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母爱的世界_5月8日_D33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301  更新时间:2009-5-8

5.8 尼亚美

 

      昨天因为天气的关系提早宿营,休息时间相对的宽裕了一些,经过一夜的休息后感觉体力恢复了很多,也逐渐的开始适应非洲这种热得死人的天气了。爬出帐篷发现其他人都在收拾东西了,我也赶紧的跟上大部队的节奏,收帐篷拿东西,不一会儿便将行李都收到了车上。吃过赛嘎精心制作的早餐后我们便上路了,塞库说如果我和费宣状态不错的话今天应该能赶到尼亚美,晚上就能住宾馆,这或多或少的能缓解我们这么多天来在酷热下风餐露宿的疲累身心了。

 

      我们的车被热辣辣的太阳炙烤得像个蒸笼,我开玩笑说来趟非洲真是值了,还能坐一次会跑的蒸笼,费宣笑说你还能开完笑,看来还没有被热蔫。中午时分,我们赶到了小镇卡马,这速度真不是吹牛的,竟比预计行程快了很多。尼日尔的小镇风格都差不多,大多坐落在靠近尼日尔河的地方。别看镇子不大,该有的街市、公共设施都有,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卡马位于尼日尔一个原生地下生态区的中心,这里也是一个可以开采铀矿的地方。铀矿是尼日尔最重要的出口产品。

 

 

      塞库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停了车,赛嘎一下车就哼着小曲去买东西做午饭了,老规矩,我们尾随他而去。每一个村镇的集市都是我们爱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是感受异国风情最直接的场所,人文气息最浓重。

 

      路过一户人家,看到女主人正在用一个大型的石臼(我们看到的这个是木质的)舂东西,旁边还有个小姑娘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塞库告诉我们说那是在舂米,当地人一般都是现吃现舂。这种劳作的场景我自然是不会放过的,在经过了女主人的允许后我拿出相机拍了几张,小姑娘也不看妈妈舂米了,有点畏惧又有点好奇的一直盯着我,我拿了几颗糖捧到她面前,她望望我手里的糖,又望望妈妈,看到妈妈一脸笑意的点点头,很开心的把我手中的糖果全抓了去。我猜妈妈在她心里一定是最高权威吧。

 

 

      边走边觉得有什么东西被我忽略了,可一时也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越急越想不出,费宣看我一副抓耳挠腮的样子吃吃的笑了起来。“我说老费,赶紧帮我想想,我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了,我怎么老感觉有什么东西忘记了”我拉着费宣问到,“手机忘拿啦?糖果没带够?”费宣四处张望着回答,“飞豹,快看快看,前面!”费宣指着前放喊道。

 

      顺着费宣所指的方向,在不远处的一户人家的门口,一位母亲正在为自己的孩子洗澡,澡盆里站着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貌似一脸不情愿的被母亲拉着胳膊洗澡,小嘴还撇着,看着别提多温馨了,触景生情想到了小时候妈妈帮我洗澡的画面,和这小家伙也差不多,不禁莞尔。“母亲节!”灵光闪过后我突然想到了,抬手看了下表上的日期,没错,10号就是母亲节了。每年的母亲节,只要我在昆明的话都会请老母亲好好的吃上一顿,送上个小礼物表达一下对母亲的感激之情,如果身在外地的话也会拨通家里的电话问候一下母亲。

 

 

      母爱,是人类一个亘古不变的主题,它是伟大的、无私的、纯洁的。母亲是一个家里付出最多得到最少的人。她们总是在默默地奉献而毫无怨言,她们用包容的爱无声的滋润着我们。

 

 

      想到母亲,眼眶不禁有点湿,脚步无意识的放慢了,跟随着大部队走到了集市上,水果摊边一个小孩亲昵的吻自己的母亲,我顾不得她们是否愿意,很快的拿出相机把这温情的一幕拍了下来,生怕相机的快门声打破这美好的画面。我盯住脚步静静地看着她们,直到母亲牵着孩子走了很远我才回过神来去找费宣他们在哪里。

 

 

      他们在一个小吃摊前停住了,我赶了过去,费宣一看我来就说“飞豹,快来看非洲油条”。塞库说这种油炸食品是用面粉做成的,味道不错。摊主是位母亲,有两个孩子,大点的孩子粘着母亲站着,小点的那个在母亲背上舒服的睡着觉。这个时候正是集市一天里最热闹的时候,也是这位母亲最忙碌的时候。嘈杂的环境,不停地来买“油条”的顾客都没能吵醒母亲背上的孩子,我们站在一旁看了很久,这孩子始终保持熟睡状态,动都不愿意动一下,看得我都想睡了。就算周围再怎么吵闹,只要是在母亲的背上,周围的一切又能算得了什么呢,母亲的背就是他的全世界。

 

 

      不知道是天公作美,还是我有意识的去看,今天在集市上母亲与孩子的画面竟然比平时多了很多很多。当我们挪到一个鱼摊前的时候,又一对母子(母女)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孩子安静的睡在母亲的怀里,此时已是烈日当头,酷热笼罩,我在想,面对母亲的怀抱,这种温度一定是不堪一击的,没有什么比的过母亲温暖的怀抱。

 

 

      今天在集市上可以说是举步维艰,看到母亲和孩子我就走不动路,再平凡的母亲,她的怀抱她的爱都是伟大的。在母爱面前,一切的词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赛嘎在我出神的这个空挡里买好了午饭的材料,我们一行人离开了镇子向河岸边走去。岸边有位母亲在卖鱼,我跟赛嘎说多买几条,这鱼鲜。回到大本营,赛嘎忙着做饭,其余人就在一旁休息着等开饭。

 

 

      吃好饭,我们没敢多耽误,立马上车直奔尼亚美。一路好赶,总算是赶到了,虽然时间已经很晚。到了宾馆我并没有立刻休息,东翻翻西找找的把那双“美军作战靴”给找了出来,我打算把它送给赛嘎当做分别得礼物。没来非洲之前我还认为进了沙漠一定得穿这双靴子才行,要不肯定被沙烫得乱跳。现在真的置身在撒哈拉的时候我才知道,进沙漠根本不像我想的那样要武装到牙齿,只要一条土尔巴一双凉鞋就足够了。这可爱的小老头明天就要坐长途客车返回巴马科了,接下来的路上再不会有赛嘎因为我们没吃完饭而生气的事发生了,一时间竟觉得没有人生我们的气是多么不开心的事情。我把靴子送给了赛嘎,他开心的收下了,说虽然自己穿不了,但他的儿子一定喜欢,年轻人都爱赶时髦。我把原先准备的防水风衣送给了塞库,他也不能陪我们走下去了。尼亚美是我们的分别之地,之后的路会有新的向导带我们走,等塞库和新向导交接完后也要离开了。

 

      这一路上,我们的行李由最初的30多公斤减到了现在的10多公斤,我们只留下了必要的东西,把其余很有纪念价值的东西送给了一路上认识的兄弟朋友,东西虽不贵重,但去能留下念想,睹物思人,以后的日子里,看到这些小玩意儿,他们也许会想起曾经一起“战斗”过的两个老外兄弟。

 

      分别,又是分别,真的希望永远都不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