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再见,兄弟_5月5日_D30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071  更新时间:2009-5-5
 

55  昂松戈镇 

 

      今天我们到达了桑海人最早的居住地之一——昂松戈镇,这里是马里通往尼日尔的一个重要城市,也是昂松戈省的行政首府,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省会城市,但看上去却和中国的一个乡村小镇没有什么区别。

 

      上了岸,还是老规矩,向导赛库第一时间到当地的警察局报告我们的情况,警察局很小,人也很少,就是三个人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里办公。我很想为他们拍摄一张照片,但是被拒绝了。反倒是镇上的居民对我们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几乎镇上所有的孩子都跟随在我们身后从街头一直到街尾。孩子们关心的是自己有没有被拍下来,把数码相机中的照片给他们看是让他们最开心的事情。就连河边洗澡洗衣的妇女们也并不避讳我的镜头,大方的让我拍了个够。流淌的尼日尔河是这里唯一可以让人觉得凉爽的地方,居民们都喜欢到河边消暑,洗澡的洗澡,洗衣服的洗衣服,有几个小孩甚至把家里的羊也拖过来洗澡,可怜的小羊们看上去并不喜欢这样的消暑方式,不停的挣扎和叫唤着。

 

 

      出于一种职业的敏感,我总喜欢拍摄当地的人文景象和市井生活,几十天的非洲之行里,我通过相机镜头拍摄了许许多多生动鲜活的面容和场景。非洲这块炙热的土地上,有着许多遥远又神秘的故事,我希望能够用我的相机镜头将他们一一记录下来,和所有的朋友一起分享。

 

      为了准备午饭,赛嘎要去集市上买肉,我和费宣自然是跟着去的。沿途以来我发现马里卖肉的摊贩多是男人,而卖鱼的则基本是女人,哪个摊子前面围的人最多就说明这个摊主最帅或者最漂亮。我们远远的就看见一个摊位前面围着好多妇女,估计这个摊主应该是昂松戈最帅的男人了。赛嘎上去和摊主讨价还价时,我和费宣就在附近溜达,一家小铺子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店面很小,门前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许多葡萄酒瓶子。瓶子里装的显然不是酒,倒有点像汽油,我们问过店主后才知道这里就是昂松戈唯一的加油站,店里的汽油都是按瓶卖的。知道这里是加油站以后我不由得有些嘀咕,这些小瓶的汽油不知道要多少瓶才能加满一张车哦?费宣显然也有这样的疑问,询问后才知道这个加油站是专门针对摩托车的,马里的许多地方都很流行摩托车,拥有一张摩托车对当地人来说是经济实力的一种象征。早先是日本产的摩托非常流行,近年来中国制造的摩托车已经逐步成为人们的新宠了。

 

   hspace=0

 

      就在加油站的旁边有一个摩托维修的小摊子,生意看上去还不错,2个美女骑着刚修好的摩托车正要离开,我赶紧拿起相机拍了一张。摩托修理摊的老板看上去年纪不大,正在专心的修理着一个变速箱,我习惯性的抬起相机为他拍了一张照片,快门闪动的声音惊动了他,看到我在为他拍照,突然愤怒起来。他拦着我不让我们走,说是我为他拍了照,他会安装不上拆散的齿轮,这下可糟了,一直知道这些成年居民们都有些自己的忌讳,一般没得到他们的允许我是不会随便为他们拍照的,没想到今天一时没注意惹了麻烦。正不知道如何是好,赛嘎已经回到船上做好了午饭,让穆斯塔法来叫我们回去吃饭,穆斯塔法一看这个阵势,眼睛一瞪,拉着我们转身就走,一句话都没有说。修车的小贩估计是被他的气势给震慑住了,只能眼看着我们离开,也没敢再拦。还好穆斯塔法来得及时,不然今天就麻烦了,看来以后拍照时还是要多加注意了。

  

      吃过饭,向导赛库告诉我们,船不能再往下走了,今年的太干旱,尼日尔河的水量已经不允许我们继续乘船前行,只能在这里改乘汽车继续前进。汽车会在明天来接我们,因为沿途都没有酒店,仍然只能在路边露营,赛库和厨师赛嘎会继续陪伴我们前往尼日尔,而雇佣的3个船夫胡赛迪、巴马、穆斯塔法则会顺原路返回赛古。

 

      就要和相伴半个多月的伙伴们分别了,心里有些伤感,半个多月的行程中我们相互扶持,互相了解,早已经亲如兄弟,他们的淳朴、他们的真诚还有那纯净如风的笑容都已经深深的铭刻在我的心里,虽然早知道会有分别的一天,但是没有想到来得如此的突然。

 

      我和费宣整理了一下各自的行李,希望能找出一些礼物来送给他们,从国内出发时因为对非洲的不了解,我们都带了许多用不上的东西,例如大量的衣服,真正到了这里才知道,在撒哈拉只要你拥有一块布和一双凉鞋就足够了。我们决定把这些东西都送给他们,相对于我们以后的行程来说,这些物品是一种负累,而对他们而言则是确实实实在在的帮助。这不是施舍也不是怜悯,在我的心里早已当他们是我的兄弟,我只是尽我的能力给他们一些最实际的帮助。费宣考虑了半天,还是把他一个心爱的小型望远镜拿了出来,这是一个15倍镀虹膜的小型望远镜,很精致,在船上的日子里费宣总是爱用这个望远镜观察远处的风景,还着实让我羡慕了一把,后悔自己怎么没带一个。年轻的胡赛迪对这个望远镜特别感兴趣,老爱跟费宣借去摆弄,现在要分别了,费宣决定把这个望远镜送给他作为礼物。

 

 

      收下我们的礼物后,他们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胡赛迪拉着费宣的手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说这会是他带给孩子最好的礼物。胡赛迪会在半路上离开皮纳斯回他的母亲家,这个特别的礼物将是他给孩子们的一个惊喜。这时我们才知道,原来胡赛迪的母亲就住在我们尼日尔河边的一个小村子里,他的孩子们也在那里度假,路过那个小村子的时候,因为要赶路,胡赛迪没有回去看他们,现在才能有机会回去陪他们一起度过假期。

 

      离别的感伤弥漫在小小的皮纳斯上,心里感觉有些空落落的,我反复的看着这三个可爱的小伙子,想把他们的神态牢牢的记在心里,突然我想到应该为我们这个特殊的家庭拍一张照片,把他们的影像永远的留下来,带回中国,告诉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们,这就是我在非洲的兄弟!

 

 

      于是,在金色的河岸边,我的兄弟们紧紧的靠在一起,让我为他们拍照,英俊的胡赛迪单手叉着腰,抬头挺胸,看上去帅气的不行,可惜忘记把裤腿放下来了;外表粗犷实际腼腆的穆斯塔法好像被阳光晃了眼睛,眯着眼有些茫然;向导赛库带着标志性的帽子一脸严肃,老顽童赛嘎还是一副调皮的样子,脚踏着船头,手搭在巴马的腿上一脸坏笑;酷酷的巴马站在船头,手撑着竹竿,气势威武。从镜头里看着他们的样子,突然觉得眼眶有些发热,我屏住呼吸,轻轻的按下快门,永远的留下了他们的影像。

 

      看着数码相机里的照片,我在心里轻轻的说:“再见!兄弟,祝我们都一路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