这么个好地方懊悔得不行,连连埋怨我没有叫上他。望着车窗外模糊的影像,一身清爽、心情大好的我忍不住哼起了小调,没想到这短短的一天之中就让我见识到了这么多神奇美丽的景物,神奇的撒哈拉沙漠里究竟还隐藏着多少未知的神奇和惊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