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神秘的沙漠部落_5月26日_D51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419  更新时间:2009-5-26

 

      昨天的骆驼大会似乎勾起了康尼的思乡之情,今天早上他问我们能不能顺路去拜访一下他们的部落,他希望能回去看看他的父母。听到这个消息简直乐坏了我们,没想到康尼的家就在附近,更没想到我们居然有机会可以到一个真正的图阿雷格部落里去拜访,近距离的观察他们的生活和文化习俗。我用夸张的动作向康尼表示感谢,感谢他邀请我们去他的家里做客,康尼开心得不得了,表示会请他的妈妈为我们做地道的图阿雷格晚餐

 

      康尼的部落很难找,如果不是有人带领,我们根本不可能发现这里还有一个图阿雷格人的聚居地,想来昨天那些来参加骆驼大会的人们也是一样,散居在沙漠里,如果不是他们主动出现,我们根本不可能发现他们。一直以为这里是无人区,其实这里隐藏着许多的部落,只不过人口密度很低,基本可以算是几平方公里才会有一个人,这个人均拥有面积比我们宽敞多啦!

 

      部落在一个小小的绿洲边缘。说实话,这里和我想象中的图阿雷格部落有着很大的区别,在我的印象中,图阿雷格人自古以来都是以游牧为生的,逐水而居,哪里有水草哪里就是家。可眼前的图阿雷格人分明已经放弃了游牧的生活,在绿洲的边缘开辟了田地,种植玉米和蔬菜,想来也是因为环境的改变,水草越来越少,使得图阿雷格人不得不放弃了祖先们传下来的的生活方式。

金飞豹和费宣和部落中的长者在一起

 

      部落里大多都是老人和小孩,年亲人们都出去找工作了,就像康尼一样。我们的到来引起了一阵轰动,在沙漠里看见外来人的机率实在太小了,尤其是一些小孩子,这应该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看见外国人吧!因为康尼的原因,人们很快就接受了我们。

 

慈祥的图阿雷格老妈妈

 

      康尼的妈妈很慈祥,看到儿子回家非常高兴,忙里忙外的招呼着,她拿出家里最好的地毯让我们坐。在康尼向爸爸介绍我们的时候,她就在一边微笑着上下打量康尼,大概心里在默默的观察心爱的儿子是不是又瘦了。不过没看一会儿,她又急匆匆的拉着康尼的小妹妹去为我们准备晚饭了。

 

康尼的妈妈和妹妹

 

      康尼的爸爸已经80多岁了,看上去仍然精神矍铄,他是部落里最受人尊敬的长者,不仅是因为他的年纪,还因为他是部落里硕果仅存的能够识别古老的图阿雷格文字的智者。图阿雷格人的文字和中国的甲骨文很像,也是象形文字的一种。随着外来文明对图阿雷格人传统文化的冲击,现在还能读懂这个文字的人越来越少,年轻人没有耐心去学习这些古老的文字,对他们而言,学好英文比这个要有用得多。

 

      康尼爸爸作为被人尊敬的智者,自然对图阿雷格人传统文化的散失更加痛心,可是他又对现实的变化毫无办法,甚至连自己的儿子也拒绝学习他为之骄傲的文字,选择了离开部落追寻新的生活。也许也正因为这个,老人在生康尼的气,看见儿子也不像妻子那样激动,而是仍然板着脸,相反对我们还是很客气的。

 

      在我们提出希望能观摩一下图阿雷格的文字时,老人很高兴的在沙地上为我们写了几个字,并且仔细的给我们解释了它们的含义和构成。在讲解时,老人的眼睛闪闪发光,音调也格外高昂,也许是已经很久没有人向他请教过这让他引以为傲的文化,看到两个来自神秘东方的中国人对图阿雷格人的传统文化表示出尊敬和向往让他分外高兴。

 

      老人不会说英语,我们的交流主要靠康尼来翻译,大量的词汇让他拙于应付,不得不加上肢体语言,这样老人更加不满:自己民族的文化不感兴趣,非要去学别人的东西,学了就学了吧,但是又没学好。老人狠狠的瞪了他好几眼,康尼趁老人不注意,向我们扮了个鬼脸,看得我和费宣偷笑不已。

 

      晚餐很丰盛,康尼妈妈的手艺很棒,阿拉伯大饼烤的很香,又黄又脆,还有一种图阿雷格人特有的食物“酷酷”。这种食物是把玉米面蒸熟以后浇上特制的浓汤拌着吃的,浓汤是吃这个的关键。康尼妈妈是用胡萝卜、土豆、西红柿再加上羊肉熬制的浓汤,透鼻而入的香味让我和费宣突然觉得很饿、很饿。

 

      吃过饭,康尼带我们参观部落。因为有康尼带路,部落里的居民们都对我们很亲热,几个在部落里很有名望的长者也接受了我们的拜访,甚至在我提出和他们拍照时也得到了允许,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图阿雷格人,尤其是老人非常忌讳拍照,他们认为相机会摄走他们的灵魂,从而导致死亡。今天能够为他们拍照,这固然有康尼的原因,但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外来文明对图阿雷格人传统观念的冲击。

 

      为了表示感激,我提出为康尼全家拍摄一张全家福,康尼很高兴,他的弟弟妹妹们也非常兴奋,只有康尼爸爸还是很淡定的表示了同意。看得出来,康尼爸爸作为家长是很有威严的,孩子们簇拥着康尼坐在中间,爸爸妈妈分别坐在两边,也许是因为第一次拍照,大家都很紧张。为了缓解他们的紧张,我偷偷让费宣从包里拿出我发稿用的小电脑。嘿!果然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我赶紧按下快门,记录下他们最真实的面容。

 

 康尼的全家福

 

      傍晚时,康尼来征求我们的意见,是不是继续前进?看到康尼妈妈不舍的目光,猜想他应该也是很久没有回家了,反正现在出去也走不了多久了,还不如让康尼和家人多团聚一下。于是我问康尼:可以留我们在你家过夜吗?听到我的话,康尼非常高兴,不断的跟我说谢谢!康尼妈妈听说我们要到第二天才走,也高兴坏了,她可以和心爱的儿子多待一会啦!

  

      决定了在这里留宿以后,我习惯性的拿出电脑,用卫星传输设备传回稿子和图片,我的电脑吸引了康尼的两个小弟弟,当他们看见电脑上显示出刚刚为他们拍摄的图片时感到非常惊奇,大声的叫着:“喔!喔!”。康尼妈妈担心他们打扰我的工作,打算过来拉开他们,小男孩把电脑上的图片指给妈妈看,康尼妈妈一看也被吸引住了。看着他们对照片这么好奇,我把刚才为他们拍摄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翻给他们看,在电脑上看到自己的样子让他们很兴奋,当我告诉他们这些图片将要发送到遥远的中国让很多人看到时,孩子们兴奋得大叫起来。

 

 

       在开始我们的探险活动之前,我曾收集了大量非洲的相关资料,关于图阿雷格人的描述使用得最多的是彪悍一词,甚至有一些关于图阿雷格人绑架欧洲游客的报道。这些消息曾经一度让我对这个民族感到恐惧,但是随着这段时间以来和他们的接触,我发现他们并不像媒体描述的那么可怕。我所接触到得图阿雷格人勤劳、能干、甚至还带着一点点天真,对他们而言,熟悉沙漠就像熟悉自己的家一样。严酷的自然环境铸就了他们坚毅勇敢的性格,在他们身上,“彪悍”是一种真诚的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