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桑海人村里的小朋友_4月29日_D24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550  更新时间:2009-4-29

429  桑海人村庄 

 

      我喜欢坐船,因为可以悠哉的欣赏沿岸的风景。我们乘坐的皮纳斯靠一台25马力的雅马哈引擎推动,顺水行驶时平均时速能达到15公里,有时候碰到岸边洗澡、嬉戏或是放牧的人,我能迅速的抓起相机拍下来,这要比坐车好很多了,有时候车速太快,窗外的景色一闪而过,相机都来不及拿出来美丽的风景就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很多时候临时停靠在沿途的小镇,浅滩上人们玩耍嬉闹的景象往往就是我最爱的,哪怕我们之间语言不通,但一个微笑或是手势就能打破沟通上的障碍。和当地人近距离的接触,沟通,为他们拍上几张照片是我每天最快乐也是最大的收获,这也算是撒哈拉给我的礼物吧。

 

      每天相机不离身,方便我随时找寻机会捕捉美好的景象。为我的拍照事业立下大功的是我2006年登珠峰时特意买的尼康D200,在当今这个推崇全画幅数码的时代它也略显过时,但我还是舍不得淘汰它,因为它伴随着我完成了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攀登和徒步到达南北极点的探险活动,它是除了我家小泰外另外一位无声的好朋友。最近这些天来总是听到费宣抱怨说黑人的面部太难照了,这种自动测光的相机真的很难正确曝光黑人的脸面,我对此真是感同身受。

 

      正在摆弄我心爱的相机时费宣突然激动地拉我,要我赶紧看河面上的那艘船。一看,我的天,那么小的一艘船上居然坐了那么多人,这是要集体去打渔?仔细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那不是打渔船,而是摆渡用的。我们这一路从巴马科顺流下来,走了快10天了,几乎没有看到桥,记得最后一次看见桥还是在巴马科。到这里,两岸的居民要是想过河那还真是有点不方便,不过好在这里旱季时河水不是很深,在很多水浅的地方人们还可以走过河去,水深的地方就只能像刚才我们看见的那样坐“公交船”了。

 

 

      近傍晚时,我们来到了两个桑海人的村子中间,穆斯塔法说今天就在这宿营了。马里的人口,一部分集中在首都,另一部分就是沿着尼日尔河两岸定居。沿河而下都能看到大大小小的村庄,进入到沙漠腹地后村子就没了,因为没有水,所以说尼日尔河是一条母亲河,她养育着沿岸无数勤劳乐观的人民。我们停靠的船吸引了不少岸边玩闹的孩子和大人,每个人都脸上都露着热情的笑容,有的孩子还举起了双手向我们打招呼。趁着天色尚明,赶紧的把帐篷搭了。我们在河滩认真的搭帐篷,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围过来了一群小孩子,我喜欢孩子,喜欢他们动人的微笑,马山拿出相机准备狂拍一组照片,可没想到我快门都还没按这群孩子就四处躲了起来,逃开的速度还真是快,看来他们对拍照比较敏感。没辙,只能用我惯用的方法来吸引他们了。我捧出一把糖,向跑远了的孩子比划了一下,向他们表示这些糖是分给他们的。这招屡试不爽,刚才跑散的孩子一下子又围拢了回来,有十几岁的,也有四、五岁的。一双双黑亮的小眼睛天真好奇的看着我和我手中的糖,我用撒哈拉通行的法语向他们问好“萨瓦!”。孩子们也用同样的语言回应着我,并伸出了黑漆漆的小手来和我握手,那些小手都粘糊糊的,等我顺着握完几十个孩子的手后,我的手也粘糊糊的了,一些胆大的孩子还跑过来摸我的皮肤,摸摸又看看,他们一定没见过这么白的人,好奇心大发了。发完了糖果,可爱孩子们的笑脸也被我收进了相机里,他们依然围着我,眼睛却看着我手中的相机,我立刻将相机打开,把刚才拍过的照片一张一张的放给他们看,每当看到自己的相片时,孩子们都会开心又激动的叽里咕噜个不停,可惜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这并不重要,因为此刻他们的快乐我全都感受到了。

 

hspace=0  

 

      这群孩子中有一位是个抱着小孩的年轻妈妈,我特意多给了她们一些糖,当我把糖果塞进小朋友手中的时候,不想这个小朋友竟被我的举动吓得哇哇大哭,最后直接演变成了惊声尖叫,看来我这个“怪叔叔”是把小朋友吓傻了。他的母亲很不好意的看着我笑了笑,我也很尴尬的笑了。这里地处偏僻,很少会有外国人来,像我这样肤色的人在这里不仅能吓坏小孩子,还能引来大胆孩子们的围观。晚上穆斯塔法的老婆带着他的女儿来看他,走时费宣从包里翻出两块压缩饼干来送给他的妻子和孩子,还好小朋友没有被吓到,估计是因为自己的酷老爸在场,什么都不怕吧。

 

hspace=0  

 

      休息前忙着整理图片稿件再用海事卫星传回国内。想起有的网友看了我的博客后评论说咋会有那么美的景象,咋就跟他们看到的非洲不一样。恩,其实呢,每个人的视角不同,所看到的世界也会不同。我和费宣不远万里来到这块充满神秘色彩的撒哈拉,每天见到的都是新奇的甚至是少为人知的事物,有时候也会觉得非洲和我们想象中的不一样,甚至和电视上看到的都不一样。

 

 

      塞库看我们还没睡,马上跑来和我们说,进入尼日尔后会有很大的风险,很多躲藏在大漠深处彪悍的游牧民族经常性的杀出来抢夺过往旅客的钱财,有时候甚至是连人都绑了去了,若是遇上这些土匪心情不好,难说就是“咔嚓”一刀。当地政府虽也有过一些制裁行动,但收效甚微,确实让人有点担心啊。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尼日尔河的风景又会变得不同,实在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