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水世界_4月24日_D19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550  更新时间:2009-4-24
 

424  德博湖 

 

      一早醒来,心情还沉浸在昨晚莫扎特D小调那浪漫且优美的意境中,每天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晚上听着经典的音乐入睡。听着莫扎特、席琳迪翁、莎拉布莱曼,望着头顶点点的繁星,思绪早已神游到了那浩渺的夜空。莫扎特一定不曾想过,他的音乐会流传得这么广,在后人不断地聆听与分享下成为永恒的经典。也许,在更遥远的未来,整个宇宙都能听到来自地球人莫扎特的美妙音乐,因为我相信终有一天人类有能力将我们的地球文明传播到更广阔的未知空间里。

 

      刚离开莫普提没多久,我就发现河面变宽了不少,与之前相比,那感觉就像小溪汇进大河。塞库很厉害,他看到我望着变宽的河面出神,马上就猜到了我心中的问题,立马过来为我答疑解惑。尼日尔河有一条重要的支流——巴尼河,长1000公里左右,它在莫普提汇入了尼日尔河,由此使得整条尼日尔河看起来更加的宽广了。

 

河岸边的渔船

 

      巴尼河流经之处地势低平,两岸最多的就是沼泽,放眼望去,岸上植物少的可怜,连带着村庄也少了。前几天在船上用江湖人称“小竹炮”的长焦镜头拍照时,随手可拍的好镜头如今也已变得可遇而不可求了。

 

热情的渔民

 

      我们依然逆风而行,但好在是顺流而下,头顶热辣的太阳发了威似的拼命释放着热量,船头不时溅起的水花被迎面而来的热风吹到了脸上,懒得去擦,正好让这难得的凉意稍微安慰下被炙热所包围的我们。耳朵里是美妙的音乐,身上是不断被溅起的水花,心中的撒哈拉突然变得滋润又凉快。

 

      下午,我们终于进入尼日尔河上最大的内陆湖德博湖了,这里的水面更加的广阔。诺大的湖面一眼望不到边际,湖面上散落着几只渔船,整个湖泊在阳光的映照下变得是烟波浩渺,湖岸上四处是放牧村民的身影,满眼的都是生机盎然的景象。

 

      德博湖位于马里中部,是尼日尔河盆地季节性雨水的直接产物。它上游距莫普提有80公里,下游距通布图是240公里,是尼日尔河内陆三角洲星罗棋布的湿地与湖泊中最大的湖泊,也是马里最大的湖泊。虽说它是最大的湖泊,但这仅指面积,令人想象不到的是它的水深只有1米左右。

 

      每年的9月至次年的3月这段时间里是德博湖最干旱的季节,水量会随着旱季的到来大大减少,北方的富拉尼游牧民族就南下至此,在这里放牧他们的牛羊。等到雨季,尼日尔河和巴尼河汛期一开始,这里就会成为住在湖畔的博佐人捕鱼的最佳场所。同时,这里也是候鸟的停留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把这里列为RAMSAR (湿地公约保护区)。

 

      不知道是我们运气不好,还是渔民的运气不好,今天他们捕到的鱼都小得可怜,由此导致我们只买到了一条小不点鱼,这可大大的难为了我们的厨师。这么个小不点要怎么喂饱船上这好几张嘴呢?看着这条鱼,我们都犯难了,可厨师却一脸“包在我身上”的神情拿着鱼就去做饭了。我们好奇的等待着,没多会儿,厨师就端出了大餐,鱼和烤香蕉,这些烤香蕉让我们吃到饱是没问题的,鱼么,就算是开胃小菜吧。香蕉在这里是归到主食里面的,不像我们中国人是把它当做水果。吃完香蕉大餐后,向导为我们每人倒了一杯薄荷茶,这茶我们按一天三顿的喝,又能提神又能解乏,喝多了也慢慢觉得味道不错了。

 

  

                    非洲的功夫茶——薄荷茶                                                            随时都有新鲜的鱼

 

      饭后散散步对身体好,我拉着费宣在岸上四处溜达。植物真的变少了,能见度也降低了,一阵风过后迎面而来的都是沙子,灰头土脸绝对是最佳的写照,我突然想到刚才吃饭的时候嘴里怪怪的感觉是为什么了,沙漠的气息越来越浓重了。

 

      “河马!河马!”费宣突然激动的跑向岸边,我追着他也跑了过去。在不远的湖面上七七八八的泡着一群河马,大大小小都有,样子实在傻得可爱,我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野生的河马,以前看河马要不是在电视上就是在动物园看,感觉不那么真实,也觉得圈养住的河马缺乏野性。我激动地拿出相机想一次拍个够,没想到,河马们居然全都躲水面下去了,估计他们是害羞了,第一次看到黄皮肤的人。看到这些可爱的河马,我突然想到了昆明的一句土话“大口马牙”,这是形容人说话不实际,尽说大话,呵呵,不知怎的,我尽然会把说大话的人和傻得可爱又害羞的河马联系到一起。

 

大口马牙

 

      斜阳下,湖中的渔船开始往岸边驶来,远远地我看到一只竖着破帆的船,虽然帆破了,没想到它的速度还挺快,心中不由感叹再破的帆也能远航。一辆小毛驴拉的车不紧不慢从我们身后跑过,车上坐的应该是一家子,正赶着回家吧。

 

  

                               破帆也能远航                                                                   河岸上的村民  

 

      趁着天色还没暗,先把帐篷搭了吧。一个星期以来,白天在河上航行,晚上便找一处地势较好的河滩搭帐篷过夜。在船上摇晃了一整天,晚上终于可以踏实的站在岸上,那感觉别提多舒服了,但很多时候睡觉时还是会有在船上摇来晃去的幻觉,这时候才觉得脚踏实地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河岸扎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