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恐怖组织,你让我们好无奈_5月10日_D35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562  更新时间:2009-5-10

510 尼亚美

 

      昨天半夜就觉得肚子不太舒服,没想到早上5点都不到我就开始上吐下泻了,赶紧的翻出药箱里的喇叭牌正露丸来吃,心里一直在说千万别太严重啊,今天还有很多要紧的事情得去办呀。坚持到了费宣起床,他过来看到我脸色很差后被吓到了,我说没事,已经吃药了,我还顶得住。

 

      今天我们受邀去中国大使馆拜访。车子才一开到使馆门口,工作人员就让我们直接开进去,登记都省了。下了车,在使馆大厅的正面,醒目的几个“中国使馆欢迎您”的大字赫然在目,那感觉真暖。

 

 

      大使名陈公来,在尼日尔已经有4年零2个月了。今天接见我们的不仅有大使本人和他的秘书朱辉外,还有两位让我们意外的工作人员。陈大使知道我和费宣是昆明人,正巧在使馆工作的一位电工肖海功也是昆明人,所以大使特地叫上了他还有他老婆石丽萍。

 

      陈公来大使跟我们说,他们早就知道我们来尼亚美的事情了,非常的高兴。一直夸我和费宣很了不起,我们的行动代表了中国人勇于开拓的精神。这一番夸赞,让我和费宣都快不好意思了。

 

      中国在尼日尔有很多援建工程,从基础设施到公路桥梁。尼日尔1927年的时候迁都尼亚美,原因就是旧都津德尔市极度的缺水,曾被誉为非洲“最渴”的城市,数数万的民众常年的饱受干渴的煎熬。直到2000年的时候,我们中国勘探队终于在漫漫黄沙中钻出了一眼旺井,2000年时中国援建津德尔市的供水工程正式启动了,为当地群众解决了饮水问题。陈大使去参加这个工程的庆典仪式的时候,受到了无比热烈的欢迎,很多人拉着大使的手不停的喊“中国!中国!”大使说他当时被感动的差点说不出话来。

 

      大使说早就知道关于我们的事情了,他问我们说接下来的路是怎么个走法。我们告诉他说打算驾车进阿尔及利亚,因为在阿国边境上有我们已经联系好的驼队等着我们。陈公来大使听后不住的摇头说那不是一般的危险。他上个月才回来,一路上都是尼日尔总统的护卫队保护着回来的。尼阿两国交界处,尼国这边,反政府武装伊斯兰圣殿组织活动频繁极为猖狂,绑架杀人不在话下。尼国的长途客车过去都是有军队一路护送着,否则有去无回。陈大使说去年有一位中国石油公司的工作人员被绑架,他出面和绑匪交涉,9天后最终安全的将这位工作人员给解救了出来。他建议我们换种方法,不要去冒险,冒然前往的话只可能是一种结局——被绑走。听完大使的话真的是倒吸一口凉气,这么疯狂的恐怖份子我和费宣是对付不了的,我们又出不起雇佣军队的费用,就算有那钱人家也不一定买我们的账。看来我们只能再作打算。

 

      大使带我们参观了一圈使馆,看得我们都不愿意走了。现在这个使馆是新建的,里面设施齐全功能完善,在后院还有工作人员自己种的一大片菜。这些都是工作人员们回国探亲时带回来的菜籽,很多,基本上是可以自给自足的。整个使馆只有20个工作人员,他们都非常得不容易,要工作两年才可以有一次探亲假,其余时间全都贡献在了这片炙热的土地上。虽然环境很艰苦,但他们却不觉得,他们为自己能在使馆工作赶到骄傲的。临走的时候,我和费宣把准备好的纪念品送给了大使和工作人员,大使很开心的在我们穿越撒哈拉的旗子上签了名。

 

      从使馆出来后,费宣看我脸色稍微好了一些,就问我说是回宾馆呢还是继续行动。我说继续,这么小的病还折磨不倒我,现在要是会宾馆了,我会后悔一辈子的。于是,在我的豪言壮语下当地陪同的工作人员带我们去了离尼亚美大概70公里左右的一个野生长颈鹿自然保护区。今天的非洲,大约有10万头左右的长颈鹿,它们大多生活在自然保护区或是别的什么地方。和非洲其他地方的长颈鹿比起来,尼日尔的长颈鹿算是生活在天堂里了。在这里,它们不仅不用担心狮子的攻击,还享受着当地政府给予的保障。尼国政府立法禁止猎杀长颈鹿,并且每年都会花费数万美元在反偷猎方面,所以说生活在尼国境内的长颈鹿真的是太幸福了。

 

      到了保护区入口处,我们被告知需要购买门票,当地人是1000西非法郎,老外全部翻一倍,居然和咋国内的规矩一样,有意思。买了门票,保护区就会派出一位工作人员陪我们进去,否则的话光凭我和费宣两个,要想看到长颈鹿还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正当我们以为万事俱备可以进去的时候又被工作人员拦下了,“你们要拍照吗?”,“肯定要拍嘛”我们回答道,“一个相机500西非法郎!”工作人员毫不含糊的说。我有点傻眼,这不光人要交门票,连相机也要交。于是和费宣商量了一下,只交一个相机的费用,就费宣那小相机估计是拍不到什么的,交了根本就是浪费,虽然500西法不算多,但不该用的也不能浪费。

 

 

      一路跟着工作人员在灌木从中绕了很久都没看到半只长颈鹿,工作人员不断地爬上专门搭设的瞭望塔去找寻它们的身影,可依然没有什么收获。走了很久,长颈鹿没看到,蚂蚁窝倒是发现了一个。乖乖,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巨型蚂蚁窝,天知道里面住了多少只蚂蚁。如果按照蚂蚁和人类的身高比例来说,人类也建这么一个巨型巢穴的话那该有多高呀,简直超乎了我的想象。

 

                    hspace=0  

 

      在我的耐心即将溃堤的时候终于有一家三口进入了我们的视线。两大一小,工作人员说长颈鹿都是以家庭为单位四处活动的,在这个40平方公里的保护区内大概生活着170多只长颈鹿。众所周知的,长颈鹿是世界上身高最高的动物,虽然个子高,可以看很远,但这个高度也给它们带来了一些困扰。比如说高血压,长颈鹿身高上的优势要求它们要拥有比普通动物更高的血压,以便于心脏把血液输送到大脑。其血压大约是成年人的3倍。另外一方面就是喝水难,由于它们腿部过长,饮水时十分不方便。它们要叉开前腿或跪在地上才能喝到水,而且在喝水时十分容易受到其他动物的攻击,所以群居的长颈鹿都不会一起喝水,一般是一个喝水一个放哨。说到喝水,我突然发现走了那么久的路我们居然没有发现任何有水的地方,四周都是黄沙河有点干枯的灌木丛,于是就问工作人员说长颈鹿都怎么喝水,四周怎么也没有个水潭之类的,工作人员说长颈鹿一般都是以啃食灌木上的嫩叶来补充水份的,原来是这样子呀。

 

      走了没多远,又发现了两只,工作人员说那是一对年轻的夫妇。长颈鹿和我们始终保持着大概30米的距离,这是一个安全距离,一旦我们超过,它们就会马上掉头离开,姿态高雅,一点都不惊慌失措,有时还边走边回头望我们。如果我们不越界的话,随便我们怎么看怎么拍都没问题。我们在看它们,殊不知它们也在观察我们。

 

 

      好在我带的相机镜头是70200的,30米的距离拍照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镜头一拉近,什么都能拍下。突然觉得镜头下的他们长了一张充满喜感的脸,睫毛又卷又长,跟在美容院烫过一样,真是漂亮。这群美丽的生灵能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生存下来真是不容易,我想在很久之前,这里一定生活着更多的长颈鹿,只是由于环境的不断恶化,土地逐渐沙漠化,适合它们生活的土地越来越少,现在在这么大一片区域内也要找寻很久才能发现一两只,对它们和我们来说都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虽然现在各国都已加强了环境保护、野生动物保护等的力度,但前景还是不容乐观的。我不敢想象,多年以后,这里会变成怎样一个地方,是好还是坏,真的值得我们好好思考。

 

      离开了保护区,费宣问我还能坚持下去不,我向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吃了药感觉舒服了一些,虽然病着,但是想到一会儿要去尼亚美的大清真寺参观我就有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完全把身体的不适一股脑的抛之身后了。驱车赶回了尼亚美,夕阳下的清真寺显得更加的的宁静。工作人员领着我们楼上楼下的参观了一遍,当走进清真寺里最大的那间大厅的时候,我们真的有那么一瞬间被它那浓烈的伊斯兰风格给震住了。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说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一间是给男人做礼拜用的,女人做礼拜的话要去别的房间。走出清真寺,一个蹲在墙角看书的小伙子吸引了我们的注意,陪同我们一起来的工作人员说城里的年轻人都爱来这里看书学习,在清真寺的屋檐下不仅宗教色彩特别浓重,就连温度都比外面低,在这看书不但凉快,还能直接感受到宗教的气息。

 

                    hspace=0  

 

      参观完后,费宣看我脸色不太好,直接和工作人员就把我架回了宾馆去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要是现在就倒下了,接下来的路那得怎么走呢?

 

      想到在使馆里陈大使说的那些话,我不禁为之后的路担忧了起来。正如陈大使所说,如果我们要硬闯的话,99%没有好结果,最后还要害得陈大使亲自出面去营救我们,给本来就工作繁忙的他们增添更多不必要的麻烦。看来我们真的应该放弃开车到阿尔及利亚的计划,改从空中入境,进到阿国后再返回到边境附近与我们的驼对接头,从那里开始我们撒哈拉的穿越行程。这样子的话就可以避开危险的伊斯兰圣殿组织,也不会给别人添麻烦,而且撒哈拉一样可以从头穿到尾,只是多走几步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