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阿斯克兰小屋_5月25日_D50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458  更新时间:2009-5-25

 

      广袤苍凉的戈壁茫茫无际,原以为寸草不生的撒哈拉不时的也能看到几丛雏菊怒放在炙热的阳光下,间或会有几棵造型怪异的树木闯入我的视线。偶尔听到几声美妙的鸣叫,才发现那只百灵鸟已跟随我们多日了。才进到撒哈拉腹地的第一天我就发现了它,这小鸟始终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紧跟在我们身后,跟了我们几天后,我对费宣说“我们跟着哈宾老爹有水喝,这小鸟跟着我们有饭吃”,费宣听候大笑,说它怎么不多叫几个同伴来。又或许它并不是为了那不算多的面包渣,而是真主安拉派来使者,保护我们平安走完这一段路,这谁又能说得准呢。

 

 

      一路走走停停,初到撒哈拉的我们看到什么都是新鲜的。费宣更是精力充沛到爆棚,裹着头巾拿着小锤子满大沙漠的跑,这敲敲那砸砸的,开心的像个孩子。一路上神奇的东西多到我们都看不过来,好在有哈宾老爹他们在,不时的会指点我们那些奇怪的东西都是什么。来之前就知道撒哈拉的岩画是最有名的,于是就问塞尼说我们走的这条路上看不看得到岩画,塞尼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一路上我和费宣都盯住石头不放,他是因为一个地质学家的本能反应,而我则是为了看到岩画。塞尼这小伙子一路上都粘着我,我每照完一张相他都要凑过来仔细“审查”一番,多亏他的这一番检查我才发现我苦苦追寻的岩画其实早已被我收进了相机里,只是我自己还没有发现。那些岩画,如果不是有他们指点的话,就是让我在那石头上坐一天也发现不了那上面岩画。这些岩画大部分都藏在了很隐蔽的山谷里,只有少部分是裸露在路边的岩石上。这少部分裸露在外的岩画经历了数千年的风吹日晒,早已斑驳得难以辨认了,看着我略带失望的表情,塞尼马上带我去了一处隐蔽的山谷,指着岩壁上清晰的图画叫我拍个够。

 

 

      他告诉我们说这些岩画大多数都是10000多年前他们的祖先留下的,当时的人们使用动物血混合某种矿物将日常生活画到了山谷的石壁上。这些岩画构图精致,从上面可以看到奔跑的水牛和紧跟在牛身后的放牧的村民,整幅画以写实的手法向我们再现了距今一万多年前的人与动物的生活场面。这些传神的图画简直就是撒哈拉最古老的珍宝。

 

 

      对我们来说,阿尔及利亚最精华的地方就是现在所处的霍加尔山脉。站在阿斯克兰山峰上往下看,那壮丽神奇的景色一般人绝对无法抵挡。

 

 

      阿斯克兰是霍加尔山脉美丽的阿特阿卡尔山的最高峰之一,海拔2780米。塞尼说山上有一个小屋,美其名曰“阿斯克兰小屋”。一个名叫查尔斯--富考德的法国神父于1911年在山顶建造了这间房子。这个神父到霍加尔山脉的目的一是研究图阿雷格人的文化,二是方便他将主的福音传向居住在滩马哈塞外的人们。这个小屋1955年的时候重建过,这是一个以干石料建成的小屋,里面存放着历史、地质学和民族志学等书籍,神父在期“退休”期间经常在小屋里研读这些书籍。

 

  

 

      我们徒步上去,大概20分钟的时间就上到了山顶。才一踏上山顶,一只全身近乎于黑色的猫就出现在了我们眼前,眼神犀利的盯住我和费宣好长时间,我想它一定是像这里的人一样从没见过长得这么白的人吧。这只猫一点不见外,审查完我们这群人后大方的带着我们向小屋走去,快到小屋时,一位胡子兄从屋里走了出来,猫看到后“嗖”的一声蹿到了那人面前,围着他的脚边打转。这位胡子兄就是小屋的现任主人 ,一位现代的隐者。热情的招呼过后,彼此比划着介绍各自的情况,我告诉他说我们来自中国,从加纳开始我们的旅程,全程将经过7个国家,阿尔及利亚是其中的一站,最后到达红海海岸。

 

                                

 

      胡子兄很热情,为我们沏了茶,带着我们屋里屋外的参观了一圈,他的小黑猫始终不离左右的跟着他。在屋内的墙上,最醒目的位置上挂着查尔斯--富考德神父的照片,相机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如果没有它,我们今天也无法瞻仰得到这位历经艰辛跋涉万里传播神的旨意的神父。胡子兄拿出了一匝纸给我们看,上面什么语言都有,全部都是来到这里的人留下的。一张张翻着看,我突然看见了熟悉的方块字,据胡子兄说这是两个来自中国北京的朋友留下的,看着他们的留言,我忍不住向胡子兄要来纸笔,激动的写下了心中的感慨和祝福。祝福来到这里的所有朋友事事顺意,愿主与他们同在。

 

      看完小屋,他领我们来到了外面的空地上,这里有一个石台子,台子上面有一张霍加尔山脉的区位图,这张图是法国一家旅游机构专门为他们制作的。图中一幕了然的标记了霍加尔山脉各坐山峰的名称及海拔,非常的实用。我们在研究的区位图的时候,胡子兄的小猫静静地站在一旁望着山下出神,费宣笑说这是一只会看风景的猫。

 

      上山的路上我们就发现了附近有一些高大的建筑,现在站在山顶看得更加的清楚。胡子兄说那是阿尔及利亚的通讯转播站和国家气象站,其他的则是近期开始建设的一些便于游客的设施,想必是阿尔及利亚想将此处作为一个旅游项目进行开发吧。我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一个纯粹供那些寻求宁静的闲云野鹤栖身的地方受到过多的外界干扰怎么说也让我觉得是件怪异的事情,可是看到当地人的生活之后,我又觉得也许作为一个旅游项目开发后能给他们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也是一件好事,人啊,有时候还真是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