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你好,尼日尔_5月6日_D31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400  更新时间:2009-5-6
 

56  阿约鲁 

 

      今天大家都起得很早,胡赛迪、穆斯塔法和巴马早早的就收拾好皮纳斯准备返航,我和费宣也帮忙着把他们需要的物资搬上船,整理好东西以后,大家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我们送他们的礼物被他们紧紧的抱在怀里,看得出来他们也很感动,半个月的水上生活铸就了我们亲如兄弟的感情,我想不论是我还是费宣都永远不会忘记这些朴实而善良的非洲兄弟。

 

 

      送走了这些可爱的非洲兄弟,我们也要准备上路了,如果顺利的话,今天应该可以进入尼日尔的境内。越野车的速度其实要比乘船要快许多,但是一路上的风景就少了许多,没有那种风行水上,心游千里的惬意和悠闲,也看不到当地居民们的生活场景了。不过对费宣而言,乘车似乎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起码他又可以进行他的地质考察了。坐在车上,费宣的眼睛总是看着车外,一旦发现路边有值得观察的岩石他就会大喊停车,然后拎着他的地质三件宝(地质锤、放大镜、指南针)就直奔他的宝贝岩石而去。这一路行来,费宣详细记录了地质状况的变化,从数据中可以明显看出地质运动的痕迹。在水上这些天不能进行地质考察,估计是憋坏了他,现在一看到岩石就喊停车,弄得我们一路走走停停,速度比起坐船只慢不快。乘车的线路大部分并不在尼日尔河边,没有了河水的滋润,沿途植被渐渐稀少起来,眼前的景色和印象中的撒哈拉景象越来越像了,不过还是间或能看见一些低矮的灌木,让人惊叹它们顽强的生命力。

 

 

      车厢里并没有空调,好在能从窗外吹进一些风,虽然风也是热的,不过比起车外来说已经好了很多了。在45℃的温度下,人反而不会有汗流浃背的情况出现,因为汗液还没有积聚起来就已经被蒸发了。汗流得多身体里的盐分流失得也多,用舌头舔舔嘴唇可以感觉到都是咸咸的,在这样严酷的天气下人会在不知不觉间出现脱水的症状。虽然每天可以从食物中补充一定的盐分,但是每隔几天我们还是会拿出随身携带的生理补盐液补充一下身体的盐分,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我们和长期生活在这里的当地人们的身体差异了。

 

 

      中午的时候,我们到达了一个小村庄。赛库之前就告诉过我们,这里的村庄都很封闭和落后,没有旅店,没有小吃店,住宿的话只能露营,吃饭还是只能靠我们的大厨赛嘎。做饭时,赛嘎把车上的锅碗瓢盆灶全摆放出来,安心要大显身手。结果引来了全村人的围观,当那些妇女们看到赛嘎把鱼放到平底锅里用清油煎时,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叹的声音,看到赛嘎脸上得意的笑容,我有些怀疑他是故意弄出这么大排场的。要知道在这些当地人的头脑中是没有烹饪这个概念的,我曾在一个村子里看到一个妇女烤鸡,就是把一只鸡扔到火堆里去烤,毛也不拔,有点类似中国的叫花鸡的做法,相当原始。像赛嘎这样精细的烧制食物在她们看来显然是闻所未闻的。尤其赛嘎还是一个男人,而在这个国家里,做饭是女人们的工作。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赛嘎在与人交往方面显得相当老道,他一面动作夸张的烹制食物一面和周围的人们交谈着,不时的逗得他们开怀大笑,很快就交上了一群新朋友。

 

      吃过饭,我和费宣到村里去转了转,这个村子很小,但是畜牧业相当发达,有的人家甚至拥有几十头牛和上百只羊,要是在国内,这样的存栏量怎么也该是个小康水平了吧!可是在这里,他们仍然生活得很贫困,这也让我有些困惑。作为云南经济管理委员会的副主任,费宣对这方面的认识自然比我要深,他告诉我,这是因为当地的畜牧业并没有形成一个产业链,内容相对单一,加上信息的封闭,成交量实际是很小的,牲畜给居民们带来的收益自然也就非常有限。同时,这些村民对牲畜的管理方式实际是不合理的,他们饲养牲畜几乎没有什么成本,都是放养在尼日尔河边,尼日尔河沿岸丰美的水草足以让这些牛羊、毛驴之类的长的膘肥体壮了。但是这样放养的结果就是牲畜越多对尼日尔河沿岸的生态破坏也就越大,当植被承载不了时,沙漠化的阴影就开始飘荡在他们的头上了。

 

 

 

      村子里有一个小小的清真寺,虽然很小而且非常简陋,但是村民们的信仰是非常虔诚的,按照伊斯兰的教义,教徒们每天要做5次礼拜,时间一到,基本所有的村民都会涌到清真寺前。哪怕是在路上到不了清真寺,他们也会朝着圣地麦加的方向,虔诚的跪拜。看着他们虔诚而神圣的表情,我不由得感概,拥有信仰也是一种幸福啊!

 

 

      下午,我们终于到达了马里的边境小镇拉贝藏加,我们将在这里签证入境。海关的景象和之前在加纳和布基纳法索边境看到的一样,也是异常的环保和简陋。尼日尔的工作人员除了身上穿的制服外和我们之前见到的马里官员看不出更大的区别,其实大家的人种甚至可能民族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分住在不同的区域而已。对于当地的居民而言,这一条边境线也不过就是摆在路上的几个汽油桶,想过就过,根本不需要办理什么手续。

 

      尼日尔的工作人员很友善,非常爽快的就在我们的签证上盖上了一个条形的签章,这就代表我们结束了在马里的行程,开始进入到更精彩也更危险的一个新阶段。不管前方等待我们的是精彩还是危险,此时我只想说一句:“你好,尼日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