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金飞豹、费宣又有新惊喜_4月14日_D9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386  更新时间:2009-4-14


4月14日  博博迪乌拉索  晴

      昨天很晚才赶到布基纳法索的首都瓦加杜古,我们在布基纳法索的行程非常紧张,短短2天的时间我们就要穿越布基纳法索的国境,今天我们要从瓦加杜古赶到布基纳法索的西部城市博博迪乌拉索。

 

      早上起床后,我打开电脑打算将我们昨天拍摄的一些图片传回昆明,但不知怎么回事,传输总是失败,眼看着马上就要到出发的时间了,我无奈之下只能拿出手机拨打越洋电话回昆明给我的朋友,询问他我的电脑为什么会罢工。

 

      本次撒哈拉活动我们携带了许多高科技的设备,因为在非洲的大部分地区的互联网建设都不完善,我们在途经大城市的时候可以使用当地的互联网络,但当我们进入撒哈拉腹地的时候,这些设备就会成为我们的眼睛和耳朵,我们将通过它们来和外界联系。但是也就是因为这些设备太过专业,所以我在出发前就请专业的人员把里面的软件全部的安装好了,没想到它居然在这个时候闹起了脾气…….。

 

      拨通了电话,我费了半天的口舌才说清楚电脑出现的问题,按照朋友的指导,我一手拿着电话,一手进行设置。好不容易才让电脑重新工作,把图片发回了昆明。弄完后我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感觉就象是上了一堂电脑维护课,只不过这个课时费可真是不便宜啊!

 

      瓦加杜古是布基纳法索的首都,也是全国第一大城市。这里是北非著名的影都,当地人都自豪的称这里是非洲好莱坞。拥有极大影响力的泛非电影节自1969年开始就定期在瓦加杜古召开,非洲影片制作中心、非洲电影学院、非洲影片发行公司、泛非电影工作者联盟等机构的总部均设在瓦加杜古。瓦加杜古大学开设的电影系,也招收非洲各国的学生入学。一路行来,我发现非洲的人们都有着极佳的表演天赋和音乐细胞,不论是男女老少,只要一听到音乐就会翩翩起舞,让人感觉他们的血液里流淌的就是音乐,骨子里埋藏的就是艺术。

 

      随后,我们还专门去了瓦加杜古以热闹繁华而闻名的“非洲人大市场”。市场中汇集了西非各种传统的金、银、铜首饰工艺品以及刺绣、织毯、编织与雕刻等传统工艺品。这些工艺品非常精致,尤其这里有一种蜡染和我么云南大理的蜡染织品非常相似,如果拿大理的蜡染织品和这些蜡染摆在一起的话,估计除了制作者自己谁也看不出它们的分别。

 

hspace=0  

                              制作扎染                                                                               制作蜡染

 

      匆匆的离开瓦加杜古后,我们开始前往布基纳法索第二大城市博博迪乌拉索。路上费宣一直专心的看着窗外,自从前几天在路边发现了一片高品位的云母矿层,费宣就开始留心起来,一看到有可能的目标就大喊停车,拿着他的三件宝贝(地质锤、放大镜、指南针)直冲目标而去。没想到今天居然又被他发现了一片高品位的铝土矿。铝土矿是生产金属铝的最佳原料,这也是铝土矿最主要的应用领域,其用量占世间铝土矿总产量的90%以上。

 

      铝土矿在非金属方面的用量所占比重虽小,但用途却十分广泛。主要是作耐火材料、研磨材料、化学制品及高铝水泥的原料。我们云南也是一个铝土矿储量比较丰富的地方,仅文山一地已探明的铝土矿储量就已经达到了3385万吨。费宣说,要是云南有这样高品位、易开采的铝土矿,应该早就被开采应用了。而在这里,也许是因为贫穷、也许是因为落后,这些价值不菲的资源却只能默默的沉睡。看着费宣惋惜的表情,我不仅有些感叹,在地质专家的眼中,非洲这片看似贫瘠的土地上其实到处都是宝藏啊!

 

      途中我们还见到了一个“非洲的豆沙关”,豆沙关原本是云南昭通的一个地名,位于昭通市盐津县西南15公里,是四川进入云南的交通要道,秦、汉“五尺道”的要隘。那里地势险要,巨石林立。左下为绝壁,隔朱提江与右面的危岩相对峙,像两扇巨大石门,扼锁通道,是不折不扣衔通几省的咽喉之地,也是秦、汉时西南地区与中原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我们今天所经过的这个地方从位置上来说也可以算是非洲的豆沙关了,从卫星上看,这里是连接北非几个国家的交通要道,也是一个不折不扣咽喉要冲之地。

 

  

                               路边小贩                                                                室外温度39度依然人来人往

 

      进入布基纳法索以后,我们在加纳所学的当地语言就派不上用场了,布基纳法索通用的是法语,而英语只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会说。马里的通用语言也是法语,对于英文水平一般的我和费宣,法语更是不熟悉,为了能和当地人进行良好的沟通,我们只能重新学习,高深的肯定顾不上了,先学了2个最简单的:“格鲁姆(你好)”,“玛萨(谢谢)”,虽然发音不是太准,但是现在也只能先对付着用啦!

 

                                                                 邮局工作人员为纪念信封盖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