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世界上最幸福的骆驼_5月24日_D49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5275  更新时间:2009-5-24

 

      三毛的书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哭泣的骆驼”,爱屋及乌,所以我对骆驼也特别的情有独钟。这次来撒哈拉之前一听到可以骑骆驼,我心里那叫一个激动的。在撒哈拉骑骆驼,光听听就觉得是一件浪漫的事情。可是理想和现实始终是有差距的,等我真正的骑上骆驼以后我才知道,骑骆驼不光是一个技术活,更加是一个力气活。骑个十分钟不到,我就强烈要求哈宾老爹放我下去,为了在骆驼背上坐稳,我只能脱了鞋光脚蹬住骆驼脖子,外加靠腰和腿保持身体平衡,这简单的两个动作差点把我的腰给弄折了,这还没走路舒服呢,索性下来牵着骆驼走吧,在沙漠里遛骆驼也算是件惬意的事情了。徒步的优点就是,每当看到喜欢的景物时,我可以很方便寻找合适的位置角度拍照,不用像骑骆驼的时候还要哈宾老爹发号施令让骆驼跪下再放我下来拍那样麻烦,拍个照不仅折腾人还折腾骆驼。

 

      “哭泣的骆驼”是一个悲壮得让人心酸的故事,民族之间的斗争、人与人之间的纷争在那个特定的时间与空间下一发不可收拾的爆发着,那是一个大时代的悲剧。在那个悲剧的年代下,人们为了自由、为了爱情顽强的拼搏和抗争怎能让我不为之动容呢。不过这一切的悲剧都已定格在了那个特殊的年代,今天的撒哈拉是热情与友善的,虽然偶尔会有恐怖分子出现,但总的说来是和谐的。和哈宾老爹一行人相处那么多天,可以说我们已经打成了一片,我和费宣已经习惯了他们的那种生活方式,塞尼和康尼也越来越喜欢和我们粘在一块儿,就连骆驼也接受了我们,不像开始时发现我们一靠近就张开嘴作势要向我们喷口水。

 

 

      和他们“厮混”的越久,对他们的了解越深,他们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凶悍,而是显得友好和善。尤其是对骆驼,那更加是爱心满溢。从见到他们的第一天到现在,平时我就没见过他们对骆驼大声呵斥,就连偷偷跑掉的那两匹骆驼在被找回来后也没看见他们对那两个逃兵又打又骂。塞尼连说带比划的告诉我们骆驼在他们眼里就和自家人一样,他们怎么可以对自家人又打又骂呢。     

 

 

      我们的六匹骆驼都是单峰的,因为在撒哈拉沙漠里人们圈养的大多数是单峰驼。在撒哈拉,从古至今,那的生活都是很艰苦的。在阿拉伯民间故事里,就有真主体察到子民的辛苦,特地将骆驼赐给居住在那里的穆斯林民众,帮助他们度过生活难关的传说。

 

      骆驼在阿拉伯世界有悠久的驯养历史。从古埃及、巴比伦和亚述时代遗留下来的文献看,驯养和使用骆驼最早发生在阿拉伯半岛,后来逐渐传播到邻近的其他地区。据《圣经》记载,公元前11世纪,米底人进攻以色列人时,把骆驼从阿拉伯半岛西北部带到巴勒斯坦和叙利亚。利百加嫁给以色列人的先祖以撒时,就是骑着骆驼前往的。公元前7世纪,亚述人进攻埃及,驯化的骆驼开始传入北非,然后再传入撒哈拉沙漠地区。阿拉伯人长期将骆驼视为财富的象征。在古代,征服者向被征服者勒索的贡品中,骆驼的数字比马的数字还要多。在阿拉伯半岛地区,新娘的彩礼、囚犯的赎金、赌者的赌注、酋长的财富,都是以骆驼头数为计算单位的。

 

      单峰骆驼比较高大,在沙漠中能走能跑,可以运货,也能驮人。双峰骆驼四肢粗短,更适合在沙砾和雪地上行走。前者适应热漠,后者适应寒漠。单峰驼的身体机能非常适应沙漠环境,可以在没有水的条件下生存2周,没有食物可生存一个月之久

 

 

      别看骆驼表面那么温顺,其实他们的脾气大着呢。我们的驼队里有匹小骆驼,那脾气不是一般的倔。有好多次哈宾老爹为它们上鞍子的时候,这匹小骆驼就像有人要他们的命似的,拼了吃奶的力气大吼大叫的,哈宾老爹也不管他们叫不叫,继续上他的鞍子,这下可把小骆驼惹毛了,转过脸来对着哈宾老爹的脸一口口水吐上去,哈宾老爹淡定的用宽大的袍子擦一把脸继续上鞍子,看到我在旁边拍照后淡淡的笑了笑。那一瞬,我突然觉得哈宾老爹手下的不是骆驼,而是他那调皮捣蛋的小孙子。

 

 

      这匹捣蛋的小骆驼经常弄得我哭笑不得的。有一次我发现在不远的地上有一丛非洲雏菊,看着它开得那样漂亮,忍不住拿出相机过去拍,正当我拍得高兴的时候,这小骆驼慢悠悠的走了过来,闪电般的一嘴就把那丛雏菊吃掉了大半,嚼完后得意的看着我,嘴角还留着一朵没嚼完的骨朵,我想,他要是个人的话一定早已咧开嘴大笑了吧。来到非洲,由于温度的关系,我和费宣的食量比在昆明的时候小了很多,每天都会留下不少的面包或者是蔬菜吃不完,哈宾老爹他们都把这些东西拿来喂了骆驼,它们吃得那叫一个开心的。

 

 

      费宣自从来到了非洲,我就发现他童心大发了。他最近迷上了和骆驼比嘴大。没事的时候就跑骆驼旁边对着骆驼张嘴大叫,骆驼也很给他面子,立马张嘴回应他。这么精彩的画面岂能错过,我早就准备好了相机等着拍了。

 

 

      看着这群开心的骆驼,我突然觉得它们很幸福,有那么宠爱自己的主人,还能每天吃到美味的食物,有时候还能吃上几丛非洲雏菊当点心,无聊的时候还有个老顽童和他们比嘴大,真是幸福啊。

 

      这里的骆驼是幸福的,不管环境如何恶劣,它们依然生活的开心自在,就像这里的图阿雷格人一样,顽强始终是他们人生的基调。面对严酷的自然环境,只要有抗争的精神与友善的心,没有什么是做不到。

 

       这里的骆驼不会哭泣,这里的人们不会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