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尼日尔河的叹息_5月11日_D36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3096  更新时间:2009-5-11
 

511日尼亚美 

 

      昨天与中国驻尼日尔大使陈公来会面后,我们第一次意识到前面的路有多么困难,原本要离开的向导赛库和厨师赛嘎也暂时留了下来,尽了自己所有的办法,不停的联系他们所能想到的,可能对我们有所帮助的朋友,希望能帮我们找到一个安全的路线,可是一天下来没有任何的结果,所有的回答都是一样的,现在的安全形势非常严峻,如果没有军队的保护,外国游客最好不要通过那一片区域。我们不可能要求尼日尔国的军队保护,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穿越伊斯兰圣殿组织的势力范围前往阿尔及利亚呢?

 

      一夜之间,赛库眉头上的皱纹都似乎深了许多,他联络了几乎所有尼日尔境内的探险公司,没有一家公司敢承诺能够安全的把我们送过边境。我和费宣也一筹莫展,不知道应该怎么办,难道我们的探险要止步于此吗?

 

      想了很久以后,赛库终于提出一个方案,让我和费宣乘坐飞机前往阿尔及利亚的首都阿尔及尔,他会联络一个他在阿尔及尔的朋友来为我们担任向导,我和费宣抵达阿尔及尔以后,再想办法到阿尔及利亚靠近尼日尔的边境城市塔曼拉赛特和预定的驼队会合。阿尔及利亚境内的边境相对尼日尔边境来说要安全得多,我们到那里去与骆驼队会合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这样我们的探险行程就可以按照原定计划继续走下去。

 

      听了赛库的方案,我和费宣都觉得可行,于是就到尼亚美的一家航空公司购买到阿尔及尔的机票,卖票的仁兄是个高大的黑人,却留了一个典型的日本仁丹胡,那效果实在是让人无法形容。当我们告诉他需要购买2张去阿尔及尔的机票时,他爽快的为我们开出了机票,让我们惊讶的是这里居然还是用手填写的机票。拿到机票后我们松了一口气,回酒店收拾东西,准备晚上出发。回到酒店后赛库也回来了,告诉我们阿尔及尔的向导已经联系好了,正当我们觉得一切又开始顺利时,赛库却发现我们的机票被那位老兄填写错了,早已习惯了电子客票的我们哪里想到还会发生这种狗血的事情,无奈之下又和赛库一起去更改机票,那位小胡子仁兄服务态度倒是蛮好,马上向我们道歉并表示会为我们更改机票,但是新的机票需要2小时以后才能拿到,但是当我们等待了2小时以后却发现新机票还是错的………

 

      不知道是因为中国的方块字对工作人员来说辨认难度太大还是因为什么?机票总共开错了5次,酷热的天气下,改机票的工作人员一头一脸的汗,我们也看得是一头的汗水。

 

      又等待了2小时以后,我们终于拿到了正确的机票,为了安全起见,我让赛库仔细的看了好几遍,确认完全没有问题后才离开了,也许是因为我们是少见的东方面孔,我们的处理速度比其他的旅客快了许多,当我们离开时,那个专门处理机票更改的办公司里还有好几个人在等待,这工作效率真是让人不敢恭维啊!

 

    因为机票的事情,我们耽误了大半天的时间,回到酒店匆匆的收拾了行李,因为担心到了登机时又出问题,我们早早的来到机场办手续。赛库把阿尔及尔向导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写在一张纸条上,嘱咐我一定要收好,赛嘎和费宣长久的握着手不愿放开,谁都没有想到我们的分别竟然是在这样仓促和突然,以后再也听不到“百科全书”赛库的妙语也尝不到老小孩赛嘎的手艺了,心仿佛是泡在酸醋里,总是感觉酸酸的,一次次的和他们拥抱,感谢他们对我们的照顾和帮助,最后还是赛嘎用他温暖而粗大的手掌把我和费宣推进了安检口。

 

      安检非常严格,我们的行李都被打开仔细的检查过,想来这是为了防止有人对飞机进行恐怖袭击。老是说,尼日尔的气氛还是蛮紧张的,虽然没有什么具体的事件发生,但是那股弥漫在人们心头的紧张感,让人很容易感觉得到。尼日尔的机场看上去就像中国70年代的老机场,各处都显得很简陋和陈旧,唯有安检这里感觉不同,工作人员神情严肃,各种检查设备精密先进,连地上的防撞栏杆都是自动升降的。通过安检后,我和费宣就在候机大厅里等待航班的到来,我们的航班在凌晨1点零5分起飞,还需要等待很长的时间。费宣拿出他的新概念英语认真的学习起来,我则习惯性的拿出了笔记本。

 

      从马里到尼日尔的行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尼日尔河上航行的日子里满是我之前的人生里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瑰丽和神奇。尼日尔河是美丽的、神奇的、母性的、慈悲的,她养育了沿河两岸数十万的非洲人民,她像一位默默承受、不断付出的伟大母亲,保护和哺育着自己的孩子。

 

      我们沿途所见的景色是美丽的,但不可否认,这样美丽的景色下掩映着的是一群赤贫的人民,疾病、贫穷、战争像瘟疫一样纠缠着他们的生活。其实尼日尔河沿岸有大片肥沃的土地,如果能建设一套农田水利设施,控制住于再雨季里狂乱烦躁的尼日尔河,调节旱季和雨季的河水流量,防止河水随意改道的话,沿岸居民的生活将会得到很大的改变,也许就不会在受到饥饿的威胁了。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在非洲援建了大量的项目,有道路交通方面的,有基础设施方面的,但很少听到有农业基础设施和水利灌溉方面的援建项目。回国后我会争取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向我国的有关单位提出建议,帮助这里人们建设一些水利设施,让这里的人们的生活能够得到一点改变。

 

      古老的尼日尔河在沙漠里流淌了千年,伴随着河水的流淌,撒哈拉沙漠中诞生了一个又一个的绿洲,千百年来,人们快乐的生活在这些绿洲之上,享用尼日尔河带来的食物、水源以及难得的清凉。但是现在尼日尔河的水量越来越少,干旱的情况也一年比一年严重,虽然专家们分析尼日尔河在短时间内还不会断流,但是水量减少对沿河居民的生活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昔日繁盛的水上商业运输如今已经大大减少,干旱使得稻米减产,为了增加产量人们只能增加稻田的数量,稻田面积压缩了公用牧场的土地,导致了大量冲突的产生,祖辈以放牧为生的图阿雷格人与其他各民族和政府间的矛盾日益激化。

 

 

      如果尼日尔河流域的干旱继续持续下去,意识到水资源减少的人们还可能因为抢夺水源而爆发冲突,尼日尔河沿岸地区的沙漠化犹如一颗埋藏在马里、尼日尔等国的定时炸弹,威胁着他们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hspace=0  

 

      曾经有许多国际组织就尼日尔河沿岸问题制定了一系列改良计划。想尽一切办法来救助这河中之河,用各种措施保护土地,改良土壤。在一些地方,曾尝试用修建堤坝的方式来减少河水冲刷对河堤的剥蚀。在这些小堤坝的吃水线上,河水和泥土都被挡住,植物得以在那里发芽生长。

 

  

 

      挡住了河水的河边土地上,人们开辟合作制菜园,这使村民们得以自给自足,同时还起到了保护生态系统的作用。人们在耕作中不使用任何化肥,只用农家肥。也就是粘土、草木灰、厩肥、稻草、烘焙研磨后的骨粉和角粉、水上植物,这些东西全都被用作肥料,被搅拌到河滩的沙地中。经过几年的努力,沙滩成功变成了肥沃的土地。

  

 

      我相信,只要我们同心协力,美丽的尼日尔河一定会永远健康活泼的流淌在撒哈拉的心里,我还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尼日尔河沿岸的绿洲蔓延开去,让这抹翠绿成为点缀整个撒哈拉地区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