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撒哈拉的宝藏_5月7日_D32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246  更新时间:2009-5-7
 

57  哥提亚 

 

      今早一大早塞库就来催促我们出发,我看了看时间,竟比往日早了很多,一问原因才晓得,原来我们的塞库是为了我和费宣才决定早走的。他说现在的气温越来越热,当地人早就适应了这种气候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对我和费宣这两个老外来说就麻烦了,过高的气温容易使我们疲倦,没精神,严重的话搞不好走半路上我们俩人就双双热昏了。早点走的话就可以早点宿营,路程也赶了,还可以提早休息。塞库这家伙还真体贴!

 

      从拉贝藏加开车出发,时间还很早,可没想到镇上好多人都开始干活的干活遛弯的遛弯,我还以为我们起得最早呢。看到我们的车子,哗啦啦的一群小孩子又围了过来,我马上抓了一把糖下车分给孩子们,其中好几个孩子昨天就一直陪着我们在镇上四处逛,我们参观清真寺的时候,学着当地人的模样念念有词的做起了礼拜。我们的这一通瞎念惹得好几个小孩笑得在地上打滚,真是一群可爱的孩子。我们开车路过款爷的铺面的时候,看到他早已在开门准备做生意了。这位老人家是当地有名的款爷,在当地最繁华的地段拥有两间铺面。看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通用的。

 

 

      一路开车出来,沿途的风景一成不变的是黄沙,开着车窗是想吹吹风透透气,可是沙子也不可避免的吹了进来,随便用手梳梳头发都能抖下好多沙子。中午时分路过一个不知名的村子,在村口看到了一辆严重超载的货车,车兜上装满了货,货上坐满了人,就连车身两旁也挂满了东西,不知道车上的人是回家呢还是离家去外地工作。

 

 

      温度越来越高,我和费宣坐在车里已经热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距离“蔫”已经不远了,塞库看了看就说提早宿营好了,找了一处靠近尼日尔河的河滩停车。我一听宿营,稍微来了点精神,下车赶紧找个阴凉的地方搭帐篷。刚把东西拿出来,就发现有点点的清凉落在了身上,停下手中的活,仔细看了看,我们惊喜的发现下雨了,这是我第二次感受到非洲的雨了。第一次还是在加纳的时候,但那时还是住在宾馆里,有空调,感觉仅只是心理上的惊喜,和现在这种从身体慢慢渗透到心里的喜是截然不同的,这一次的雨对我来说是甘露。虽然只是短短几分钟的小雨,但它却滋润了干裂的大地和快热蔫了的我们,老天爷一定是可怜我们这两个没经历过非洲酷热的老外,赶紧下场雨让我们凉快凉快。我和费宣都脱了上衣光着膀子静静的让雨淋个够,虽说没有酣畅淋漓,却也淋漓尽致。土地被这及时的雨点打湿后,泥土的芳香肆意的钻入了我的鼻孔,我敢说这比任何一种香水都好闻。这种蕴含着大地气息的香是任何调香师都调制不出来的。

 

      虽然意犹未尽,但这场小雨可以说是一个好兆头。塞库说今年的雨季来的比较早,对于干旱比往年严重的状况多多少少的起到了一定的缓解作用。希望在真正进入沙漠之前再多下几场雨,可以让我和费宣多得到一些非洲雨的洗礼。进到沙漠之后是不可能碰上下雨的,除非是在梦里。沙漠腹地那极度的高温,让云层中的水汽还来不及落下就被蒸发殆尽了。终于真切的感受到了什么是春雨贵如油了,虽然这不是春雨,但一样的金贵,甚至更加的珍贵,完全可以与别的什么奇珍异宝相媲美。

 

      我和费宣光膀子感受雨水的时候,靠近河岸的水里一个很帅的小伙子扒着自家的渔船看着我们咧开嘴就笑,他一定是没见过这么喜欢下雨的老外吧。我看到他,“老毛病”又犯了,不过想到前天在昂松戈镇把修车老板给惹毛的事情后我就放慢了速度,先向小伙子挥了挥相机,又指了指他,看到他还是笑呵呵的样子我才放心,拿起相机对准他,咔嚓一下,一个笑脸就这样被永久的保留了下来。

 

 

      趁着我们搭帐篷的间隙,赛嘎去向河上打渔的渔民买鱼。只要是靠近尼日尔河的地方,我们都能买到新鲜又好吃的肥鱼。远远看着赛嘎这可爱的小老头手提几尾活鱼笑嘻嘻的走回来的时候,我们都笑了,今天又有好味的鱼肉吃了。

 

      小孩子天性都是爱水的,在加上现在天气实在是热,两个小姑娘恋恋不舍的从水里爬了出来,看着她两只穿了条小短裤的样子,估计是要回家吧。

 

 

      吃完赛嘎大厨做的饭,我们都累的就地一躺,好在躺的地方还算凉快,随便的聊了起来,聊着聊着打起了盹,睡意一来就懒得换地方,任凭夹着沙子的热浪吹到身上,迷糊之间突然觉得这种感觉也很惬意。

 

      想着这几天在尼日尔境内遇到的人,并不像传说中那样的凶悍,热情与可爱依然是我对他们最直接的印象。尤其是小孩子,他们的笑对我来说和强大的杀伤性武器没甚区别,笑脸一开我就被彻底打败了。

 

hspace=0   hspac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