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拿相机的“沙漠悍匪”_4月26日_D21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711  更新时间:2009-4-26
 

426 通布图 

 

      今天的路程走得并不顺利,原本以为昨天就可以到达通布图,但是水太浅了,一路上走走停停,抬船抬得我筋疲力尽。船老大说今天一定可以到达通布图,希望是这样吧!

 

      天气太热了,我和费宣的胃口都不好,船上的大厨特别为我们熬了一锅美味的鱼汤,里面还放了我们爱吃的山药。可是我只喝了一点点就吃不下了,大厨的手艺确实不错,可是天气热得让人食欲全无,再说了,自从开始在尼日尔河上航行,我们的主食就天天都是各种各样的鱼,虽然大厨使出了浑身解数,做出了各种各样的吃法,但是还是让我吃腻了胃口,现在我每天就想吃咱们昆明特色的小锅米线,辣乎乎、热滚滚的小锅米线,想起来就让我流口水啊!

 

      我们的大厨手艺很棒,也很骄傲,用心做出来的食物没有人欣赏让他很生气,他瞪着眼睛,用手在胃部划了一个核桃大小的部分,意思是我们的胃象核桃一样小。然后悻悻的收拾了餐具不再理我们,看着生气的大厨,我和费宣也只能苦笑。

 

      随着我们的行进,尼日尔河两岸的植被越来越稀少,一眼望去沙砾遍地,大部分植物都是低矮的灌木,偶尔有一两棵稍大一点的树就算是难得的风景了。从加纳出发时,我们还经常可以看到成片的绿色植物,绿色仍然是自然的主色调,而随着行程的深入,现在我们满眼看到的都是沙砾,呼吸到的都是尘土,河水越来越浅,沙漠越来越多,让人的心情也一点一点的沉重起来。

 

土地已经严重沙漠化

 

      因为水很浅,我们的船速不快,但是仍然感觉到风很大,风里夹杂着大量的尘土,让人很难受。航行在越来越浅的尼日尔河上,我的心沉沉的,经过这些天的航行,我深刻的体会到沿岸居民对尼日尔河的依赖,他们的衣食住行都和这条母亲河息息相关,如果尼日尔河的生态继续恶化下去,无疑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

 

                                

                                               正在整理渔网的渔民                            一个强壮的小伙子正将渔船推出浅滩

 

      撒哈拉沙漠就在身旁觊觎着,蒸发量越来越大,降雨量越来越小,长此以往,尼日尔河又能够坚持多久?如果尼日尔河干涸了,那这些天我们看到的那些贫困而快乐的渔民们,那些在河边浣衣沐浴的女子,那些有着天使般笑容的孩子们,他们将何以为生?生活的贫困和恶劣的生存环境没有磨灭他们的希望,他们快乐的生活,坚强的面对,虔诚的祈祷,不知道他们信奉的神灵有没有听到他们的欢笑、哭泣和祈祷,但我们听到了。也许我没有足够的财富和影响力,可以改变这片热土,改变这些纯净的灵魂的生活,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呼唤、去传播我所看到和经历到的一切,我想每一个人看到这里的人们时都会感动,为他们从容的生活、为他们平凡的幸福、为他们的真实的苦痛而感动,真的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够了解非洲,了解这里的人民。一个人的力量很小,但是当千千万万个人的力量汇聚在一起时,就一定可以帮助这里的人们去改变他们的生活。

 

岸边的小女孩

 

      吃过午饭没多久,我们的船又搁浅了,酷酷的船老大巴马跳下船,检查船的情况,突然听到他哎呀一声,我伸头一看,河水已经被染红了一片,吓了一大跳,赶紧和另一个船老大阿里一起把他拉上船。巴马的脚被划开了一个可怕的口子,两侧的肌肉狰狞的翻开,鲜血正不断的涌出来。巴马比划着对阿里说着话,我也看出了个大概,应该是踩到了泥沙里的贝壳,这些贝壳的边缘非常锋利,堪比钢铁的匕首,有时候渔民们在剖鱼时还会顺手从河里捞个贝壳来代替刀具。

 

      巴马的伤口很深,他一向很酷的表情现在也痛得有些扭曲了。费宣从我们的背包里翻出我们随身携带的云南白药急救包,拿出纱布和碘酒为巴马处理伤口,阿里他们都好奇的围着他,我指着急救包上的白药标志骄傲的给他们介绍这是我们中国古老的灵药,也许是我的英文介绍得不是太明白,阿里他们都茫然都看着我,只有赛库在想了半天以后,蹦出一句:“中国神药?”我和费宣都不仅莞尔。

 

      处理完巴马的伤口,我们让他在船上好好休息,我、费宣和其他人一起跳下船,吃力的把船抬出了这片浅滩。

 

船老大阿里正在撑船

 

      船行到下午的时候,也许附近有村庄,河面上的船开始多了起来,一群马在岸边喝水,我不仅眼睛一亮,真是一群好马!风吹拂着它们长长的鬃毛,高大、矫健的身躯透出一股桀骜不驯的味道,看到有船经过,它们也好奇的盯着我们,我赶紧拿起相机,为他们拍了好几张照片。这里的风景和人文都太美了,每一个画面在我眼中都是那么的富有美感,相机更是我须臾都不离身的装备,每时每刻都有值得记录的场景。我每天都会拍摄上百张的图片,因为这里可采集和值得纪念的东西实在太多,每一张图片都蕴含着一个故事,只可惜比干设备传输的速度很慢,我每天只能传几张回昆明,真希望和所有人一起分享我所看到的每一次美丽。

 

岸边饮水的骏马

 

      太阳的高度越来越低,若是前几天的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在觅地扎营了,今天怎么没见船老大有靠岸的意思啊?正想问,赛库走进船舱,告诉我们通布图已经快到了,船老大他们决定连夜赶到那里去休息。听到这个消息让我和费宣很兴奋,连忙翻找出前两天赛库给我们的头巾“土尔巴”,我拿着土尔巴在头上裹来裹去,看得费宣和赛库哈哈大笑,最后还是赛库出手,帮我裹好了头巾。我一看,好家伙,头脸都包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活脱脱一个电影里沙漠土匪的造型嘛!

 

裹着头巾的金飞豹

 

      我拿出我的武器——相机,摆了一个自认为最酷的造型,闪着冷光的镜头,凌厉的眼神,还真有点味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