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赛会上的意外收获_5月25日_D50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518  更新时间:2009-5-25

 

      清晨的沙漠很美,空气很凉爽,几乎没有风,也没有那些飞舞的沙尘,眼睛看到的景色也感觉比平时要清晰得多。因为中午的气温越来越高,我们不得不起得更早,争取在太阳完全直射我们前能走更多的路程。昨天的地面温度已经高达50摄氏度了,隔着厚厚的鞋底仍然能感受到那灼人的热量,厚厚的沙漠头巾很有效的隔绝了大部分的阳光,但在这样的条件下徒步行走所消耗的体力是惊人的,恶劣的气候条件已经超越了人体的生理极限,哪怕是最有经验的图阿雷格人也不敢在正午的时候在沙漠里行走。

 

 

      但沙漠气候的特点就是来得猛去得快,正午时的阳光热得仿佛可以烤焦你的皮肤,可只要避开这几个小时以后,气候就变得凉爽了。今天中午休息的时间比平时稍短一些,我们的三个图阿雷格向导都显得有些兴奋,甚至等不及让阳光变得更温和一些就急急的收拾好装备开始出发。我和费宣不知道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激动,一路上康尼和塞尼简直就像两只吵闹的山雀,唧唧呱呱的说个不停,连一向不多话的哈宾老爹也会不时的发表下意见。

 

      走了大概两个多小时以后,哈宾老爹示意我们停下来,康尼和塞尼找了个相对舒适的地方,麻利的铺好阿拉伯线毯,开始烧水泡茶。不走啦?我们很奇怪,问英语最好的塞尼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停下来,可是塞尼的英语显然不够用了,比划了半天也没说清楚,只能用简单的单词告诉我们:“在这等!”

 

 

      好吧!在这样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听向导的应该没错,等就等吧!能够让我们的向导这么激动,想来应该是有趣的事情。等了没多久,我们开始看到不断的有人出现,这可是个不得了的事情,要知道我们进入沙漠以后基本没有见到过村落和行人。来的人很明显都是图阿雷格人,穿着长袍,裹着头巾,骑在高高的骆驼上,身体随着骆驼行走的节奏前后摇摆,样子惬意又潇洒。刚看到他们时我和费宣有些紧张,在无人区突然看到很多人可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还好康尼老远就和他们打起了招呼,看到是熟人,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今天应该是附近部落间的聚会,来参加的人们都穿着节日的盛装,个个精神焕发,许多人的长袍明显能看出是簇新的,应该是特意为参加聚会而准备的。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不断有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有骑骆驼的,也有开越野车的,很多人是全家老小都来了,骆驼叫、小孩哭,夹杂着各种打招呼的声音,场面热闹得不行。我和费宣虽然包裹着头巾,但东方人的面孔还是很容易被看出来,得知居然有两个老外也来参加他们的聚会,还引发了一场小小的轰动。

hspace=0

 

      看到我们让他们感到兴奋,我们看到他们更是激动,一位老兄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吸引眼球,裹了一个巨大的头巾来参加聚会,效果非常好,所到之处无不引发一阵惊叹。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么大的一个头巾,估计怎么也得有个四、五公斤重吧?这老兄顶着这么重的东西还显得洋洋自得,显然对自己的创意非常满意。

 

 

      看得出来大家为参加聚会都是花了一份心思的,因为大凡这种大型的聚会也是青年男女吸引异性注意的最佳场所,没有结婚的男人和女人们自然是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的展示自己的风采。我正看得兴高采烈的时候,突然感觉身旁的费宣在使劲的扯我的衣服,我转头一看,费宣正激动的用眼神示意我看不远处的两个青年男子。“天!难道是传说中的蓝色人?”我也激动坏了。我说的蓝色人不是智利发现的那个蓝色人种,而是撒哈拉特有的一个民族,他们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他们有一种习俗,就是酷爱穿靛蓝色的服饰,他们制作衣物的布料是自己染制的,因为工艺的关系很容易掉色。衣物上的颜色在长期的穿着过程中把他们身上的皮肤也染成了靛蓝色,加上在沙漠中洗澡不方便,颜色越积越深,看上去就像皮肤是蓝色的一样。这个民族人数非常少,平时以游牧的方式散居在撒哈拉沙漠里,非常难以见到,今天居然让我们开了眼界,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啊!

 

hspace=0  

 

      人来的差不多了以后,大家开始有秩序的分开坐好,基本是以家庭为单位,相熟的就坐得近一些,小孩子们则基本围着开来的几张越野车打转。坐好了以后,几个青年男子骑着骆驼走到前面的空地上,开始指挥骆驼以一种小碎步的姿势前进,感觉有些像马术表演。他们表演的时候,旁边的人们会大声喝彩,鼓掌。看到这里,我和费宣基本有些明白了,这是一个类似于内蒙古地区赛马会的聚会。各部落的人们带上自己的马,在特定的日子里聚在一起,大家各自表演自己的骑术和展示自己心爱的马匹,这样的聚会对当地的人们而言无疑是一个盛大的节日。今天我们看到的应该就是类似这样的一个节日,只不过把马换成了骆驼而已,没想到我们还能碰上这样的机会,可以近距离观摩图阿雷格部落间难得一见的赛驼盛会,可把我们给激动坏了。

 

 

      康尼比我们更激动,当骑术表演结束后,康尼骑着我们的骆驼也冲到场上,和其他人一起驱赶骆驼开始赛跑。没想到平时温和腼腆的康尼还有这么豪爽的一面,看来每一个图阿雷格人血液里都流淌着一股野性啊!貌似康尼在这些部落间的知名度还蛮高的,他上场的时候场面相当轰动,所有的人都在鼓掌叫好,有些女人甚至发出了尖叫。康尼也像个明星一样,骑着骆驼在场上跑了一小圈,不时的向大家挥手致意。

 

 

      骑在骆驼上的康尼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帅气的脸上多了些睥睨天下的豪气,眼睛里的神采坚定而自信,当他和朋友们一起驱赶骆驼进行赛跑时,那种狂野的气势简直动人心魄,只有在骆驼上的图阿雷格人才是那个书写了光辉历史的撒哈拉传奇民族。

 

      一个大约只有89岁的男孩子是今天最小的骑手,他父亲估计是想从小培养他成为一个真正的图阿雷格男子汉,那么小就带他来参加比赛。但是这个小孩显然是被我们吸引了注意力,总是朝我们的方向张望,在跑到我们面前时,更是被我手上的相机吸引住了,干脆停下骆驼死死的盯着我们看个不停。他父亲招呼了他几次都没反应,无奈之下父亲只能把他骆驼的缰绳栓到自己的骆驼上,牵着他跑到了终点。看着那个父亲愤怒的表情,我只能报以歉意的微笑。

 

      盛会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兴奋的、狂野的,看着这些传说中野蛮、彪悍的民族毫无保留的展示他们的真性情,我激动得拿相机的手都有些微微发抖。我就像一个守候猎物的猎手用镜头捕捉着目标,肆无忌惮的用相机记录着这些珍贵的影像。节日的欢乐让人们对我的行为表现了极大的宽容,哪怕看到我在拍摄他们也不曾表示反对。

 

      只有在拍摄图阿雷格妇女们的时候,我仍然保留了一份谨慎。平日里要想拍摄到图阿雷格妇女的样子几乎是不可能的,她们总是蒙着厚厚的面纱。可今天的盛会让我们见到了她们隐藏在面纱后的美丽。参加聚会的妇女们都是盛装打扮,未婚的女孩们不允许化妆,已婚的的女子则可以为自己进行装饰。她们用眉笔勾勒出柳叶弯眉,使用一种从植物中提炼的颜料把嘴唇涂黑,双颊和额头上各用颜料点上一个圆点,类似中国古代仕女所贴的花黄。嘴唇估计只能涂成黑色,而双颊和额头上的圆点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颜色来点涂,我想是因为经过精心装扮的妇女们也舍不得把自己美丽的脸庞藏在面纱后面,所以极其难得的没有包裹面纱,让我们有幸一睹真容。

 

 

      直接拿相机对着她们拍摄的话十有八九要惹麻烦,可是我又舍不得放过这难得的机会,于是我只能拿着相机貌似到处晃,貌似是在拍摄附近的场景,当她们不注意的时候我就迅速按下快门。没想到这样拍摄出来的照片更加美丽,镜头中的女子们或温柔、或忧郁,那种自然流泻出来的韵味是无法刻意去寻找的。

      看着这些美丽的图阿雷格女子,我脑海里仿佛突然响起了许巍那首《夏日的风》,让我一阵恍然………

午后一场雨

让这个城市更清爽

悠然终南山

依稀在云里飘渺

就在这街上

随便走走

一转过街口

就看到

看到她

一个成熟的女人

脚步轻盈

衣裙在夏日风里

悠然荡起

一个成熟的女人

脚步轻盈

像鲜花在原野开放

让我恍若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