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礼轻情意重_4月28日_D23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399  更新时间:2009-4-28
 

428 小城班巴  

 

      昨天很幸运的在通布图城里发现了一家网吧,这可是全城仅有的一家,可把我高兴惨了,这下可以在线写稿传图了,二话不说连推带拉的把费宣也给弄了进去。发完稿件后用了很长时间才把博客里的留言全部看完,两个字形容那时的心情,感动,再加两个字,无比感动。看到了很多网友留言祝贺费宣生日快乐的时候,我偷偷看了眼费宣,发现这兄弟正满脸笑容的盯着电脑看,我猜他心里一定高兴到不行了,本想打趣他几句,可忽然之间一条留言打断了我的思绪。

 

      一位网名叫做“拖拖”的小朋友留言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我能帮她捎回一条非洲的手链,她想送给她的姐姐。她的姐姐今年满二十了,一字头的离去,二字头的开始,花一样的年纪,所以她想为姐姐送上一份特殊的礼物纪念这个特殊的时候。我记住了这个小小的要求,一直在想什么样的手链适合一个女孩子。

 

      今早上船还没坐多久,酷哥船老大竟把几天前我丢失的手链递给了我,这条手链是我才到加纳的时候向导塞拉西送给我的,是一条彩陶手链,我很喜欢它浓烈的色彩和传统的非洲图案。我戴着这条手链走过了加纳、布基纳法索,现在又航行在流经马里的尼日尔河上。从不习惯戴首饰的我竟也喜欢上了手上的这个饰物。前几天露营时发现手上光光的不知道把手链弄哪去了,心中十分的难过,想不到今天它又回来了。接过这条失而复得的手链,快乐瞬间溢满了整颗心,一个念头闪进了我脑海里,好像冥冥中上天早已为拖拖姐姐准备好了一个小礼物,也许这个不怎么起眼的手链注定了要去满足一个小姑娘对姐姐的爱。我决定了,等我完成了这次撒哈拉的活动我就把这条手链送给这位素不相识的小姑娘。现在,我想再戴上它,让它见证我八十天的撒哈拉之行,让它和我一起感受大漠风沙的磨练,经受烈日的暴晒,体会非洲朋友的热情,接受尼日尔河水的洗礼。虽然它算不上一件值钱的首饰,但它会是世界上经历最丰富最有意义的一条手链。我会倍加的珍惜它,因为它承载上了一个美好的心愿。

 

 

      清凉的河水并没为我们带来多少凉意,迎面吹来的不是风而是热浪,感觉置身在一个巨大的火炉中,塞库见怪不怪的告诉我们说今天的气温达到了45℃,我和费宣听后不禁乍舌,乖乖,昆明最热的那几天不过30℃上下,这里随随便便就上40℃,非洲果然厉害,就连沿岸那些稀疏的植物也在时刻提醒着我们“这里是火炉”。在这么一个干旱缺水风沙不断的地方,这些耐旱性强的植物坚强的生长着,就像当地的人们一样,环境再恶劣,生活依然在继续,没有什么可以改变他们,阻碍他们。

 

      今天离开通布图,开始一段全新的水路。从通布图到加奥城这一段,沿岸居民以桑海人为主,所以我们请了一位桑海人穆斯塔法做我们的船老大,他可是当地有名的万事通,有他在,我们和当地人的沟通也能顺畅很多,而且他对我们即将要走的那段水路也是熟到可以闭着眼睛走,把船交给他我们放心。

 

 

      实在是热,我都热到快抓狂了,中国人常说“心静自然凉”,我看我找本书看看,静静心看是不是能凉快点。《非洲探险:黑色大陆的秘密》,是法国人Anne·Hugon的作品,一共有60多本,我和费宣都非常迷这套丛书,买了好多本。

 

 

      19世纪下半叶,英、法等国的探险家相继进入非洲的心脏,他们来寻找尼罗河的源头,勘察刚果河和赞比西河流域,还踏上了月亮山。他们中有的人在非洲一待就是十几年,甚至一次探险就花去几年的时间,在单纯的地理、地质以及人文层面上来说他们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他们为世人揭开了这块黑色大陆的神秘面纱,向世人呈现了一个真实的非洲,和他们相比,我们实在不敢说自己是在探险。

 

      这次来撒哈拉我带了很多书,两三天看一本,看完的我就把他送给路上遇到的朋友,一是可以减轻自己行李的重量,二是可以给朋友们留下个念想,多年以后,也许他们还会想起以前在非洲与我们一起度过的那段短暂时光。

 

      说到礼物,我想起了博客里有很多朋友提议让我带一些土尔巴回国,说心里话我真的很想去买上几打带回国内送给朋友们,但无奈土尔巴体积过于庞大,一条土尔巴就有2米多长,多个几条估计连包里都放不下;再者,我们接下来的行程还很漫长,行李现在还处在超重状态下,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虽然土尔巴带不了了,但我还是会准备一些特殊的礼物送给朋友们,大家的心愿我一定得满足,要不怎么对得起大家对我们的厚爱呢?

 

      热了一天,接近傍晚时温度勉强降了些,老天还算是给面子。白天温度高,似乎影响了行船速度,不过我们也有了更多时间欣赏沿岸标准的沙漠景象。浅褐色的泥墙蹲踞在河水两岸,残缺低矮的墙壁如同远古那被风雨侵蚀的炮楼。河边不时的会冒出一些小村庄或是集市。沿岸的风景始终是看不够也看不完的,明天再继续。船老大决定在离班巴不远处的一个河滩靠岸,他说那里是个安营扎寨的好地方,我们当然听他的,船老大说的准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