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加纳,再见_4月13日_D8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602  更新时间:2009-4-13
 

413  瓦加杜古 

      想到要和罗伯特分别,想到就要离开加纳了,不舍的心情油然而生,直接影响到了我的睡眠,一晚上都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大脑里罗伯特和我们在加纳认识的朋友的面孔像过电影般不断闪过。我和罗伯特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我走过的很多地方都有他的身影。他是加拿大著名的摄影师,美国飞虎队员的后裔,此次的撒哈拉之行他给了我们莫大的帮助。

 

罗伯特在西里古陶器村

 

      今天是我们在加纳的最后一天,晚上就能进入布基纳法索的边境,现在我们离沙漠越来越近了。吃过早餐后,立马坐车直奔西里古(Sirigu)。在西里古村,除了当地人外,我们还见到了很到瑞典人,他们在这里建了一个保护传统习俗和传统手工艺的中心,简称传习馆。他们中很多人都住在村里,以便有更多的时间来学习当地的手工编织、陶器制作和油漆彩绘。看到他们那么用心的在画画或是编织的时候,我不得不感叹文化真的是不分国界不分肤色的。一个地区的文化可以藉由他人之手传播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西里古特有的传统文化也在这样一种方式中传承与发展。

 

  

                               西里古陶器村                                                   瑞典设计人员正在绘制油漆房的效果图

 

      从瑞典朋友的“工作间”出来后,我看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一摸裤兜,发现居然装了一颗糖,于是把糖拿出来,向那小孩招了招手,没想到,这个孩子一点不认生,很开心的就跑了过来,一手接过我手中的糖果,一手主动的来牵我的手。我牵着她的手,由她带着我在村子里四处参观。每到一户人家门口,主人都会热情的出来看我们,我们在向导的帮助下能和他们进行简单的交流。西里古村的房子全都是土坯房,和我们昆明农村的房子差不多,只是比我们的矮一些而已。这些房子外观都非常的有特色,因为每家的房子墙上都绘有颜色鲜明构图精美的油漆彩绘,非常的有非洲特色。有意思的是,完成彩绘这一工作的都是村里的妇女,男人们都很少参与到其中。房子的功能也较为完善,厨房、起居室、粮仓、牲口栏划分的一是一,二是二,比较合理。在村里绕了一大圈,发现好多人家都在修缮自家的房子,好在这里雨季不多,不用担心房子漏雨这个问题。

 

  

            西里古(Sirigu)著名的油漆房和陶器村                                         西里古陶器村的孩子

 

      因为行程的关系,我们不得不和热情的村民与瑞典朋友道别,带我参观村子的小女孩发现我们要走后紧紧拉住我的手不放。被她稚嫩的小手拉着,看着她清澈的眼神,我能感受到她渴望与外界交流的心情,也能感受到她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离开西里古时已近中午,我们在一个小镇的餐馆停了下来,美美的吃了一顿非洲风味的炒饭。如果不是来到加纳,我都不知道加纳也是可以种植稻子的,只是不清楚加纳种的是水稻还是旱稻。在餐馆外面,我们看到了一幅巨大的雀巢奶粉广告。加纳的广告业算是很发达的,大多数人都很喜欢做广告。雀巢真的是“无孔不入”啊,在什么地方都见得到。

 

  

                            雀巢奶粉广告                                          圣路西恩客栈(Saint Lucien Guesthouse)的午餐

 

      吃过饭后,我们马不停蹄的来到了达帕格的神圣鳄鱼池塘(Paga Sacred Crocodile Pond),虽然名字是池塘,但其实那是当地最大的鳄鱼保护区。这个池塘在很久以前是一片低洼的湿地,后来由于气候的变化,水量逐渐减少,最后就形成现在的池塘,鳄鱼的数量也随之变少,仅存了几只下来。在保护区里,我们看到了一幅人与鳄鱼和谐共处的画面,真的是让我们大开了眼界。“来得好不如来得巧”,我们赶到那里的时候正好是鳄鱼的午餐时间,只见一位村民手提两只鸡从容的走向一只爬在岸上的鳄鱼,把鸡放到了鳄鱼旁就退开了。我们看着那些鳄鱼不紧不慢的把自己的午餐吃完,等鳄鱼都吃饱了,村民们就邀我们上前去与鳄鱼做零距离的接触。看着外表那么凶猛的鳄鱼,我心里还是忍不住有点怕,但是在村民和向导的鼓励下,我和费宣就放开了胆子上去摸鳄鱼。鳄鱼对我们的抚摸一点反应都没有,喜得我们直接就骑了上去,骑完之后我又拽住了它的尾巴甩了甩。我在肯尼亚见过凶猛无比的鳄鱼,但是这么温柔的鳄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在肯尼亚,每年的6月到11月是角马迁徙的时间。由于旱季来临,青草逐渐被吃光,上百万头的角马(最多的时候达到200万头)从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Serengeti,世界最大的野生动物园)北上,向着肯尼亚的马赛马拉(MasaiMara)国家自然保护区进发,寻找从东面印度洋的季候风和暴雨所帶來的充足水源和食物。马拉河对角马来说是最危险的地方,河中的鳄鱼会给他们带来致命的打击。每年渡河的那些天,是角马世界里最惨烈的日子,成群的角马命丧在了鳄鱼的利齿之下。马拉河的鳄鱼与达帕格鳄鱼池塘的鳄鱼完全是两个极端,是魔鬼与天使的写照。

费宣与鳄鱼

 

      在帕格,人们相信任何一条鳄鱼身上都依托着村子里的一个人的精神。因此在这里虐待和屠杀鳄鱼是禁止的。我们才一来就看见有小孩在鳄鱼池塘里游泳嬉戏,妇女们在洗衣服。这里的鳄鱼不会伤害村里的任何人,它们的食物来源就是村民投放的鸡。在这里,鳄鱼和人是互相尊重和谐共处的。

   

                           飞豹与鳄鱼                                                                            飞豹与鳄鱼

 

      离开鳄鱼池塘后,我们向着布基纳法索前进,接近傍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边境上。这里的过境手续非常的简单,向导的车只要办理一个简单的通关手续就可以开过去。海关官员对我们非常的热情,一看到我们就“欢迎来到布基纳法索”,简单的手续办理后,我们驶上了布基纳法索的土地。进到布基纳法索后我明显的感到了环境的变化。布基纳法索是一个内陆国家,海拔只有300米,一马平川,可以说是真正的平原。这里的土地相对于加纳来说贫瘠了不少,一阵风过后黄沙肆虐,绿色植物稀拉的散落在黄色的土地上,我逐渐感受到沙漠的气息了。

  

                          路边遇到的孩子们                                                            布基纳法索的海官                                            

      车行数十分钟后来到了酒店,我在酒店大堂一眼就认出了我们的新向导,因为他手拿一块写有我名字的牌子。老向导把我们交给了新向导赛古,塞古是马里人,他将陪我们一直走到马里的首都。

向导塞古马卡娄(Sekou Macalou)在酒店迎接我们

      马上就要分别了,心中有万般的不舍,在加纳这么短短几天里,加纳人的热情好与客带给了我许多以前不曾有过的欢乐。

      加纳,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