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一万年前的博客_5月27日_D52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570  更新时间:2009-5-27
 

 

      天气越来越热,昨天温度计显示气温已经超过了50℃,汗水刚刚从身体里冒出来马上就被蒸发了,饮用水的消耗量高得吓人,感觉喝下的水只是在喉咙里打了个转就变成汗水流走。头巾现在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了,这真是一个好东西,不愧是沙漠民族在长期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智慧结晶,又防风沙、又防太阳,别看厚厚的一层,其实一点都不热。

 

      因为路不好走,昨天我们的骆驼有一匹受伤了,图阿雷格人的骆驼就像中国农民家里的耕牛,都是他们心中的宝贝,哈宾老爹看见骆驼受了伤,前面的路肯定走不了了,于是和我们商量,希望能够让他带骆驼回去治疗。看见哈宾老爹心疼的样子,我们也不好勉强,好在前面的路程也不远了,只能用卫星电话联系了探险公司,请他们派越野车来接我们,让哈宾老爹和塞尼带着骆驼回去。

 

      乘坐越野车前进的速度比起走来也快不了多少,沙子太软,车轮经常陷进去,碰到这种情况只能下车来推,一天下来,感觉比徒步行走还要累。而最危险的是翻越沙梁。在翻越沙梁时,由于很难每一次都能根据沙梁的坡度、坡高和沙质的软硬准确地掌握车辆起跑及冲坡的速度。速度过小,车辆无法冲上沙梁或被架在沙梁上。速度过快,车辆在翻越沙梁后容易造成飞车,造成严重后果。因此在翻越一个高大而陌生沙梁前,我们必须下车,对前方的沙梁进行勘察,寻找沙质较硬,沙梁两边坡度较小的地方进行翻越,所以这个前进速度也是可想而知的。

 

 

      中午的时间照例是走不了的,正午太阳直照沙漠时,沙漠会对阳光产生强烈反射,气温急剧上升,最高气温可达55℃左右。在高温下,汽车空调基本失去制冷功能,狭小的车厢内由于散热不畅温度甚至可能高过车外。此外,由于沙漠对阳光产生强烈反射,司机根本无法看清沙漠的地表起伏情况,会给行车安全带来很大的危险。所以我们还是按照老规矩,找一个有阴影的地方休息,等阳光变得不那么炙热了再上路。

 

 

      哈宾老爹和塞尼走了以后,就只剩下康尼一直陪伴着我们,他对这边地区的了解出乎我们的意料,总是能带给我们惊喜。今天中午寻找休息地的时候,康尼直接让司机大哥把我们带到了一片岩壁旁边。巨大的岩石下面好大的一块荫凉地啊!真是个好地方,看起来还可以舒舒服服的躺一下,正打算躺下舒展舒展在越野车里蜷得发酸的筋骨,却看见康尼招呼我们过去,我和费宣比较好奇,马上应声而起,司机大哥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自顾自的睡觉去了。我们走过去一看,自然又是一阵激动,说起来,这片沙漠给我们的惊喜真是够多了,现在感觉都有免疫力了,再惊奇的事情我也可以淡定的去面对。不过眼前这片岩壁还是让我狠狠的激动了一把,巨大的岩壁上刻画着各种各样的图案。各种动物、植物、湖泊,还有记录人类活动的图象。

 

 

      非洲的岩画是世界著名的研究撒哈拉地区史前文明的重要史料,岩画几乎覆盖了十几个国家。大多数重要的集中点都位于中部撒哈拉地区,北非岩画数量之多让人惊叹,仅撒哈拉地区已经发现的就有3万个岩画遗址,并且还不断地有新的岩画被发现。前几天在路边看到一些零散的动物图案已经让我激动得不行了,没想到今天可以看到这么大规模的一片,而且眼前这一幅岩画明显是叙事性的,也就是古人记录自己生活中值得纪念的事件而绘制的作品,自然比零散的动物图案更具有研究价值。

 

 

      这片岩画和常见的以矿物颜料调和动物血液绘制的岩画不同,它是用硬物在岩壁上刻画而成,岩壁四周有很多散落的石英石,也许古代的撒哈拉人就是用这些坚硬的石英石绘制了眼前的这些图案。岩画里有栩栩如生的长颈鹿、骑着马牵着狗的猎人,欢庆的人们以及高大的植物等等,线条简单却很传神。看着这些图案,我不禁有些疑惑,绘制这幅岩画的古人,到底想表达或者是纪念什么呢?

 

 

      我抚摩着岩壁上的图案,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万年前的景象:暴雨从阴暗的天空倾泻而下,狂乱的雨丝抽打着部落简陋的小屋,部族里的男子们冒着大雨支撑着被风刮得吱吱作响的屋子,努力不让它被狂风和暴雨击垮。屋子里的女人和小孩们蜷缩着躲避屋顶漏下的雨水,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巨大的雷声把一个婴儿吓得哇哇大哭,母亲只能尽量把孩子藏在怀里,低声在他耳边呢喃着,安慰受惊的他。年长的女人们紧握着颤抖的双手,向神灵祈祷,希望神灵庇护部落的人民平安度过危机…….

 

      仿佛是神灵听见了人们的祈祷,肆虐的狂风和暴雨终于停歇了,碧蓝的天空上飘着几丝淡淡的云彩,阳光明亮而温和,女人们在湖边收割着比人还要高的纸莎草,这些这种植物可以修补被风刮坏的屋顶。椭圆形的小屋前拴着一条小狗,年轻的猎手骑着强壮的骏马正准备出发去打猎,因为暴雨,猎人们已经好几天没能出去打猎,孩子们没有食物饿得直哭,他们需要捕获大量的猎物来为部落提供食物。

 

      猎手们骑着马在草原上搜索,动物们仿佛也被暴雨吓坏了,躲在巢穴不敢出来,整整一天,猎手们连只瞪羚都没有看见,眼看天就要黑了,猎手们必须在天黑前回到部落,不然部落里的女人和小孩将会成为那些潜伏在黑暗里的猛兽们的猎物。

 

      失望的首领最后一次看了看天色,正准备下令返回,突然猎狗开始狂叫,前面出现了一群长颈鹿。猎手们一阵兴奋,没有比这更好的猎物了,高大的长颈鹿可以提供大量的肉,而捕猎长颈鹿这样性情温和的动物显然比猎杀河马或者是食肉类的动物要来的容易。猎手们悄悄的围了过去,目标是一头离群体稍远的长颈鹿,这头长颈鹿专心的享用着鲜嫩多汁的树叶,完全没有发现四周的危险。合围完成后,首领打出手势,猎狗被放出去扑咬猎物,猎手们也吆喝着向长颈鹿逼近,成为目标的长颈鹿此时才意识到危险的来临,惊慌的试图逃跑,在四周长矛的逼迫下,长颈鹿不得不朝着着猎人们准备好的陷阱跑去。

 

 

      在长颈鹿逃跑的方向,几个部落里最强壮的猎手悄悄的潜伏着,一根结实的树藤静静的躺在草丛中,等待着长颈鹿的到来。奔逃的长颈鹿离他们越来越近,随着一声唿哨,正在疯狂奔逃的长颈鹿被突然绷直的树藤绊倒在地,潜伏的猎手们一跃而起,把手中的长矛刺向摔倒的长颈鹿。可怜的长颈鹿挣扎着哀鸣,希望得到远处同伴们的帮助,可它的同伴们早已被这一场血腥的捕杀吓得远远逃开,站在远处惊恐的回望。

 

hspace=0

      捆绑好捕获的猎物,猎手们高兴的往回走,一头长颈鹿的肉足够整个部落吃上好几天了,以后的几天就可以不用出猎。大家需要去砍伐一些树木来帮助女人们加固房屋,部落里的房屋已经被风刮得不成样子,再不加固的话,只要再来一阵小风雨就可以把它完全摧垮。

 

      猎手们的满载而归让整个部落都成为了欢乐的海洋,女人们在篝火旁跳着欢快的舞蹈,老人们用沧桑的语调哼唱不知名的歌谣,孩子们则一直围着篝火上烧烤的肉打转,期望着它们快点被烤熟。按照规矩,长颈鹿的肉由全部落的人共同分享,而长颈鹿的皮将会分给捕猎行动中最勇敢的猎手。得到这张皮毛的是一个年轻的猎人,是他的长矛给了长颈鹿致命的一击,这也是他第一次随着前辈们出猎。他的表现获得了首领和大家的一致认同,决定把长颈鹿的皮奖励给他,兴奋和骄傲烧红了他年轻的脸庞,而篝火那头那双美丽眼睛里闪动的倾慕和赞赏更是让他感到无比的快乐。

 

      月亮在天空中越升越高,篝火边的歌声也渐渐停止了,部落里的人们都进入了梦乡,年轻的猎手却因为激动而久久不能入睡。他悄悄来到岩壁前,捡起一块坚硬的石英石,把他平生第一次的骄傲和自豪刻画在这巨大的岩壁上。

 

      “飞豹、飞豹!你在发什么呆啊?”正看着年轻猎手在夜晚悄悄记录自己值得骄傲的第一次出猎,我突然被费宣的呼喊唤回了现实。回过神的我用手轻轻的触摸着那些简单的线条,也许每一幅岩画其实都是一个古人心情的记录,他们以这样的方式记录自己的悲伤、喜悦和敬畏。这些历经了万年的岩画,其实就是一个超越了时空的博客,记录着古代撒哈拉人的生活和思想,让一万年后的我们通过它去解读和触摸那些曾经的悲欢和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