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我们是朋友!_4月8日_D3
文章来源:本站  作者:飞豹策划  点击:2327  更新时间:2009-4-8
 

4月8  阿克拉   

      因为时差的关系,一夜都睡得不安稳,早上5点多,我再也睡不著了,悄悄的起了床,披上一件外套走到酒店的院子里散步。这里早晚温差很大,白天是热得受不了,夜晚却仍能让人感到丝丝凉意。月光如水一般的流淌在身上,院子里很安静,我不禁思念起远在家乡的朋友和亲人来。算算时间,昆明现在应该是正午1点左右,于是忍不住拿出手机拨通了昆明的电话。

      朋友们接到我的电话很惊讶,他们都知道现在是加纳的凌晨。不过马上也就明白是时差在作怪了,纷纷关心的询问我们的情况,只有妻子忍不住“批评”了我几句:要注意休息啊!以后不要那么早起床啦!

      吃过早餐以后,罗伯特带我们去探访前加纳总理恩克努马的陵园。恩克鲁马是加纳第一任总统,也是加纳独立运动以及英属西非独立运动的最强大的推动力量。1909921,恩克努马出生于英国人统治下的加纳。父亲是一名金匠。恩克鲁马先被培训为教师,然后1935年去了美国接受继续教育,然后又去了英国接受教育。在英国,他于1945年成立了泛非大会。 1947年回到加纳,并成为联合黄金海岸大会总书记,但是1949年他离开该组织,成立了大会人民党。

 

      1950年,由于他的“正义行动”斗争产生了震动,恩克鲁马被捕并被关进监狱,但是当他的大会人民党如秋风扫落叶般席卷1951年大选以后,他被释放并成立了政府。从此以后,他领导黄金海岸殖民地人民进行了长时间的斗争,并于1957年获得了加纳的独立。怀着坚定的非洲解放信念,恩克鲁马实行彻底地泛非政策,对1963年非洲统一组织的成立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加纳的人民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领导人,在陵园里为他塑立了一个雕像。恩克努马的雕像作大步向前的姿态,左手握拳,右手高举,目光坚定,直视前方。传神的刻画出了这位传奇总理的形象。在陵园的旁边,有一个恩克努马的纪念馆,里面挂着许多恩克努马当政时与世界各国政要会面的照片,最吸引我们目光的当然是恩克努马出访中国和周总理出访加纳的照片。当地的向导告诉我们,他很喜欢周总理,他觉得周总理是一位高尚的人,一个忠诚朋友。所以,他也喜欢中国人,中国人都是朋友!听着一个非洲人如此真诚的话语,我和费宣自然也很是感动,费宣亲热的拍着他的肩膀说:“we are friends!”(我们都是朋友!)

费宣与当地向导艾丽恩在恩克鲁玛陵园

 

      既然已经是朋友了,向导极力的邀请我们去他的家里作客,盛情难却之下,我们去他家做了个简单的拜访。

      阿克拉的交通状况真是令人难以忍受,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这是一个国家的首都,不管怎么说,交通的拥堵也可以理解为繁华的另一种体现。让我惊讶的是,加纳也有我们常见的交通协管员,看起来这并非是中国人的独创啊!

      阿克拉的城市建设很不错,主要的街道也很干净,但在公共设施的建设上,就让我感觉有些不足了。从酒店出来后,阿克拉的大街上我没有看到一个公共厕所,如果外地的游客正好碰上水土不服拉肚子的话,最好就不要离开酒店啦!否则你不会在街上找到能够让你“解决问题”的地方的。

      说到城市建设,这也是让我和费宣感到自豪的,加纳许多的建设工程都是由中国的建筑公司完成的。在一些道路设施的施工现场,我们还看到了中国工程师的身影,联想到刚才向导所说的话,看来这些中国的建筑队伍对促进中非人民友谊的发展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啊!

      向导的家庭状况看起来一般,但是他的孩子们很可爱。看到来了中国客人,邻居们也纷纷走出来和我们打招呼。他们脸上都挂着友善的笑容,看得出他们很喜欢中国人,向导热心的带我们去他家附近一个专门制作手鼓的工场,那里的鼓都是真正纯手工制作的,非常精美。如果不是体积太大,不方便携带,我真想买一个带回家。

 

      阿克拉主要街道以外的地区卫生状况并不是很好,每当走到河道边或是普通居民区时,我和费宣就会比较紧张。这些地方的蚊虫通常特别多,而我和费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外来的新鲜血液,蚊子们都爱来找我们打牙祭。尤其是到傍晚以后,我和费宣的周围就常常围着一群蚊子,每次我们一停下脚步,就能听到响亮的“啪”“啪”声!费宣野外生活的经验相当丰富,还教给我好几招对付蚊子的必杀技。刚学的我总不比上费宣的老辣,每每只能羡慕的看着费宣运掌如飞,周围就掉落一地的蚊虫尸体。

 

      蚊子在这里是不折不扣的第一杀手,它是传播疟疾的主要途径之一。疟疾在现代仍是可以致命的疾病,感染后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它能杀死50%的被感染者。不过我们随身携带着治疗疟疾的特效药,还算给我们心理带来了一点安慰,不过在炎热的天气之下,被一群蚊子在耳边绕来绕去,光声音就能让人头脑发昏,更别说还不时的被偷袭一口。

      长那么大以来,第一次那么讨厌蚊子!