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勤劳的中国兄弟_5月9日_D34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452  更新时间:2009-5-9
 

59 尼亚美

 

      昨天赶到尼亚美后,顾不得劳累的忙着找东西送给赛嘎和塞库,很晚才休息。风餐露宿了那么多天,终于可以睡床了,脑袋才一挨着枕头我就去见周公了。早上起得稍微晚了点,等着塞库他们和新的地接公司交接完毕,送走塞库和赛嘎这两个可爱的兄弟后,我和费宣就去执行新任务了。

 

      前不久一位在尼亚美做鞋子生意的朋友张国定通过我的博客和我们取得了联系,他说他一直都在关注着我们的活动,希望等我们到了尼亚美之后可以去和他见上一面,他一定带我们好好参观尼亚美。这么好的事,这么热情的邀请我们能不答应吗?

 

 

 

      见面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他还很年轻,30岁上下,不过已经在尼亚美待了45年了。国定兄是浙江台州人,他自己和几个朋友合伙在尼亚美开了个鞋子批发点,家人都在台州。他们的这个鞋子批发点可不简单啊,在尼国境内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了,只有一家鞋子批发点可以和他们叫板,不过那一家也是他的老乡开的。

 

 

      国定兄的鞋子批发点开在了尼亚美市中心,面积大约有个几百平米,这种规模大大的出乎了我们的意料。店内放了好几台老式的电扇,扇叶转得很快,吹出来的风虽不凉但也很舒服。鞋子成堆的堆放在店里,任由大家挑选。吹着电扇,看着不断涌进的小贩,半小时都不到就来了10多拨小贩,真的是门庭若市,生意红火啊。

 

 

      与其说是挑选,不如说是刨。来批发鞋子的小贩一进店门就直冲着鞋堆奔去,各路小贩各显神通的大刨一番后拿着自己相中的鞋子就去交款,也不问价格,熟练地摸出一把钱放着就走,看得我和费宣忍不住叫道“真是豪爽!”国定兄说这些人都是他的老主顾了,对于鞋子的价格他们早就烂熟于心,完全不需要询价,也不讨价还价,整个批鞋的过程又快又简单。

 

      我看他生意这么好,不禁有点好奇在这卖鞋子究竟能赚到少。国定这的鞋都是浙江台州的一些乡镇企业生产的,有皮的凉鞋皮鞋也有人造革的,还有球鞋,每双鞋的批发价都不高,折合成人民币后大概就是2030块钱,很便宜,所以当地人都非常的喜欢我们中国制造的鞋子。但是鞋子经过批发到零售后,那价格就离谱了,当地的零售商们坐地起价,20块的鞋子摇身一变就成了200块的鞋子,不过好在你可以和他们讨价还价,还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位就行。国定看到我和费宣脚上的凉鞋后很大方的让我们随便在他这挑几双鞋子带着走,我们谢绝了他的好意,穿自己脚上这双就可以了。来他这里做客不仅没带见面礼,走的时候还要顺走他几双鞋,这种不厚道的事情我们可不干。

 

      和国定的闲聊中我们知道,这小伙子在这里的几年时间里,艰苦打拼与勤劳善良为他赢得了一席领地。他和他的合伙人,也是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在尼亚美算是开拓出了自己的市场,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很多时候都会出现货供不上的状况。他大概估算了一下,每年从他这里走出的货就能达到20几个货柜那么多,所以国内发货的话就是第一批货刚走没多久就要发第二批,一船货在海上大概要待2个月才能到他手里,一点都不能耽搁,否则他就没办法为尼亚美的零售商们供货了。

 

      我问他说怎么会想到来尼亚美卖鞋子呢,一个人孤身在外闯荡,只有过春节的时候才能回家与家人团聚。他告诉我们说,之前也在国内做生意,在上海,但是竞争实在太大,就算自己付出的再多,也不一定能得到想要的回报。现在虽然远在非洲,环境是很艰苦,但这值得,只要自己肯干,能吃苦,就能闯出一片天来,年轻人嘛,多苦苦是值得的。他打拼了这么些年,也算是小有了点成就。他们的公司有5个人,他自己还买了一辆二手的丰田商务车,雇了一个看门人,一个翻译。说到这个翻译那就有意思了,国定说他叫“哈密度”,我每次一听到这名字就会想到哈密瓜,所以总是开玩笑的叫他哈密瓜。哈密度在中国学了5年的中文,回国后在一家学校里教书,每个月只拿到大概5600块的工资(折合成人民币),在尼亚美算是很一般的收入,自从做了国定他们公司的翻译后,每个月能拿到大概3000块(同上)了,这在当地可以说是高收入人群了。当地人的眼里,在中国人的公司工作算得上是一份不错的职业。一直陪着我们的除了国定他们,还有另外一个也是在中国公司里任兼职翻译的穆斯林朋友,阿匝里,他在中国学了4年的中文。国定他们经常开玩笑的问他“中国好不好?”,阿匝里都说“不好”(当然是开玩笑的),“不好你还能拿到那么高的工资,还能娶到两个老婆?”“哼!有钱的都讨四个老婆,没钱的才讨两个!”

 

 

      看国定在这干得那么有声有色的,我就问他说还打算干多久,有没有想过去领国发展一下。他说暂时没考虑过去周边国家,因为现在周围可以做生意的地方都有他们的老乡在,如果自己硬插一脚进去就变成抢老乡的饭碗了,还是守在原地做自己的事情好。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不能盲目投资,因为风险较大,尼国的税收非常的高,大概是55%,这让很多商人都难以维持生意的。曾今有个中国人06年的时候投资了一个肥皂生产工厂,一切设施弄好之后,政府的各项苛捐杂税都来了,压得那个肥皂老板连夜逃走了,如果留下来肯定是交不出的,交不了那就只能去蹲大牢了。所以中国人要在这里投资的话最好选择流通快,投资小的,否则风险会很大。听他这么一说,我就好奇了,按国定现在的情况来说的话肯定是赚钱的,但是他又说税收高到无法承受,虽然鞋子算是流通快的了,但税收一样是高啊,他笑笑说这就得靠自己从中去打点了。

 

      在他店里坐了一会儿,他就说带我们去市场上逛一逛,还可以去看看别的中国人开的铺子,他们很多都是来自浙江或者广东。其中一位浙江温州的先生在这里开了一家小超市,他一家三口都来尼亚美了,在这里待了很多年,他儿子来的时候才10岁,现在都已经17了,在当地一家高中上学。看来他们是打算在这里扎根了。徐老板人可真热情,我们才一去,他就叫人去给我们买冰可乐喝,估计是怕我们被热晕。这时正好有人来买东西,这些当地人真的很有意思,买完东西付款的时候总会缠着徐老板钱少一点,徐老板也不和他们多说,就从袋子里拿出一样东西来说“你给的钱不够付这个嘞。这招很管用,买东西的人不得不付够全额才拿到东西。我们都说徐老板厉害,他说不管在什么地方做生意都得学会一套看家本领,否则就要吃亏,在这里是不能给顾客优惠,你给了第一次,他们就会无止尽的要求你给第二次第三次

 

 

      我们离开徐老板的小超市后,国定带着我们在市场里四处逛,一路上都有人和国定打招呼问好,我看到人群,手又痒了起来,就问他说可不可以拍照,他说可以,你想拍就随便拍,于是乎我抓起相机咔嚓咔嚓一阵猛拍,拍完也没人过来揪着我不让走,看来他在这里还真是吃得开啊,有他在真实通行无阻呀,哈哈。

 

   hspace=0

 

      路过一个人工艺品小店,我看着上面放的皮制手链不错,就想说买几条带回去送亲朋友好友和同事。没想到小贩一开口就要30块,好在有国定在,一通讨价还价后小贩12块卖给了我,我喜滋滋的买了好几条。市场里有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我真想全部都买走,回去送给网上的朋友们,可惜的是我们俩人体力不够,只能尽量多的买一些。用这些小礼物聊表一下心意,谢谢一直以来关心着我们的朋友们。

 

      我们沿路一直走,不觉就来到了河边,这里正好是中国援建尼日尔的大桥现场,因为正好是星期天,所以工地上几乎没什么人。这里的第一座桥是美国建的,叫肯尼迪大桥,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中国在这里又开始建桥,我想等建好之后,尼日尔的交通又能改观不少。

 

hspace=0  

 

      走了没多远,我们就被河边忙碌的一群人给吸引了,赶了过去一看,他们貌似是在淘金,在一问,原来真的是在淘金,不过不是黄金,而是铂金。费宣突然激动了起来,想亲自淘淘看,于是淘金工人先示范了一遍,然后把淘金用的扁盆递给了费宣,没想到他还真淘出了几粒金砂,把他给高兴的,就连国定都激动了起来,说“来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知道这里可以淘金呀,早知道的话还卖什么鞋子呀,直接淘金算了,说不定早发了”,我们也笑说“不走了,留下来淘金好了”。玩笑归玩笑,费宣说这附近一定有什么东西含金砂,不如去找找看。四处一看,他果然找到源头,在河堤的上方有一大片金铂利岩,他爬上去仔细看了一下说是的,就是金铂利岩,这里面蕴藏着铂金和其他的一些贵金属。于是我们返回了淘金工人工作的地方,跟淘金工人说想看看他们的金砂袋,工人们都一脸警惕的摇头说“没有!没有!”我们估计他们这么淘一天估计能淘到几十克,按市价来算的话是很客观的一笔收入啊。真想留在这不走了。不过在尼日尔河上走了那么多天,还是第一次在这里看到有人在淘金,看来也不是整条尼日尔河旁都有含金的矿床。沿途也曾在某几段上看到突出来的小山包,费宣跟我说那是死火山,里面通常来说会含有金铂利岩。

 

  

 

      在外逛了一整天,晚上的时候国定说他们全公司要为我们接风,请我们去吃正宗的中国菜。我们在一家叫做“金龙饭店”的饭店里吃的。我记得我以前在智利最南端也在一家金龙饭店里吃过饭,也是中国人开的,看来“金龙饭店”是中国人的专利啊,全世界都是。不过非洲的这家金龙饭店,说起来那可是故事多多啊。这家饭店的老板娘姓吴,嫁给了一位当地人,她的故事可精彩了,以前还接受过咋们总理的接见,也接受过中央电视台《走进非洲》栏目的采访,她不仅开了这家饭店,还在我们住的酒店里开了家酒吧,在尼亚美当地算是生意做得大的人物了。我们本想一睹老板娘的风采,可惜不巧,她正巧出差去了。

 

 

      吃晚饭,国定邀请我们去尼亚美的酒吧坐坐,可惜我们对酒吧都不感冒,就直接回酒店了。才已经酒店大门,就有一位擦鞋匠喊我们去擦鞋,也不管我们脚上穿的是凉鞋,我们只好摇摇头。这四星级的酒店服务还真是齐全。

 

      我们去向新的地接公司的人打听,可不可以驾车去阿尔及利亚。他们说不可以,因为规定游客是不能驾车过去的,因为那边比较乱,就连当地人也不愿意开车到那里去。虽然在尼亚美感受不到乱的氛围,但是在边境上局势确实不好,前不久还有一个中国人在边境附近被绑架了。具体以后的路怎么个走法,还得看明天去使馆的结果是什么,不过不管怎样,我们还是以当地地接公司的安排为准。

 

      希望明天能有一个好结果,也希望以后的路安全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