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悬崖上的村庄_4月23日_D18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932  更新时间:2009-4-23

423 邦贾加拉悬崖  

      清晨,向导告诉我们那位经验丰富的船夫要到傍晚才能到莫普提和我们会合,这样一来,我们就需要在莫普提再停留一天。如果我们愿意的话,他可以带我们到附近的多冈人聚居地去拜访,这个多冈人的聚居地非常有特色,是一座修建在悬崖上的村庄,而他们聚居的邦贾加拉悬崖在1989年就已经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了。

 

邦贾加拉悬崖

 

      早就听说过多冈人的大名,没想到附近就有一个他们的聚居地,这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民族。他们是仍然保持着原始丛林生活的土著民族之一,在1930年,两位法国人种学家深人到多冈原始部落中,收集了许多独特的神话和传说.他们意外地发现了天文学家争论了一个世纪的天狼星色变之谜,竟在多冈人的神话传说中找到了答案,这一发现使得多冈人在一夜之间名扬世界。世人惊奇的发现,多冈人在天文学上的造诣,足以让他们感到震惊。

 

      多冈人生活的邦贾加拉悬崖汇集了西非最典型的地质地貌特征,对于费宣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宝藏,向导的这个安排真是深得我们之心啊!

 

      知道我们即将前往邦贾加拉悬崖,专程为我们送护照过来的阿玛都自告奋勇的要求为我们做向导,他说在邦贾加拉悬崖的多冈人村庄里有许多朋友,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便利和帮助。

 

      面对热情的阿玛都,我们还能说些什么呢?当然是欢迎加上感激,这里的人们总是这么淳朴,对外来的朋友不遗余力的给予帮助。

 

      第一眼见到这个悬崖上的村庄,感觉真是原始而又贫穷。阿玛都没有骗我们,刚下车,他就和一位身穿黑衣,头戴笠帽的老人拉着手叽里咕噜的说了起来。他们热切的交谈,双方的神情都欢欣而诚挚。他们交谈的时间很长,仿佛是有多年没见,一见面就恨不得把所有的话就说完似的。在他们交谈的时候,向导赛库悄悄的告诉我们,这是多冈人的习俗,见面时首先要互相通报姓名和家里人的情况,在对方介绍完后,另一方就要依次对他介绍到的家人表示诚挚的祝福,等这一套程序完成后再开始正式的谈话。那位老人结束和阿玛都的对话后,立即转过来握住了我的手,原来阿玛都已经给他介绍了我们的身份和来非洲的目的,为了不失礼,我也只能入乡随俗,学着阿玛都的样子开始介绍自己:我叫金飞豹,我来自中国,我有一个美丽的妻子,有一个可爱的儿子,父母都很健康,有2个姐姐,三个哥哥,他们都居住在遥远的中国,每天为我祈祷和祝福,期待着我平安顺利的完成我的探险回到他们的身边。

 

多冈长老和阿玛都热切的交谈

 

      向导一一的翻译了我的话,老人的眼睛明亮而真诚,他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干燥得甚至有些皲裂的双手微微的颤抖着,但是让人感觉很温暖。他祝福我的妻子永远美丽,祝愿我的儿子健康强壮,祝福我的父母吉祥长寿,我的姐姐平安幸福,我的哥哥顺利安康。听着向导的翻译,我感到自己的心灵都颤抖起来,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习俗啊!多冈人的信念中,爱一个就要爱他的全部,爱他的家庭和他的父母,这个看起来有些繁琐的礼仪却代表着一种可贵的信念和真诚。

 

      费宣也学着我的样子一一的介绍了自己的家人,老人同样也给予了他和他的家人们最真诚的祝福。等我们都介绍完自己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这个热情的老人是这里的村长,我们的到来让他很高兴,他带着我们来到一所房子,这所房子应该算是这里的村公所一类的地方,房子的门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招贴画,这些是世界各地的探险家来到这里后留下的印记,他希望我们也能留下一个代表我们的印记,我连忙拿出这次沙漠探险活动的即时贴,一个小孩机灵的接过去,为我们贴到了门上。于是,在那扇贴满了世界各国文字的门上,第一次出现了中国的汉字。

 

穿越撒哈拉活动的即时贴

 

      因为热情的见面礼仪花去了不少时间,此时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村长邀请我们和他们一起共进午餐。当地人的主食是由玉米、高粱、小米一起舂碎后蒸制的,放置在一个很大的木碗里,中间放上一小碗特制的调料。大木碗在大家手里传递着,吃的时候用手捏一块后蘸着调料吃。说实话,这样吃饭的方式让我很不习惯,甚至感觉有些可怕,但挡不住主人的热情,我尝试着用手捏了一块,蘸了些调料,看着那可怕的颜色,真是有些下不了口,无奈主人正用一种热切的眼光看着我,想到主人的热情和心意,我一横心把食物放进了嘴里。其实吃到嘴里味道还是很不错的,能感觉到主人在制作时花费了不少的心思,想到最开始的恐惧和迟疑,又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hspace=0   hspace=0

多冈人的传统食品                                                       学着当地人用手进食

 

      吃完饭,费宣就迫不及待的要求去断崖区。于是,阿玛都和向导陪着我们来到了举世闻名的邦贾加拉悬崖,这是一个典型的地质断层。几百米的悬崖衬托得人类异常渺小。一到这里,费宣的眼神就变了,变得严肃而专注。拿出随身携带的地质锤和放大镜,他开始敲敲打打的翻检地上的石块,一边观察一边给我分析和讲解岩石的成分和特征。费宣发现这里的岩石具有明显的湖象特征,说明远古时这里曾是一片湖泊,多冈人的传说和绘画也表明了这一点。

 

      曾经的湖泊现在只剩下一个小小的池塘,里面残留着几条衰老的鳄鱼,这些鳄鱼已经被村民们当作神灵供养起来了,这个小小的池塘是这里曾经拥有湖泊的最后一点痕迹,但不知道这样的痕迹还能存在多久,现在的邦贾加拉悬崖地区石漠化现象非常严重,地表主要是由沉积砂岩构成,这是撒哈拉地区最典型的地理现象,沙漠正在一步一步的威胁着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多冈人的生活。

 

      多冈人信奉神灵,他们没有自己的文字,他们的生活和历史主要依靠传说和绘画来记录。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艺术家,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一间工作室,用来制作生活工具及日常用品。但在我看来,他们制作的每一件器具都是精美的艺术品,生活器具上面的木雕描绘了他们祖先的生活场景,有狩猎、有采集、有劳作,栩栩如生、美轮美奂。当地的妇女们自己织布制作衣物,在布料上她们绘制出美丽的图案,有时她们也会将生活的场景和传说描绘到布匹上,多冈人就这样把历史和文化穿在身上,刻在心里,他们每一个人,每一件衣服,都是一幅流动的历史。

 

描绘多冈人日常生活的手工布画

 

      接近傍晚时,阿玛都要求我们赶回村子,参加当地人每天傍晚的祭神仪式。“祭神”其实是我对他们这个仪式的定义,多冈人独有的面具舞是他们传统的沟通天地与神灵的方式,在舞蹈中他们感觉自己在和神灵对话,通过舞姿把自己的愿望和敬畏传达给祖先和神灵,以祈求他们的庇护。

             hspace=0

                                     多冈人的面具舞                                                  多冈人的舞者

 

      跳舞的主要是村里的青年男子,他们穿着怪异的服饰,色彩艳丽而夸张。从服饰看来,舞蹈中有两个角色,一种带着由贝壳缝制的面具,脚下绑着彩色的木棍,类似中国的踩高跷,胸前装饰着2个牛角。踩在木棍上让他们显得高大而威严,想来扮演的是神灵一类的角色。而另一种戴着沉重的木质面具,面具上长着长长的,如同羊角一般的东西,手里拿着木棍,可能扮演的是祭司一类的角色。

 

      村里的人几乎都来参加了,老人们穿着蓝色的布袍,头上戴着斗笠一样的帽子,锐利的目光盯着年轻的舞者们,要是发现有谁不够认真或是跳得不好,他们就会大声的呵斥,甚至用木棍击打犯错者。整个仪式热闹而神圣,恶劣的自然环境让多冈人更加虔诚的信奉神灵,他们希望通过祈祷和奉献让神灵赶走沙漠,带给部族富饶而肥美的领地,一如他们远古的祖先时的领土。

 

严厉的多冈族长老们

 

      马里政府也给这里的多冈人修建了学校等公共设施,但我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去上学,很多的孩子们在村里到处玩耍,有一些则小小年纪就帮父母干活。许多孩子随身带着本子,不是用来写字而是用来绘画,绘画如同铭刻在他们灵魂深处的印记。临走时,一个孩子把他的本子给我看,上面满是他绘画的作品,我想应该没有人教过他应该怎么去绘画,但是他的作品充满了灵性,他画的一个面具舞的舞者,线条简单却极富想象力的勾勒出了舞者的神采,用色夸张而大胆,让我赞叹不已。我花3美元买下了他的作品,虽然他的灵性让我惊叹,但我更希望他能够去上学。

 

向我展示自己作品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